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的感觉】

李家城

     曾记得日本一位著名学者说过:“当你面对一个新事物时,如果你不会激动,那表明你已经老了!”幸好我还没老!第一次上网还是在去年。当网络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我自岿然不动”,那时的感觉有点羞,半点喜掺杂几分激动,有点象恋爱。当同学向我长篇大论网时,我心里只有一句话:It is simple!我看到了揭开面纱的印度少女。之后的日子是“前赴后继”的,空气里都弥漫着网络的味道。
     第一次上聊天室,好像在高速公路上等车。见人就打招呼,见人就聊两眼瞪着自动卷屏上的字,搜肠刮肚着想出些高贵,华丽的字眼来吸引人,平时珍惜无比的“朋友”两个字在网上被我挥霍,但我的朋友们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的屏幕上不再出现带颜色的提示符了。我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临走时还很绅士地向众人告别,居然引起了一片回应!“自古多情伤离别”!
     在“白宫”和“五角大楼”里游荡,看到的尽是些令人头疼的英文,大叹poor english之余,“好歹也到过”,没忘了安慰自己!带上耳机闯进语音聊天室,喝一杯清茶,润润嗓子,用“美”的自己都听不出来的蹩脚的普通话,柔柔的向大家打招呼,还真有人“上当”:她是新西兰的中国留学生,才去两年就满嘴的英文,都成“香焦”(外黄里白,中国血统的外国佬)。找到台湾网友,麻烦他替我“问候”了吕秀莲一下,爱国激情抖然上升1000百帕。最让我倾心的还是“伊妹儿”和在网上“打电话”。一封“伊妹儿”把亲情,友情统统搞定!从此儿郎满柔骨。发贺卡,发照片不再担心树木砍伐和生态问题。约个时间,与同学朋友在网上开聊,省得找邮电部“讨价还价”。调你的资费去吧!
     一首歌这样唱:“这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敢肯定作词一定是个“网虫”!
     说到最后,网的感觉是什么呢?就象这篇文章一样乱!你想知道?——浪迹网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