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纪实】

佚名


     今天一、二节课是中国革命史。因为有老师来听课,大家都较集中整齐,暂时告别了以往的松散。当一个听课老师从前门进入教室时,好多同学鼓起掌来,令人费解的是,当第二个从前门进入教室时,就再也没人鼓掌欢迎了,不知是否是因为第一个老师给人以新鲜感,而到第二位时,新鲜感就淡然无存了呢?无从考证。今天,课堂上的另一个改观是,大家都较认真地听老师那抑扬顿挫的讲课,不过还有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在看课外书或做其他事,但比起以前总算进步了,真是特殊的环境造就特殊的人。
     课上,中国革命史老师讲的是国民党统治时期的内容,中间提到张学良的东北易帜,精神不觉为之一振,自从小时候看了有关张学良的书和电视,就深深地被他的故事所吸引,他的爱国精神和潇洒的风度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特别是电视上他那一身白西装,英俊潇洒的样子,在我的脑子里定格下来。后来,只要一看到“张学良”三个字,在我的脑子里就会涌现出那幅完美的形象,至今都没有改变。只可惜,老师只讲了几句关于张学良的东北易帜,就去大谈蒋介石和军阀混战了,真的好扫兴。
     第二节课,听课的老师走了,原来的“宁静”也没了。大家都各干各的,于是,我也看起了三毛散文,虽然以前就看过了,可再次欣赏它时,还被她所描绘的亲情和爱情深深地感动得热泪盈眶,只是没有流下来而已。而坐在我身边的陈一毛竟看起诗歌来了,还说,看一遍,不懂得,要看两遍、三遍呢。我笑着说,还是朦胧点好。
     人生本来就朦胧,何必弄得太清楚。其实,朦胧也是一种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