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秋天】

柳瑜

     秋日里温情的午后总会长着几棵睡眼惺松的回忆。斜歪着,团起一簇簇细微的茸毛在柔软的花瓣底下来回摩挲着,于是就连花香也跟着变得温暖起来。
     风在不知名的树丛中穿梭着,高高的蓝天上只有一朵云彩正朝着山那边缓缓移动。我的脸上,洒满了树叶缝隙间漏下的金黄,躺在这一大片慵懒的阳光里,闭上眼就想起了北京的秋。
     印象中,北京的秋天总带着一种挥之不去的灰,而在灰色的另外一端却系着干净温软的夕阳。见惯了南方多雨的天空,没有什么能比北京干爽的秋日更让人喜欢的了。空气也许没那么湿润,灰尘也稍稍的多了一些,可是从烤肉串炉子上逃出的一缕焦香却是长风落日里最让人惦念的味道了,赤红木炭上微醺的烟火也只有在那样的秋暮里才能勾起你最温暖的心绪。
     夕阳西斜,暮色渐浓的时分,故宫该是最好的去处了。没了白日里的喧哗杂沓,也不用管身旁如织的游人,那些褪色的斗拱飞檐就在无边的静穆中叙说着古旧的沧海桑田。蛛网下铺开的绫罗绸缎早已华丽不再,却似乎还在某个刹那之间让我窥见了它们花团锦簇的昨天,只是须臾的,它又轻轻淡出了我的视线。迈着细碎的步子走在曾经平整如今却高低不一的宫砖上,不知怎么的我突然间就相信了轮回。也许,我的前生就是那个寂寞的宫女,夕阳下,捧着玲珑的食盒在繁华之外的孤独中每日穿行?也许,我的曾经就是那抹韶华逝去的红颜,斜倚雕栏,遥想当年宫墙外盈盈流转的青春?……
     南方的清晨时常有清脆的鸽哨在匀净的蓝天上回旋鸣啭,薄薄的晨光就在那大片的鸽群中飞舞成耀眼的金色。而北京的黄昏我独独想念暮色中结伴归巢的群鸦,几串粗糙嘶哑的鸣叫过后,天也似乎变得更高远了。无论是在祈年殿外稀疏的树林里,还是在漫天落霞中的烽火台前,每一次聆听那熟悉的苍凉,都有些止不住的感动在心底涌动,只是不知是为了那遗失于人群之外的寂寞,还是为了郊外那愈见厚重的暮色。
     在南方,秋天和春天只隔着一条模糊的界线,尽管风中不时也有落叶飞旋,但是树却往往还要倔强地绿过秋末。这是的秋是短暂的,盛夏与冬日之间那股浅浅的味道总不够你仔细回味,因此所有关于秋的惆怅也只能躲进北风里去等待来年。而北国的秋却浓得像炉子上刚烫过的那壶酒,啜一口你就不由的醉了。如果你是一位诗人,你就一定能在身旁找到久违的万种秋愁;如果你是一位画师,那么燃透山野的红叶也一定能点亮你寻遍千山的双眼。
     常常的,我都在想,也许南方的秋天是从海底浮上来的吧,带着一丝温暖的冰凉在浅滩上悄悄行走;而北方的秋天则是从漠上的落日里走来,没有雨巷,没有残荷,只有那一阵凉过一阵的蝉鸣在你的心头日夜渲泄,久久无法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