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母书】

温婷玉

     我这襁褓中的幼婴
     还未享受母爱的滋润
     哪愿被人强夺?
     母亲啊
     你可曾在乎我的哭喊;
     是我的声音太孱弱
     还是你的呻吟把我淹没?

     我在期待中畸型成长
     几个世纪的梦
     每个夜晚,
     母亲啊
     你是否与我一起
     受困于同样的缠绕?
     太漫长了,难免彷徨
     太渴望了,依然执著
     您热切的召唤
     如此坚定
     我迟来的回归
     没有惊喜
     因为,
     看着您的日益强大
     我便预知了今日的团圆

     母亲
     我已经梦到自己依偎在您身边
     而您轻轻念叨,
     你回来了,
     还有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