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罗松

我是一条狗。
你的任务是保护羊,没有其他。我刚到羊圈的时候,主人就对我这么说。
主人一共有1751只羊,他每隔十天数一次,然后告诉我。
不错,班尼。当数目对上之后,他喜欢笑着对我说。
我的窝就在羊圈的门边,和我住在一起的是条老狗,他叫老昆。
我们的敌人就是狼。他告诉我。
狼?要知道,我才到草原,没见过狼。
狼其实也是狗。
那为什么叫狼呢,而我们是狗?
它们是兽,我们是禽,旧怎么简单。
有区别吗,仅仅是称呼的问题?我穷追不舍。
不,它们会飞!终于,老昆回答了我。
它们会飞,一种会飞的狗,我简直羡慕起来了。
但是那是敌人。老昆顿了顿说,它们会吃羊。
我想起了我的任务,不说了。

草原永远是宁静和幸福的。
天永远是蓝蓝的,地永远是绿绿的,再加上雪白的羊,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我正在欣赏这副画卷的时候,主人的哨声响起来了。
那是叫唤我去的信号,我是知道的。
当我吹哨的时候,就是狼来得时候。主人曾挥着手里的哨子对我说。
我想见那会飞翔的狗,我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
我看见了老昆和主人。
我看见了老昆的血。
我看见了老昆的伤口。
那是一道深深的伤口,划过了老昆的颈部,可以看见白白的骨头。
狼来过了,老昆与它战斗,可惜,被它划破了喉咙,主人摇了摇头,可惜,老昆快死了。
老昆还没死。
跟它告别吧,班尼。主人把它放在我的窝里。
我蹲在老昆的身边,舔着它的伤口。
谢谢你.老昆挣扎的说。
老昆,你要活下去。
我快不行啦。死神就在我的面前。
我发现一滴奇怪的冰凉的东西滚出我的眼睛。
这是什么?我问老昆。
这是眼泪。老昆提起他的爪子,替我弹去了眼泪。
班尼,不能流眼泪。
我控制不住。我发现我的眼泪越来越多。
那就让风去吹干你的眼泪,答应我,班尼!老昆对我说。
我跑出我的窝,迎着太阳狂跑。
风流过我的眼睛,带走了湿湿的眼泪。
跑的时候,仿佛四周什么都不存在了,只有白白的云和红红的太阳。
云在我脚底穿过,阳光抚在我的身上,轻轻的,暖暖的。
我回到我的窝时,老昆已经死了。
我会杀死狼的,我对着老昆的尸体发誓。

我只去五天,第二天,主人摇晃着手掌对我说,我去买条狗。
的确,最近的集市就算骑马也要走两天两夜。
1751只羊,一只也不能少。主人叮嘱我说,你应该看看老昆的榜样。
说完他就走了,他留下足够吃五天的粮食。
我每天就这么的游荡在羊圈的周围。
主人走后的第二天的上午我遇见了一条狗。
他的毛不是一种健康的黄色,接近于金色。
他长的比我高大。
他嘴里的牙齿太突出,特别是两颗尖牙,这是唯一不象狗的地方。
而且, 他像快要死了的样子。
看起来,他受了伤,不轻的伤。
嘿,伙计。我想确定一下他的生死。
恩。他没死。
我把他带到我的狗窝。

他告诉我他是一条走散的狗,他的伙伴至今还在草原上游荡。
我伤好后还得去找他们,他说。
我看你的伤不轻。我有点担心。
我一定会好的。他说,说的时候望着草原。
我决定收留他在这,除了同情,另外,我想有个同类会减轻我的孤独。
谢谢。他吃着我的粮食时对我笑了笑。
我想起了老昆。
你叫什么名字?我终于想起问他这个问题。
我叫阿飞!
阿飞?为什么叫阿飞?我疑惑不解,因为我一直认为狗的名字是那种简单易叫的称呼。
就像我的一样。
因为我会飞,而且飞的最好,大家就叫我阿飞了。他有点得意的说。
会飞,像狼一样?我忽然想起了老昆说的狼。
他看了看我,带着一种古怪的眼神。
就像狼一样。他说。

