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雪儿从网上来】

银江平

     读到大四,课程比以往明显减少,加上我不是一个很用功的学生,所以常会生出许多无聊来。近来校园里流行上网,很多人一有机会就往网吧里钻,可以这样说,他们是困在网中央长醉不愿醒了。当别人谈起网络的时候,你却一脸茫然,保证会有人嘲笑你不与时代为伍。可能是受了这种思想的影响,我也走上了上网不归路。
     夏日的午夜,空气沉闷得象要爆炸,我坐在网吧里挥汗如雨,也不觉后悔。现在想来,我要是有这种精神搞学习,成绩一定是出类拔萃。也许时间太晚的缘故,几个同我聊得本来很起劲的网友也下了线,我便一下子被人抽空一样的,呆在那里无所事事。于是就随便打开几个网站,感觉也没什么好玩的。正在我百无聊赖的时候,这时我的陌生人栏一闪一闪的,打开一看,原来是有人请求我把它加为好友,我仿佛是受宠若惊,毫不犹豫的就把它加为好友。再仔细一看它的昵称,原来它的昵称叫做雪儿。雪儿,我的神经仿佛被刺了一下。
     雪儿:落难书生,你好!
     落难书生:雪儿同志,你是不是慕名而来呢?
     雪儿:臭美!象你这种不知道害臊的人已经不多了,稀有动物啊!
     落难书生:不要刺我,我已经活得很不容易了,你要有点同情心啊。
     雪儿:哈哈~~~~~~~~~~~~~~~~~~~~~~~~
     落难书生:别笑,我已经脸红了。
     落难书生:我们说点正经的,好吗?
     雪儿:你有正经的吗?
     落难书生:我以我的人格担保,保证有。
     雪儿:那你说啊,我洗耳恭听。
     落难书生:你的耳朵不干净吗?
     雪儿:你看你又不正经了。
     落难书生:没有,我只是轻松一下气氛。
     落难书生:你的名字使我想到了我的一位故人。
     雪儿:没有这么严重吧。
     落难书生:你不想听算了,当我没说。
     雪儿:想听,当然想听。
     然后,我就告诉她,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是如何爱一个女孩子爱得天昏地暗,由于我的极度自卑和那个女孩子的不同寻常的美丽,使颇有自知之明的我,望而却步,最后与那个女孩子失之交臂,留下千年憾事。故事有一点老套,但她似乎听得津津有味,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沉默不语,以致我怀疑她没在听。
     落难书生:雪儿,你在听吗?
     雪儿:我在听,那后来呢?
     落难书生:后来那个女孩子回广西去参加高考了。
     雪儿:你还与她联系吗?
     落难书生:我一直想与她联系,但总是联系不上。
     雪儿:你可以问其他的同学啊!
     落难书生:其他的同学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她考上了广西师范大学。
     雪儿:假如你与那个女孩子联系上了,你会说你爱她吗?
     落难书生:我当然会。我现在是豁出去了。
     雪儿:要是你早说就好了。
     雪儿:其实那个女孩子也是爱上你的!
     落难书生:你怎么知道?
     雪儿:我就是你所谓的那个女孩子。
     落难书生:不可能吧,你搞什么飞机呢?
     雪儿:那个女孩子叫雪儿,是吗?
     落难书生:是的,你怎么知道?
     雪儿:我就是那个女孩子,怎么不知道呢!你的真实姓名叫银江平,是吗?
     落难书生:是的。
     雪儿:我们在XXX县一中141班读书,是吗?
     落难书生:是的。
     雪儿:你相信了吗?
     落难书生:我还是不相信,这实在是不可思议了,我怕我的大脑受不了。
     雪儿:那你去看一下我的资料,好吗?
     我真的有点开始相信了,打开她的资料,上面果然写着是广西师范大学,心里在想,她可能不是在骗我呢?不然不会有这么巧,这真是梦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网中央,不过,我还是不敢接受这个事实,我相信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都会有我这种感觉。但又惟愿这是事实,如果确实是这样,那这次上网是我成就最大的一次,我会给发明网络的人写一封感谢信。
     雪儿:你现在相信了吗?你不是说过你爱我的吗。你可不要反悔!
