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静默的原野】

张向华

     在这静默的原野
     不知不觉
     黑夜就这样开始
     看呐
     最后的湛蓝已然逝去

     已然逝去
     氤氲里不可捉摸
     只把静默的背影给我
     那古老的村庄

     家乡的麦地呀
     也只是静默
     裹尸布般地沉眠
     不再放歌
     一片苍白

     一双等待收割的手
     在苍白里冰冷
     只想悄悄拨动心弦
     低低地吟唱
     在这静默的原野

     仿佛微光滲进长长的黑巷
     青石板个个打起激灵,复活

     呵!
     只是
     莫名的小溪
     早把夕阳的残光流走
     苍凉的风里
     终于没能听见丰收的消息
     在这静默的原野……

潘新和教授评语:
     向华的诗,从文字层面看谈不上美,他一向是以义取胜的。
     由静默、黑夜、苍白等反复渲染的意象,构成了全诗的基调,使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浪漫的夕阳》中的“但我徒然追赶已离去的上帝;/不可阻挡的黑夜建立了统治……”,也会使人联想起英国象征派画家瓦茨的画:《希望》;加上“莫名的小溪/早把夕阳的残光流走/苍凉的风里/终于没能听见丰收的消息”,这些意象的组合,似乎共同表达了本该收获的希望的衰亡,和诗人的抗争与无奈。——可是误读?
     我想,向华要是活到40岁,不知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老得过他。

感谢《南冠草》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