粮食很快就吃完了,却还是第四天,主人没有回来。
我饿了,怎么办?阿飞问我。
他的胃口很好,尽管有伤。
我们得饿两天。我也只能想到这样。
不行。我不能饿,否则伤会加重的。他盯着我说。
那我也没什么办法。事实上我也真的没有办法。
有,就是那些羊。他古怪的笑了笑,看了看羊圈。
不行。这次我盯着他。
我知道,你是一条忠心的狗,你会用你的生命来保护这些羊。但是,你想,假如你被饿死了,那哪来得生命去保护羊们?保护不了羊你又怎能算是一条狗呢,保护不了羊你有怎么去面对你的主人呢?甚至,你还对不起那些羊,就因为你所谓的仁慈,你让他们只能独自面对狼,你这其实就是叫他们去死。那你不是犯下比吃他们更严重得罪过吗?为了几只眼害死一大群羊,这就是愚蠢。
他说完之后又看着羊圈。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不久之后。
味道不错。他咬着一只羊的大腿,笑着对我说。
我也咬着羊的大腿,羊肉比主人的粮食好吃多了。
我只有吃饱了才能保护羊,我对自己说。
一只羊很快就被消灭了。
怎么飞,我们没有翅膀啊?我想起问他这个我一直想问的问题。
飞,其实并不是像鸟一样飞。
那到底怎么飞?我还是不太明白。
其实我们都能飞,关键不是翅膀,是你的心。
心?
对,当你到某种境界时,你会发现什么都不存在了,你能毫无阻碍的奔跑,这就是飞。
我望了望太阳,问:太阳也会不存在?
你都会不存在。他笑着说。
我试着这么去做,但是,太阳始终明晃晃的在天空。
为什么不行?我实在没办法了。
我会飞给你看的,等我伤好了之后。他望了望草原,又望了望太阳。
我很向往那样飞,那种自由自在的飞。
甚至在意后很长一段日子里,我经常梦到飞。

主人回来了。
他是在第八天的深夜回来的。
我就是在第八天的深夜被主人的哨声吵醒的。
听到哨声我就跑出我的窝。
我看到了主人。
我已经数过了羊.主人说。
我忽然有点害怕,
一共是1745只,少了六只。他比划着说。
我当然知道。
狼肯定来过了。主人说。
这我不知道,就我和阿飞吃了三只羊。
你忘了你的任务,班尼。主人很很很严肃的望着我。
我有点惭愧。
你辜负了我。主人叹了口气,继续说,你看,这是我给你找的伴。
我这才注意到主人身后的东西。
那是一条很好看的母狗,她的毛色,她的面容都显示了她是一只美丽的狗。
不能否认我对她一见钟情。
但我不会把它给你的。主人打碎了我的梦。
除非你做点什么,你知道的,你是一条聪明的狗。主人带走那条美丽的母狗时对我说。

我沮丧地跑在草地上。
我觉得有点渴。
我走到小河边,开始喝水。
我发现水里有一只狗绿绿的眼睛瞪着我。
我眨了眨眼想看清楚,却看见他也眨了眨眼。
我这才知道,其实他就是我。
我的眼睛不在是黑白的,而是绿幽幽的。
一阵恐惧席卷了我的身体。
我以我一生中最快的速度跑回了我的窝。

阿飞已经醒了。
怎么啦?他急急的问我。
告诉我,为什么我的眼睛变成这个样子。我说者,想起了那绿绿的眼光,不禁后怕。
阿飞没有立即回答我:你真的想知道吗?
是的。我脱口而出。
那我告诉你吧。他似乎做了很大的决定。
我没有打断他。
你已经快要可以飞了。
怎么可能,我?
是的。因为只有狼才可以飞。
我想起了老昆说的话。
你天天吃羊,狗是不会吃羊的。所以,你是一条很有狼的天分的狗。他接着说。
我总算明白了。
其实其实其实这一切的原因就是阿飞是条狼。
跟我走吧,我们一起再草原上飞。
我头脑闪出一副图画,我和那条美丽的狗。
好啊。我答应了他。
他很兴奋的笑了:你会发现这样是多么美好。
我们再吃一只羊就上路吧。我对他说。
我去吧。他自告奋勇,我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他跑出我的窝。
我跟着他,等他走进羊圈寻找猎物时,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叫起来。
不远处,主人的房间的灯亮了,显然,主人起来了。

阿飞走过来不解的问我。
我没理他,我只顾着喊叫。
主人出现了。
好家伙。他提着猎枪。看我打死你。
阿飞终于明白了。
他转过身,向草原奔跑。
他以一种我从来就没见过的姿势和速度跑。
看到他,我想起了飞,自由的飞。
太阳不在。
但是,主人的枪响了。
砰。
狼没有停止飞。
月光照耀在狼的身上。
砰。
狼停下来。
月光也停在了狼的身上。
砰。
狼倒下了。
月光消失了。
我知道狼已经死了。
但是我知道他还在飞。
心在飞!

我回到了我的窝,对着飞的狼说:
我只是一条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