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木子

     过去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坚强的人,至少不应是个会轻易掉泪的人。然而直崐到那天我才知道原来自己也如此脆弱。接到入学通知书后的一个晚上我拔通了那熟悉的电话号码,话筒另一头依旧是那熟悉的声音,而我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想崐到我们将各奔东西我禁不住哭了。就在那晚一向倔强的我终于开口叫了他大哥。
     离别的日子终于还是到了,来福州前的那一个晚上我想我将永生难忘。在话筒的两端,我们从深夜一直聊到天亮。回忆起两年相处的日子,从不熟悉到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我想我好好感谢它“漂亮”的“投篮”,那矿泉水不偏不倚砸到了崐我的眼睛。一次一次的感动一次一次泪水模糊了我的实现。“大哥,我走了,寒假见,我会想你的。”挂完最后一个给他的传呼我离开了家。
     “总有种冲动想拔通你家的电话,然而当我拿起话筒无情的事实告诉我你已经走了。十几年来一直以为自己处变不惊,而你走后我却忍不住哭了。”当受到这封信时我已心满意足,为有这么一个挂念我为我掉泪的知己,而内心的感动和震撼早已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或许上苍早已注定我们无法在一起。当他告诉我他已有了女友时,我痛苦不已,但我并没有怪他,毕竟年青的我们没有彼此的承诺,只觉是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我常在想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因为我们之间已超越朋友,兄妹,却又不是恋人,但我没有找到答案。直到一天读了秋子的一篇文章,我终于豁然开朗。
     男女间或许真的有着除了亲情、友情、爱情以外的第四种感情,在爱于喜欢之间。人沉醉在爱情里时是醉着,处在友情里时是醒着,拥有着第四种感情时则在半梦半醒之间。所以有着一种飘飘然的醉着。感情并非化学元素怎能分得清是氢还是氧,既然确定是爱还是喜欢是一件难事那又何必强求,让自己与他保持在爱与喜欢之间。这样朋友永远是真实的朋友,爱人则是遥远而美丽的神话。
     两年的日子匆匆而过,我却始终没有找到属于我的春天。我一直认为恋爱是浪漫的,分离是痛苦的,与大哥离别痛苦已是刻骨铭心,这样的经历一次,足矣。人终要面对现实,不能总活在梦里,为了一时的幸福给自己所爱的人带来痛苦,我宁愿选择孤独。因为爱他,不愿伤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