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的网恋】

Jerry

     网恋??从来都自认为很清醒很理智的我,在没认识飞狐之前,对这种虚幻的感情不屑一顾:就凭打出来的几行字,几句话,想让我恋上谁?退一万步说,假设产生了这样的感情,可这样的感情基础那么单薄,能经得起现实的几多风吹,几多雨打?我可是个聪明人!于是,当朋友对我说小心网恋的时候,我曾坚定的说:网恋?如果我疯了的话,我会考虑的!
     可惜,事实说明,我的确疯了。
     往事如烟,思绪回到几个月前……
     刚上网的时候,自己是笨鸟一只,甚至笨到连网名都不知道该如何申请,认识飞狐的时候,我用的是别人的网名,我想,在众多聊天的网友当中,他会用他的鼠标往别人的实际上是我在聊的网名上一点,这就是一种缘份……记得当时他打过来的悄悄话是这样的:听说这个小姑娘很有趣,我来找你聊聊……。他打字的速度极快,而我由于要应付众多的聊友,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回答,他又打过来一个对话框:咳,这小丫头一点不好玩,我还是找别人玩去吧。我就愣愣地看他消失了……。冥冥中有安排吧,就这么着,这么短短的几句话,他的名字却已深印我心:“雪山飞狐”。后来只要我上网,我就拼命的用“网友查找”找他,可惜,一次又一次,我总是失望。
     直到有一天,我习惯性的用“网友查找”找他时,他居然在!我有点乐得不行,冲上去的第一句话就是:终于被我逮到了!他抓耳挠腮的想了半天:我们认识么?我们聊过么?那时候我已经有了自己的网名——“念念”,当然不认识了,不过,这并不防碍我们的交谈,酒逢知已千杯少,我们谈得很投缘。最后他说:给我你的电话号码!我心想:咳,给就给吧,谁会当真呢,难不成你还会真打电话给我?!没想到的是,几分钟后,电话居然响了,我很不相信的拿起话筒,真的是他!北方男孩纯正的富有磁性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感觉是那么的好!那一次通话,打完了他的IP卡,直到电话报警,我们才恋恋不舍的告别。
     也许就是从那一刻起,他用最初的真诚,进驻我心。那天以后,虽然没有互相约好,但他会准时出现在我身边,和我大聊特聊。他人很幽默很恢谐,加之我又很调皮,在一起就互相抬杠,他口才很好,自认为很厉害的我也算是碰上了对手。我实在说不过他的时候,就说要咬他或者说是要踹他两脚(君子动口不动手嘛,也没说不可以动脚呀),可是真的很快乐。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说一些情话,经常在大屏上对我做动作,比如说什么含情脉脉地看着我之类的,还鼓动我和他私奔(因为找我聊天的人很多)……如此种种手段一一使来,我总不当真,对此一笑了之:得了吧,难道我还傻乎乎的和你网恋不成?再说,谁知道你是真心的还是虚情假意啊? 可惜,我们聊得越来越投缘,最后彼此已经是到了除和对方聊之外就没有心思和别人聊的程度。所以,和他“私奔”应该是注定了的吧?而且为了使认识我的网友们找不到我,我甚至换了网名……我经常在“何日君再来”的聊天室里等他,在那,他更放肆了,甚至敢一头扑到我怀里(嘻嘻,因为我不乐意扑他嘛),所以他主动自投罗网。和他“私奔”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感情也在一天天加深,但是,是我没有意识到这就是所谓的网恋,还是潜意识里意识到了不愿意承认而已?反正他换着各种名称:爱啦老婆啦媳妇啦乱七八糟叫我的时候,表面上我还是不承认。
     (真正有些什么,是我无法抗拒的……)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承认的呢?应该是很至关重要的那次吧.单位让他出差,时间是半个月。我已经知道他去出差了,但是依然一直在何日君再来的聊天室里等他。等待的日子真是难熬,我才知道我是这么的想他!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当我等到第十天的时候,他居然出现了!久别重逢,我高兴得忘乎所以,居然一头扑进他的怀中,肆无忌惮地说一些平时不说的话,说想他,念他。他有点诧异却又惊喜的问我怎么了?今天怎么对他这么好?他深情的说:念念,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你,盼望着早点回来,所以没怎么玩就匆匆回来了。我在泰山买了一个小饰物给你,一个小姑娘,木头做的,尽管很便宜,不过我很喜欢它。今年是你的本命年,我想把它送给你,真的哦!瞬间,一股暧流从心头流过,我才相信,原来网络上这种虚幻的感情也是会被人这么真实的记挂着的!
     我想,那该是我们感情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吧?他用那颗真真实实的心,让我相信了爱情。从那时开始起,有些什么是和往日不同了。我们开始了彻夜不眠的交谈,先是在网上,后来用键盘已经是无法表达彼此的情感了,我们就开始打电话,一夜一夜的打,一夜一夜的说。(为通信事业做出了多少贡献?)
     相思,是用声音也无法化解的。当他的声音就在耳旁响起,显得那么近那么真实,而我伸手去触,却什么也触不到的时候,心有种痛的感觉。我就在这样精神的真实交流和现实的虚幻中痛并快乐着。“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这应该是对通过网络相识相知的我和飞狐此时情景的最真切写照。
     (我们从网上走下来吧。)
     我俩一个在南,一个在北,相距整整几千公里,差不多可以算是穿越整个中国。我也一直在想:我们有未来吗?飞狐说,他要去读书,毕业后就选择西南的某个城市留下来……有时候很晚了,他会突然打个电话来,说不上几句话,就没头没脑的问我:念念,如果我不能来到你身边,你会不会不远千里的到我身边来嫁给我?当得到我肯定的回答,他很欣喜的再问:真的?真的!于是,他就很放心的挂了电话,又去挑灯夜读……我知道此刻是他内心很脆弱的时候,因为,我们都想以最正常的方式聚在一起,而不是你为了我如何去放弃,我为了你如何去放弃。虽然他为此很努力,只是,也很怕如果的那一天……我要在精神上给他足够的支持,而且,我也是有这样的信心的:如果他没有考上研,而且决定以后也不再考了;如果爱还在,那我就不远千里的去找他……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明年的春节将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是我们的约定。这个约定,是我们很早的时候就说好了的:等你考完试以后,你要不远千里的来找我,和我一起共度春节。你说了,你不远千里的来找我,并不是为了游玩云南的山山水水,实在是为了来看我,也是为了我能看看你,彼此看看精神相爱了这么久的灵魂载体究竟是什么样的……
     爱,是心与心之间的交流。也许这真情最终能修成正果——我们可以像自己设想的那样,从相识、到相知,再到携手;或许这真情最终只能埋在心底,成为过去岁月的回忆。但无论如何,此刻我们是真挚的相爱,并且为了这段真情在不懈的努力。这样,就够了……
     记得我在网上认识的第一个男孩子对我说:我是他的起点也是他的终点。现在我却更深的体会到:飞狐,他是我的起点也是我的终点。由于他现在已经不能把太多的时间用来上网聊天,而且我们更愿意打电话,那样的话可以听听彼此的声音;也由于我上网除了聊天和随便找点资料以外就不爱干点别的,所以,我也决定封网,从此在网络上消失……
     现在,这个网恋的故事已经继续到网下去了,至于结局会怎样,因为世事难料,我自己也真的不知道。也许有一天,我会重新再回到网络中来,那时候我会续写这个开始于网络上的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