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的心声】

郭丹(教授)

     基地班的刊物,定名为《南冠草》,当它创刊之时,我就看到了。初见这一刊名,颇有一点悲壮的感觉,因为它令我想起明末少年作家夏完淳和他被捕后在狱中所写的诗集《南冠草》。夏完淳在狱中被害,为国死节时才十六岁。而我们基地班的同学都已超过了这个年龄。不过,就学习少年英雄激情创作、报效国家这一点来说,刊名不仅切合,也更令人钦佩同学们的志气。
     文科基地班的同学勤奋好学,这在校内是有目共睹的,也常被传为美谈。长安山下,清华路上,常可以发现基地班的同学在涵咏诗文,谈论学术,交流心得,畅想未来。他们的思考,他们的心声,已经有不少刊登在《南冠草》──他们自己开垦的这一片精神家园之上。同学们年轻气盛,思维敏锐,敢于坦露自己的心声。他们的习作尽管还略显稚嫩,但都是真性情、真感情的流露。可谓“独抒性灵,不拘格套”。就这一期的文章来看,不少作品中,洋溢着时代的气息,跃动着一股灵气,也反映着作者在艺术上的追求。我国现代文学领域的大师中,有不少人是从创作开始步入文坛,而后又成为学术大师的。可见创作的练习是非常重要的,同学们的路子是对的。
     有的老师感觉《南冠草》上的评论文章和科研论文少些。这一期也是如此。基地班的同学要打好扎实的科研基础,学习写好科研论文,这是基地班人才培养目标的要求。创作需要激情,研究需要冷静。但二者亦相辅相成。这一期上的二三篇科研论文就写得不错。不论是对《雷雨》悲剧精神的揭示,还是对昆德拉的质询,都透露着理论上的厚重和领会作品的悟性。我历来认为科学研究和写科研论文也要靠悟性和灵感。悟性来源于长期的读书积累,灵感来源于思维的激活。“积学以储宝,酌理以富才,研阅以穷照,驯致以怿辞”(《文心雕龙》)。要多读多写,来培养自己的悟性和灵感。最近基地班同学报出的参加科讨会的论文目录,就有不少好苗子。经过琢磨加工,是可以成为《南冠草》的特色与辉煌。
     祝愿《南冠草》茁壮成长,越办越好。
《南冠草》编辑名单:
     林涌(主编)、林分份、黄文娟、赵惠阳、严洁凡、张向华、陈斯璐、杨艳。

感谢《南冠草》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