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闻·前言】

王威

     说来自己也不信的,这篇小说前前后后竟用了三年的时间,天晓得。本来是要写一部长篇,结果写了十多万字后发现我原来不会写小说,如果说小说就是讲故事的话。我呢?也明白了女孩子为什么都不上我套。嗨!那就讲心情吧!所以有了这一篇心情小说。不过,想来还是哄不到女孩子,因为这个时代是讲钱的,谁和你讲心啊!也无如之何的,改来改去,小说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期间,很多朋友都远离了。我呢?也正在失业中,想来有点伤感。文中的人物、地名多用真名,本来就是游戏之作,--知我者不我罪。
     薛飞--现调往福州地震台,业余做的是安利。他的口才是我生来仅见的一级棒,而且很漂亮,就是男人喜欢他,那也是应该的,至少我觉得。他离开东山岛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一个传呼2879827,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骚扰他。他可能会告诉你--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如果你爱我,我也不反对。他曾就读的可能是北京地震学院,中专的。他的女友张娇娥是一个绝对古典我见犹怜的美女。
     薛燕是薛飞的妹妹,曾就读于漳州大学,今年可能毕业了,可惜她的美丽是武装在牙齿之上,虽然算不上漂亮,照样有男朋友,和她聊天斗嘴诚人生一大快事。对了,文中还有一个美眉叫范云仙的,是她的同学兼舍友,我只见过几面,印象里怎一个"酷"字了得。有一个朋友迷她迷的要死要活的。于今望风怀想,能不依依。
     沈晓苏则是我开店时对门而居的一个小男孩,不过现在也长大了,有女朋友了,他读高中的时候掉儿啷当的,真没想到能考到厦门的某所大学。
     江帆是我的好朋友,女的,现就读于福建医科大学,还有三年才毕业。很怀念某段日子,和她在长草中,在台阶上,那是她坐左边,我坐右边,忽然相视一笑,天已大明。那时我拥有她的笑容,她拥有我的忧伤。不过呢?她人一长大的时候,好日子想来也将一去不复返了。
     秋颖,那个晨风书店的女孩子,我这样叫她,她一定很不服气,因为她大我好几岁。我有段时间常找她磨牙的,她吓的不轻,以为我有意于她,不过话说回来了,我也确实配不上她。她有时说她是苏州人,有时又说她是贵州人,当然了,她说什么我是都会相信的。女人不会和我讲事实,她们爱讲的是道理。哦!对了,晨风书店也倒闭很久了,原来我还以为它可以开个十年八年的,小地方,有一间好的书店不易,便有了,也不能久。
     北村呢?是我们福建很有名很有名的作家。虽然我从没有见过他, 我有次到福州打工--在一间小房子里没日没夜的选编一本《当代名人名言大辞典》(那份剪刀加浆糊的工作我只做了一个月,现在想想可惜了。工资不低啊),有想过去找他,不过观其文,想见其为人,保不定他会隔着猫眼告诉我,吃猪肉犯不着要看猪走路吧。但是还是很喜欢他的文字的,可惜他写得越来越少了,当然他可能不这么认为。虽然在文中开了他本人和作品的玩笑,但是我个人是尊敬他的。
     而故事中的小城就是福建漳州市的东山岛,不知道吧!百亿新城,小康县呐!不过我觉得大家都挺穷的。当然大人们都不觉得,反正呢?官字两个口,我们小老百姓说的不算。
     最后,还有一个王威,那就是我。我的伊妹儿是 wwei1@cmmail.com ,OICQ是5681067,我很喜欢上网,不过没钱,不过中国有很多有用的老话,比如说--有缘自会相见,比如说相请不如偶遇。
     等一等,还有一个最后啦,我还是的补充一句:"本文故事,纯属虚构,如有巧合,纯归偶然。"新知旧友,虽然我们熟归熟,但是千万不要告我诽谤,因为……"需要一个理由吗?不需要?需要吗?不需要吗?好吧!告诉你们了,因为我是穷人。天大地大,失业最大。
     另外呢?这一篇文字本来是下卷的后记,后来想想就变成前言了。……需要一个理由吗?…… 给我一个你要理由的理由先。

书于2000年6月11日星期天

下载全文(WinZip文件,54.7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