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钩】

吴晓春

     静寂的夜弥漫着整个校园,图书馆前桂花的香味儿甜柔地飘散着,疲惫但充实的我走在了回宿舍的校道上,已经没有负罪的感觉了,多久了……多久不曾有的充实在这夜中漫延。我仿佛又回到了那懵懵懂懂的大一,记忆中只漏下了一片宁静与吉它声了。
     月,似一把镰刀,收割着两年来的点点滴滴,我记起了第一次与舍友红了脸,第一次在外过中秋,记得了那似有无的故事,记起了……。日子在吉它声中往回翻去,有些只是飞逝而过,有的却分外鲜明地印在脑际,珍贵也难免带着遗憾,也许是人的通病吧!我们对于伤痛往往是记得最深刻的,这大概就如一本书所说:“正是因为苦难,所以我才留恋生活”。
     但真正的超脱者是可以欣赏苦难与遗憾的,可他们并不甘愿在苦难中生活,他们只是学会了收藏遗憾,然后把最光明的希望抹上额角,并大声地向大地宣告,我要给自己重新命名。在学生街的人流中,我曾见过这样一幅画面,七八个瞎眼的老人手牵着手,紧紧地握住彼此,在一个八九岁小女孩的带领下在拥挤的人流中穿行,岁月早已爬满了他们的白发,苦难早已攻占了他们的双眼,但他们脸上却分明有一种平和与宁静不断地向我涌来,让我至今不能忘怀,仿佛他们早已把黑暗当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并开始欣赏起这种苦难了。
     记得一个忘年交的老朋友曾告诉我,经历了许多事之后,你将平静地发现正是苦难让你真正长大。虽然这平静之前也有蝴蝶的尖叫,也有百合的眼泪,但一切终将过去,生活原本就该平平静静。当然,我终究有一天也会老去,但此时的我却不能真正懂得白发老奶奶步履的蹒跚,不能透悟提着鸟笼逛街的大爷哼的小曲……但我却记住了一位哲人的一句话:朋友,请勇敢走下去吧!因为每条路上都将会有风景。
     风轻轻扬起了我的衣角,一串串古筝的高山流水拨弄了我的心情,在那远古的琴音中,我不禁轻吟出“声声切切道古音,古楼莹光满秋心。哀怨断肠故人吟,不知如今为谁听?”叹,自古知音已是难寻……不必强求。在昏黄路灯下,我静观着这古老青石楼透出的丝丝典雅,忽地一句禅语落入了胸际“雁过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
     此时,雁过了,但却是有声的……
     夜,静静的,迎春花在月光中合起了花瓣,默默地等待明天的阳光。我悠悠地漫步于校园,孤独却并不感伤。花一样的年纪啊,有着花一样的梦。

感谢《南方》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