     落难书生:我——我——
     雪儿:你不好意思了,一个大男人比小女子还怕羞一点。
     落难书生:你现在过得好吗?
     雪儿:还可以,你呢?
     落难书生:一般般,要不是有网络这东西,我们可能真的没机会了,感谢网络。
     雪儿:你还要感谢天,感谢地呢。
     落难书生:是吗?
     落难书生:我现在没女朋友。
     雪儿:这对我重要吗?
     落难书生:你生气了。
     雪儿:没有,我高兴来不及呢,你终于把多年压在我们心底没有说出的话说出来了。
     落难书生:我到广西来看你,好吗?
     雪儿,你是真的要来吗?
     落难书生:我当然是说真的。
     雪儿:那不必要了。
     落难书生:是不是我们之间没有可能了。
     雪儿:不是的。
     落难书生:那是什么呢,你不喜欢我吗?
     雪儿:我们今天就聊到这里。
     落难书生;唉!我这是自作多情,既然你已有所爱,那我不为难你了。
     我们连再见都没有说,她就下线了,那时我的心情好痛苦,原来我等了这么多年的东西早已不属于我了,上天你为什么待我不公。接下来的几天,我的心情一直是郁郁寡欢,室友问我缘由,我缄口不语。晚上经常作一些怪梦,梦见我与雪儿在河边散步,不上心我掉进水里,连喊救命的时候,她却在岸上哈哈大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汗涔涔,泪淆淆了。
     当我拖着沉重的心情再次来到网吧的时候,发现雪儿已在网上了。
     落难书生:雪儿,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雪儿:你这几天过得怎么样呢?
     落难书生:肯定不好。
     雪儿:都是我害了你。
     落难书生:不关你的事,是我自作自受。
     雪儿:其实我是骗你的。
     落难书生:你没男朋友吗,这是真的吗?
     雪儿:不是这样的,我不是你所谓的雪儿。
     落难书生:你又在骗我了。
     雪儿:我说的是真的,你的那些资料什么的,是我在你的文章里面看到的。本来我只是好玩,没想到期你当真了,实在对不起!
     这下我相信了,我确实是在一篇文章里面写了我与我所谓的雪儿的故事,没想到她拿来骗我,这下我气得要命,打了一句话“你开什么玩笑,你以为这样很好玩吗?你这个臭女人”就把机子关了。我怎么就这么蠢呢?轻意相信一个陌生女孩子的话,她的话其实也是漏洞百出啊!这件事传出去,别人一定会笑死我的。不过,我也觉得自己太过份了,为什么要对一个女孩子骂那么难听的话。
     过了好几天,当我再去网吧的时候,发现那个雪儿又在网上,本来我不想理她,最后还是好奇,打开看了一下,好在不停地对我说对不起,希望我能原谅她。我也不想让别人认为我太小家子气,就回她的话。
     雪儿:落难书生,你不要生气,其实这几天我心里一直不安。
     落难书生:没什么,你大可不必向我道歉,反正都是在网上,我不能拿你怎么样。
     雪儿:网上的世界虽然是虚拟的,
     落难书生:你是不是想说,网上的人还有真诚的。
     雪儿:网上的人也是人啊,只要是人就有真诚和虚伪之分。
     落难书生:那你能得到什么呢?
     雪儿:我只是想得到一份安心。
     落难书生:能象你这样想的人不多了。
     雪儿:别人怎么想,我管不着,也没法管着,我只想让我自己心安理得就可以了。
     落难书生:你真是一个好女孩子,光赁你现在说的一席话,我想同你交一个朋友。
     雪儿:我们现在不是朋友吗?
     落难书生:我可以见你吗?
     雪儿:可以,不过我没有你的雪儿长得那么漂亮。
     落难书生:这重要吗?
     雪儿:好吧。
     下了线,我就计划着去见这位雪儿,虽然她可能正如她所说的长得不够漂亮,但她有一颗善良,真诚的心,我还求什么呢?我可是不想错过这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