【新青年】

云飞扬

为自己的日子/在自己脸上留下伤口/因为没有别的一切为我们作证——海子《我,以及其他的证人》

在岁月的大街上你们可以看到这样一群人/他们迷惘 饱食终日却比谁都要饥饿/性格破产 歇斯底里 脸色苍白/双目无光 死鱼般的眼珠/在黎明到来的时候拖着破碎如棘条的身躯/穿越人群 避开车流 躲过红灯/同时发出玩世不恭的魔鬼般的狞笑声/寻找着太阳到达地球(城市)的第一缕阳光

我们是群长肉不长心的孩子/熟悉每一条街道 望着东南西北 上下左右/却不知将走向何方/我们有学问且往往戴着代表斯文的眼镜/却没有汽车没有住房 迷惘是我们唯一的存款/寻找着刺激 即使是死的体验生的恐惧/因此 站在楼顶对着没有国界的天空大喊快乐/或者坐在鬼域般的黑暗中像狗一样呜咽不已/抽着劣质的烟 喝着味冲的酒/口里面骂着连自己都不懂是哪一国的脏话/我们被谎言喂大 又被空气喂饱/在政府大门前听过现已沦为囚徒的贪官的演讲/在烈士的墓前喊起了《国际歌》 却弄错了调/在高等学府里高谈阔论弗洛伊德和马克思/在不知名的刊物里发表猥亵时代的诗歌/在低矮的宿舍里常常蹲着听喊得喉咙沙哑的摇滚/在马路边望着做着速度的梦的汽车/可是偶尔也会想到跟着钱走了的恋人 异常伤感/于是在舞厅和酒巴中练习忘却自我/体验庄周的逍遥 刘伶的纵情/醉意蹒跚 口里吐出来的尽是诗一样句子/可是别人总是笑我们 指指点点/就像父亲的居高临下的责备/回到生活 敏感的鼻子贴在废纸堆上/寻找着油墨味 闻闻也可以睡个好觉/谁不知道书中自有颜如玉/或者燃起灯来拼命写下没有情节的小说

生活唯一的呼吸是幻想 哎 活着总难免会幻想/生命的每一刻都在等待着希望的君临/于是在大街小巷无头无绪地寻找精彩/走到穷巷才发觉自己已回到出发点/可是 自己身子已发冷 浑身兜满了西北风/心里空荡荡 冷冰冰/一切都有是为了将来 为了梦幻/信仰--酒精--性 性感而缥缈的词语/只有它们才能冲淡我们内心的折磨/头脑里一片阴云恐怖 电闪雷鸣/如同死亡的沼泽/或者是一片空荡荡 黯淡无光/如同时间的荒漠/奔驰于理想之国与现实之乡/醉生梦死 今夕不知何夕/衷情于功利的人们追逐着金钱与享受/早已把我们这一群给忘却 根本不管我们可笑的想法/我们是无家可归的孩子/不知将走向何方 但是我们知道我们是未来/更是希望 就像东边想挣脱黑暗的初阳

我们往往整个下午就像游魂一样飘荡/从公园到博物馆 从肯德基到图书城/这是一群可笑的人纷纷跳入了生活/连续不断地哭着笑着咬着——/讲着马克思过人之处仅仅是自圆其说而已/说着屈原的长长的忧郁也怪可怜兮兮的/描述着妓女松松垮垮的下部 嘻嘻嘻/就这样连续七十二小时不停的讲演/然后买了十二份报纸又连续七十二小时/在床上厮混 一言不发/像一个成熟的苦修者/时刻痛感自己被撕裂 支离破碎无法收拾/躲在暗处研究着兰波的流浪也研究着海子的死/研究着释氏的轮回也研究着孔子的仁礼/还有宇宙本能 天人之际/再翻开自己的影集 抚摸着自己的额头 虚拟一下苍老/拆开暧昧的信件 发出毒蛇般咝咝的淫笑/对着一个天真的调皮的孩子也会笑得/像个孩子那样没完没了/圣诞节啃着肯德基喝着可口可乐意淫着玛丽莲梦露/却猛然之间想到自己还是龙的传人/国家足球队又一次淘汰出局在体育馆里哭得/像恋人又离我们而去那样绝望/说实在的我们也想做个好青年/只是我们没法选择 胸中灌满了无可奈何的苦液

什么信仰 什么上帝 什么生活/什么主义 我们不是永远属于被接受的/够了--现在我们就要把一切都踩在地上/可是 我们面对脚下的碎片又凄惶地哭泣/嘶喊 喃喃低语 扯着头发/没有方向 没有天空 我们到处在跑/在拼命地寻找真实的天空/我们清醒地活着 承受着精神的疾病/脸色苍白却想比任何人都要表现得高尚/点起香烟 忽然想到了流浪/唯一的行囊就一双厚厚的旧旅游鞋/扒上火车低头想想还有什么值得牵挂/回头看看窗外依然是陌生的眼/陌生的脸 陌生的地方/在坟墓一样的车厢里倍觉孤独/才知道什么叫出门在外和人在旅途的蕴味/我们出现在西安秦皇陵里/面对着"不朽"无可奈何地摇着头/我们出现在北京王府井大街上/站立于商厦门前进退两难犹豫不决/我们出现在英雄纪念碑下/仰望蓝得耀眼的天空又泪流满面

其实他们并没有错 除了年轻 除了迷惘/他们倒还十分可爱/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里/他们脸色苍白 大眼睛和善/心里还有另一种语言在叫/叫着他们去努力 向上向前/要不是这样 他们也用不着迷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