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长沙城】

佚名

     忽然发现我对长沙的大街,小巷,灯火,湘江有了一种欣赏的感情。现在,我是多么热切的希望去真实的拥抱这个城市。我看过它风雾中的远山,我看过 它粼粼的江水,我看过它惊艳的繁华,我看过它凌晨的静寂,我看过它午夜的灯火与冷漠,我看过它的人潮人海与车河。这不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地方,却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地方。北京是前门的一杯大碗儿茶;郑州是锅盔大饼卤面条;上海是红酒和怪味豆;广州是龙虾;深圳是麦当劳和比萨;杭州是碧青的莼菜与龙井茶;苏州是一碟"采芝斋"的小点心,甜里裹着清香---"中国味";南京像是秦淮河边的汤包,咬上一口,味道么,得细细的品。而长沙,是芝麻荼的地界,有盐、有辣辣的姜,有苦香的炒豆,有涩涩的茶。湖南人,是很不简单的,不是吗?正如我爱用花来品评女人一般,我想,小食担子上也往往飘着城市的气息。饮食男女,这也是城市永恒的主题,想找一家小店,打份短工,看看这个城市的各色人等,再写一写"自由民"的心情。当然了,会想办法看看它的历史与今天、明天那些曾经的面孔。
     一个人(对于一个旁若无人的家伙来说,她永远是一个人),游走。
     想起了豹Ⅲ的封底,几个人,黑夜,长发,不羁又随意的沿着铁道,向着远方,然而,他们不颓废,一点儿也不。"我们都是路人甲乙丙丁,在这花花世界"。我一无所有,却昂然走在黑夜的街头,拥挤的街头,有着美丽人群的街头。我正走进夜的心脏,但我知道我还可以看见明天的太阳。
     总有一些美丽跳入眼底。我想城市的魅力就在于变动不居,在于惊喜。"简约Less is more"是个让我心动的名字,还有" 燕子行"。"风云"则是一种品味的代言了。那些悦目的陈设、花环、蜡烛,小幅的水彩复制件以及藏风的 绣品,以及忘了季节的娟花向人们传达着极品与Money 之间的必然联系。信息与媒介抹去了个性,大量制造出一批批的城市新人类:"贫民"、"工薪族"、"白领"、"金领"、"自由民"。即使你不愿承认,外界仍将你毫不留情的作了种种分划和锻压。城市,可以成就你的梦想。城市,是人类的作品,这里有永远鲜妍的花,有日日繁华的灯火;当然有竞争,更有诱惑。而你,选择湮灭,还是特立独行?这是一个看得见流动的年代。
     说到这里,想起了大海。流动、开放、新旧更替,这是城市和大海共有的特征。这是一种我挚爱的文明,深沉而博大。而植根于黄土地上的那一群人,则把一生耽于麦田中的守望。
     运动的,灵活而包容的,是城市文明和海洋文明的灵魂。平和、沉潜、静默中生生不息,安稳而执拗的,是麦田和乡土文明的气息。我爱城市灿烂的星夜,我也爱人间的灯火。是否有一种文明,一种心态,是这两者的挈合?
     其实,这只是一个"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老话题。不过可否说,山没有水,就没有眼睛,文明执于乡土,则无法看到顶上的星空。同样,水没有山,就没有筋骨,变动中总要抓住点什么才不会沦入虚无。对我而言,健全的,完善的,恰是山与水的相生相合。反映到为人处世上,称作为有为而守;反映到游居观赏上,叫闹中取静;反映到治国安邦上,叫稳中求进(而不是等到"穷"才去思变),而在思想上,应该叫什么,我说不好,现代新儒家贯通儒道的思路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开头。
     又想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否可以这样解读--一种卓然独立,挥洒生命的追求,两种视角:"内敛与发散,以及人间万象"这个热热闹闹的地球,这个"你方唱罢他登场"的时代,以及脚下的这片名叫长沙的土地,总是一次又一次牵动我的视线。鹤舞白沙,我心飞翔……

感谢 《北辰》网络篇 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