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缘】

钟成木


     很小的时候,父亲的朋友就对我父亲说:“瞧,你这孩子左边有一个酒窝,长大了肯定能喝酒。”想不到这句话还没等我长大就被印证了。
     在我读高二的那一年,我爸的一位同事来家里做客,因为老爸忙于煮菜招待客人,于是由我作陪与那位叔叔喝酒。等到父母亲忙完上桌后,才听到我妈对我一声惊呼“哇哈,你竟然喝这么多”——地上摆着七八个酒瓶。她的话不免含有讽刺和责备的含义。从那时开始,老妈就时刻防着我这个小酒鬼,以后如果不是遇到春节这种大节日她一杯都不让我喝——只允许我跟妹妹一起喝可乐。
     97年到了历史系后,这种喝酒水平更是在班里令同学“丧胆”不已。从以下事例可见一般。12月4日,310宿舍与225宿舍一起聚餐,秋霞、阿丹、妙红、梅兰与另四位——瑞英、丽红、老鬼、兔子各坐一桌。(男女搭配,吃饭不累)当我想到阿丹那一桌时竟然受到八人群起而驱逐之(女生更是不余遗力),另外一桌也不例外,差点就要自己一个人坐一桌了。还好,老鬼那桌的心肠软,没有坚持到底,最后让我坐下来了,不过条件是“少向她们敬酒”。
     其二,某日与毛哥、妙妙、丽红于省档案馆会餐,几碟小菜,一瓶红葡萄酒。其间边喝边聊边煮,倒也其乐融融。丽红这个不会喝酒的女孩也跟我干了满满一杯酒,那种豪爽令我佩服不已,以为班上女生中终于找到酒知己了,想不到结果令人失望:她从1点睡到4点多还醒不过来,并且还说有过敏、头晕等症状,说“都是阿木惹得祸”——给她的酒杯太大了,害得我“赔了好酒又折药”!
     其三,阿丹在班上可以说是女生中喝酒最差的一个,曾记得一次与她一起喝酒,当我拿起手中的酒杯时,她也爽快地和我干了——不过装酒的是一把汤匙。今年国庆节到她家里玩,她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三人,午饭时这位用汤匙与我干杯的女孩竟破例跟我干了几杯葡萄酒,且饭后能洗碗又能送我们去车站——可见喝酒并没有影响她的清醒程度。从她家回来后,我们宣传了她的酒量,为此事她还扬言要和我们对簿公堂还她形象,告我们陷害、逼迫她违反陈氏第五条家规有罪,还好本人近来也学了一点法律知识,并有其他二人作证壮胆,打这个官司并不怕她,否则凭她这个法庭世家的威望,老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
     经过以上事例证明,班上有部分女生真的在酒桌上畏我如虎狼,为改变这种现状,本人也宣布钟氏规章:
     1.未逢重大节日,不与同班同学喝酒。
     2.与女生干杯只喝可乐。
     3.给我敬酒的,必须与我喝同等数量。
     以上规章自公布之日开始执行。

公布地点:310宿舍3号床
公布时间:1999.12.10晚12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