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紫荆花】

佚名

     雪珠儿只向人身上乱撞。看看天色已经晚了。穿了厚的大衣,故作姿态的竖着衣领,寂寂的走了去。道旁,一树老梅开得正好,脆脆嫩嫩的鲜黄直照人眼睛。
     一月,长沙。阴,冷,大学城已是空城。空朦的天,空阔的路,连树叶儿都懒得往下掉。一簇簇半明不暗的晦绿,支楞在树梢上。
     纷纷扬扬的下了几点雪星,天色见得空明了好些,斗室之中,幽暗如旧。从楼与楼夹缝中依稀可见远山一抹苍灰,想"山远始为客",此时,也不见得有什么妙处。
     想念阳光,想念紫藤花。
     南方苦雨,季节被凄风冷雨浸得苍白。总有不凋的叶,不谢的花,敷衍着风景,也总是有山光水色,总有菁菁少年,向来的穿林打叶声,只不过是不经意的叹息。五月榴花似火,三月杜宇似火。荼蘼花开了,便醒着山的相思,山的魂魄。
     三月的春,你可以看到,阳光在一片树叶里流动。
     一冬的苍黄与枯涩日日被透明的新绿所蚕食。天越来越低了,只因那丰润得触手可及的蓝。大野疯长。花们日复一日的露出招摇的形迹。且忍着,且看腊梅贴了黄花,老荆爆了紫芽。
     你何曾见过这流淌的绿叶,这泼天也似的藤花。不喜不嗔,只是水汪汪一摊紫花,自顾自的在那里明灭。
     这是会笑会嚷嚷的花,这是惯了金樽对月的花,你看她拼了一生沉醉,也要将这花色氤氲到整个天里。
     她是无意争春,舍了枝头风光,欣欣然的便伏在地上了。每每花辨零落如雨,也只是随风。一场冷雨下来,便有了一条紫色的小径。太阳露了头不知不觉的,她们就去了那不知名的所在了,便是死也好,她可都是年轻没心机的。纵然桃浓李艳,若没了紫藤春天也少了一分蛮劲儿。
     紫藤花,原本是校园里的花;紫藤花,原本就绽开着少年的故事。我怕我忘却了少年,如同忘却了阳光的颜色。怎样的人间,又有着怎样一个小小的我。怎 样从冰雪中走过,怎样等待着春日里的喷薄。紫藤花已闪烁一个又一个季节,而我,我要活着。我要开花。

感谢 《北辰》网络篇 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