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园之恋】

(北京大学)李萍

     到勺园荷花再次吐蕊斗艳之际,我们,曾经同窗共读过四个春秋的战友们,就该分道扬镳,各奔前程了。在未来的匆匆离别时刻,不知你,我的老同学,涌动在你心头的会是哪一种潮?是不是关于燕园生活的轻松温馨的回忆?是不是对于北大四年的刻骨铭心的怀念?
     私下里认为自己属于比较幸福的一种,因为要上研的缘故,可以赖在北大再续三年的旧 梦,许多人问我为什么选择上研,我总以冠冕堂皇的“继续深造”搪塞过去,心底里却在窃 笑自己的私心杂念:实在是因为舍不得离开这方土地啊!
     犹记四年前刚踏进北大的那一天。午后的太阳斜斜地照着路旁的杨树,地上飞舞着万千个斑驳动人的光影;负责接待的老师笑容可掬,言谈亲切,高年级的同学为我们跑东跑西,穿梭不停。眼前的北大是一个宁静、祥和、清凉、淳朴的世外桃源。呆久了,“桃源”的感觉逐渐淡下来,感觉北大更像一粒纯洁晶莹的水晶,每一束光线的通过,都会带给你前所未有的惊喜。
     也许是北大人太浪漫的原因吧,春天总是笑语吟吟地飞来,似乎是一夜之间,出得楼门,竟发现楼前的丁香树上已缀满了娇嫩欲滴的蓓蕾,静园那一地枯黄的衰草间也零星地探出了几棵小草的脑袋,那样怯怯的,柔弱无骨的嫩绿,实在是我见犹怜。未名湖边,花枝招展的桃儿、杏儿引皱了一池春水,婀娜多姿的垂柳笼罩着似怨似嗔的淡淡青烟。还有三教旁边几株浓得化不开的榆叶梅,道路两侧迎风招展的黄的连翘、粉的桃花……每一抹新绿的崭现,每一个生命的绽放,都会引起我饱含喜悦的惊呼。
     夏日的北京酷热难当,而绿意荡漾的树木和微波粼粼的一泓碧水却为燕园平添了几丝凉意。夕阳西下,晚风乍起时,未名湖便成为人们乘凉休憩的黄金地段。长椅上,石船上,凉亭边,或坐或躺,或仰或卧,或窃窃私语,或闭目养神,夹带着湿润水气的凉风轻柔地拂过脸庞,点点繁星在夜空上调皮地眨着眼睛。大一那年的暑假在北京郊区实习,经过一天又累又热的奔波,晚间的未名湖便成为我们幸福快乐的天堂。摸田螺,捉萤火虫,讲鬼故事,一个只有在北大才会有的青年时代的童话。
     不过,我最偏爱的还是金秋的燕园。秋风瑟瑟舞起时,更是为往日宁静的北大增添了几分肃穆而清丽的色彩。不必说未名湖北岸那鲜红欲燃的黄栌,不必说在秋阳的照射下愈发平静的水面,不必说静园草坪那松松软软的草垫散发出令人心醉的秋天的气息,也不必说28楼 与29楼之间那银杏树的黄色宫殿因一串风铃的伴奏更多了几分妩媚……单是俄文楼至北阁间小小的一片园子,便蕴含着无穷的韵味:秋虫低低地吟唱,乱红伴秋歌飞旋,蓝天白云在枝头隐现,老人在安祥地练着太极拳,一切都是如此静谧,如此和谐。
     等梧桐树上最后一片叶子飘然而落,冬天也接踵而至了。这里的冬因为有了这样一群朝气蓬勃的人,变得温馨浪漫起来。还是下场雪吧!看处处银装素裹,分外妖娆,人的心情也 格外透亮起来。未名湖上,宿舍楼前,体育场上,到处是欢乐的笑脸。堆雪人,打雪仗,拍雪景,大声尖叫,翻个跟头,随便你干什么吧,都不会有人笑你。到元旦之夜,未名湖更是一个狂欢的海洋。点点烛光闪烁在夜色中,映红每一张青春的脸;录音机里放着奔放的节奏 ,悠远的钟声正穿越时光的隧道。无数的人伸出手,无数的人拉起手,越来越大的人圈在跑、在跳、在喊、在笑。他们在尽情享受着未名湖的恩赐,也在用自己的热情和欢乐回报着冬天的燕园。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熏陶在如此钟灵毓秀、变幻多姿的校园中的人自然也非等闲。图书馆里,商店里,你可千万不要小瞧了那些衣着简朴、步履蹒跚的老年人,一不小心就是教授、博导,甚至院士。也别看那些两身衣服就打发一年的同学,他们的辉煌说出来会吓你一跳呢!
     我选择了继续留在北大,并为我的选择而感到幸福。

感谢《南方》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