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二年】

漠河

     不经意间,大学生活已过二年。生命的年轮在我的身上留下了几许无从抹去的痕迹。今夜,风清月明,银光如水,洗涤人间尘垢。我洗净肉身,凝神思索,两年来的风雨波折如细流于心灵深处浅浅而过......
     我怀着最美好的希冀步入大学校门;而大学以一种完全不同的面目出现在我的眼前。
     陈旧的校园,乏味的课堂,众多的规矩,陌生的人群,孤独的自己----所有的这一切将我曾设想的大学梦境敲击地粉碎----为什么这个被称作象牙塔的地方,是如此地令人失望?而我,又是为什么而来?未来的岁月会是怎样?这里能为我构筑实现理想的基石么?
     初入大学的我无法解答这些问题,更无法摆脱这些问题。唯一的方法是:睁大一双迷茫的眼睛,类似傻瓜一般地审视自己的和周围种种古怪的存在。
     我思念我的女孩,思念以前的朋友,珍惜一切可以引起回忆的物品。我试图将自己的内心封闭----以为这样或许才不会失去自己。我无奈地置身这个并不适应的环境,以最大的努力保持自己情绪的稳定,显示自己的“坚强”。我沉浸于往事,沉浸于理想,如痴如迷,如醉如梦,不愿醒转。而我的内心深处十分明白:我已失去了方向;我不知道怎么去走今后的路;我需要外部力量的帮助,哪怕是痛苦的刺激。我睁大一双迷茫的眼睛,等待命运的拯救。
     在迷茫无助中徘徊了一个学期之后,痛苦的刺激真的来了。来得悄无声息,来得如在云层中滚动的惊雷般狂暴。
     和我相依相伴三年的女孩,我曾以为今生可以与我永在的女孩,在一个下完雪的午后,平静地对我说:“我们,分手吧!”----我们,分手吧?雪映射着苍白的阳光,我和她在光影中摇晃,勾勒着错乱与纯清的画面。我一时间感到某种虚脱与无力,发觉想追逐她的双腿竟是这般的软弱,无法移动。在一种突遭乱枪扫射而失去知觉的状态中,我蹒跚地回到了可以给我稍许安慰的家中。
     在这个永生无法忘记的冬天里,在家中的一间空洞的房间里就,我面对一面冷冰冰的墙,反思了过去的三年,反思了最近的一年,反思了这个冬天。“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落尘埃?”佛家经典救了我失落的灵魂。但我不了佛教徒。痛苦中的我需要的只是一剂快速止疼药----而佛经无疑是这良方奇药。可是,对于在痛苦中缓缓走回现实的我而言,更需要的是找到一种指引人生的真理,佛经能成为这种真理么?显然不能。至少,我还达不到无我无相无色的境地。
     我该选择什么呢?
     直到我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名预备党员之前的几个月,我们在时隐时现的痛苦中挣扎。
     在几个连续不断的夜晚里----不论刮风还是下雨----我一个人独自在校园闲逛。没有目的,没有方向,没有时间限制。只有一股冲动----走,走,不停地走!我就在这样奇怪地走着,走在校园短短而又长长的路上,身后是一排凌乱的足印和没有泪水的哭泣声。嘿,这黑沉沉的夜呵,你要在我的心头笼罩到几时?
     这是一段寂寞,彷徨,痛苦的日子----情感的凶涛恶浪几乎要将我吞没。而我所领导的团支部却蒸蒸日上,开始显示她的迷人之处。是我平日用以掩饰自己痛苦的“开怀大笑”,外表的“坚强”,起到了点滴的作用了么?也许,这是上苍赐予我的某种慰籍吧?是否还有鼓励我在留下一排凌乱的足印之后,走出一片坦途的意味呢? 当我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对我的那些可爱的同学,对我那可爱的班长,心中不禁充满了谢意。还是他们,使我有了希望的勇气。
     从上海散心归来的时候,广袤的农村正在收获整个春天的希望与夏天的猜测。
     黄浦江边生活着的那群人和他们勾勒着的宏伟蓝图,激励着重新回到课桌边的我。
     那是与我们八闽大地多么不同的世界!四通八达的交通,装得几十万顾客的商场,一个县抵得上我们一个地区的存款额,全新的观念......
     我的视野在一瞬间宽广了许多许多,一种曾经坐井观天的感觉触动了我埋藏于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的梦想。----振兴家园!我那远远落于时代后头的老家阿,我该站在你最高的山尖上,飞翔!
     当我为自己的梦想的归来而兴奋不已的时候,一个阳光灿烂的秋天被我捕获:奖学金,优干,入党......那是我充满信心的一个学期,实现心中梦想的愿望日甚一日。
     然而快乐的日子往往转眼就会过去;困难的日子则会在快乐的日子中滋生,最终让你品尝人生的真谛。 大二下学期,这可怕的日子----带着英语四级的魔咒----终于来了!从此,在一百五十多个日日夜夜里缠绕着我,让我食不知味,夜不成眠。结果却是----No Pass ! My God ! Oh Dear !
     我虽然没有掩面倒下,却也真正地伤心了一回。老子说: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人生总是有所得必有所失。可是,想想自己的梦想,想想自己的未来,为什么不看得远些呢?再拼一次,让我们为自己加油!
     如此断断续续,写写停停,不觉已是深夜两点。大学二年,就这样过去了----不论伤痛也罢,欢愉也罢,人生再不可能重去经历那一段曾经往事了。亚圣孟夫子说得好:“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现在,或许前途未卜,但是,在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预知自己的未来呢?
     天上的明月好生皎洁,也许,她会赞同----
     我们年青,所以我们富有;
     我们希望,所以我们不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