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个许诺】

育农

     “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好——”(胡适《希望》)

     两年前,我擦干最后一滴眼泪,整点了心情与行囊,投入了一个新的未知。不甘心“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宿命,带着一个许诺,我走进了孤独也走进了充实,咀嚼了痛苦也品尝了欢乐。那些艰辛而美丽的日子呵,像吸足水的海绵充满了内涵,不觉间组成了我生命中最具纪念意义的篇章。
     是一个夏末初秋的时节,我站在了师大的门口。涌动的绿装,蓬勃的景致,我游离了自己。我,一个“二等公民”能溶进这美丽的校园吗?我,一个精神上的贵族又能甘心屈居人后吗?退缩的我与前进的我扭在了一起,痛苦地较量着。“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不能,不能,我不能忘记刚对自己许下的诺言,人活着,躯体要有骨头,灵魂也要有骨头呵!只要努力,生活会对我重新展示希望的。提着行李带的手,我不由抓得更紧了。
     此后,清醒的认识指导了坚定的行动。为了一个许诺,我用滚烫的热情,去尽量缩短荒野与绿洲的距离;用青春的律动,去极力冲撞黑色的重围。我,已不仅仅是我了,也不仅仅存在于在方趾圆颅中了。到书页中来找我吧,那里有我专注的目光,有我急切的笔划,有我追求新知的投影:到321乱糟糟的纸墨中来找我吧,那里有我与黑夜相伴的身影,有我与一笔一刀,一纸一砚的深情款款;到辅导员的抽屉中来找我吧,那里有我追求上进的宣言,有我与迷惑茫然的对白,也有灵魂对我的无情拷问……
     时光,就这样,在一天天的忙碌与充实中滑过;影像,就这样,在一个个的赞许目光中清晰。而只有自己最清楚了,在不知不觉中,我遗失了多少珍宝。我究竟忘了19岁的最后一天是怎么渡过的,究竟忘了那庭前的花开花落,远山的云卷云舒曾是我永恒的诗画,究竟忘了自己惯常的散淡从容与偶尔的任性自我的可爱可气…….我,小心地用陌生的眼光审度自己,被自卑透支骨血的躯体唯剩不愿屈服的骨头,用自负支撑自尊的颜面唯剩毫无血色的皮脂。自卑,使我过份地在意别人的评价与重视;自负又轻而易举地把我的灵魂卖给了廉价的喝彩……。我抚摸着自己悲凉的额际,竟无一丝热温。我得到了别人的认同,却得不到自己的认同。这,难道是当初生活给我挫折的本意吗?生活教会走惯坦途的我以面对困难的果敢和信念,却又为何让我在冥冥之中丢失了心的大自由与人的真性情?生活阿,你真像那大海,潮起潮落的,我究竟怎样才能把住你的脉搏,叫你给我的启示,在失去中能得到,在得到中不致于再失去!
     窗外,几只翩翩的蝴蝶闯入我的眼帘,它们翩跹的身影竟如此幽雅,如此自在。曾几何时,这被我认为轻佻不已的小昆虫竟在一瞬间洞开了我所有的心扉:人的身体与蝴蝶有什么两样呢?如果活着的时候,不能自由飞翔,展示这片赤诚的身心,反而成为那机械的舞俑,尽管手舞足蹈,却没有半点生命的真性情,人活着,到底还有什么意义呢?这世上,究竟没有什么人可以代替自己去感受和选择生活的,那么,我又何必为自己是一个专科生而耿耿于怀,自己作践自己?何苦为别人的一个眼光一个评价而坐立不安,自己折腾自己?我四肢健全,心智健康,父母健在,同学友爱;我没有消极坐等,没有虚度光阴,我把精神和心力用来挖掘内在,我已显示出抗争过、生活过的价值和风采,尽管也曾迷失过、困惑过,但一种认识,便是一种醒悟,一种醒悟,便是一种成长阿!不宜再有片刻的迟缓了,拿出搁置多时的所爱,吹去沙尘,我把寸管挥洒成形草楷隶,我把色泽点染成花鸟虫鱼;打开封闭已久的心灵,揭去云霾,我用足迹踏访绿野仙踪,我用笔端捕捉心灵掠影,我用声音歌唱喜怒哀乐……。我,只是一只丑小鸭,却不再幻想变成高贵的白天鹅,因为蝴蝶翩然的身影已悄然进贮我的心灵。我唯愿自己也能拥有那样的一对翅膀,冬去春来,在天与地与空,留下自己轻微的足迹!
     岁月如流,不觉间入学已是两周年。在这样一个星光满天的夜晚里,回眸那段受挫于起点,失意于前段的黯淡情结,回首那段不断修正不断磨合的苦乐年华,我发觉自己最终没有辜负自己的诺言,因为我不仅已用行动从心底扶起一个坚强的我,更在人生旅途中融进一个澄澈的自我。我很喜欢胡适的那首《希望》歌,甚至以为那是为我量身订做的,因为它是对我大学两年生活最适宜不过的写照。你若来阅读,可不宜有片刻的迟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