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回忆】

林涌

     细心的你,此刻会觉察到脸际不时有轻微的热气拂来,这热气中似乎含着不可名状的幽香。到了盛夏,这热气就会酿成热浪扑天盖地向你压来。你走进一片石墙的阴影中,你的身心会顿觉清凉下来,而且奇怪的是,你会觉得石墙上间或的青苔苍翠欲滴。这时候,你会叹服中国汉字的无比奇妙,“欲滴”二字竟将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描摹出来了。
     空气中有隐隐的热流在浮动,但它不像盛夏的空气使你燥闷难忍,而是款款的,柔柔的触拥你,让你回忆起童年时母亲怀抱的温热。夜幕似乎也降得迟了,太阳下山不久,仍然有桔黄的霞光映照着,将四围幻成一个金灿烂的世界。你偶尔会听到浓密的竹丛中传来两声不知名虫子的鸣叫,但它毕竟不成气候,寂寞地叫几声后也就偃旗息鼓了。但就是这两三声嘶叫让你意识到夏日不可阻挡地来临犹如山外的马啼声,越来越急,越来越近。
     这时,你记忆的匣会随之打开:沉闷的午后雷声,吞没一切的倾盆大雨,阳光下绿得令人头晕目眩的草木。你回忆起盛夏的黄昏,你坐在阳台上,拼命地挥着蒲扇,望着远处血红的残阳,寻不见一丝风儿。空气似乎凝固了,你简直可以闻到热辣辣的空气中含着火药味儿。稍一转动,黄豆般的汗珠就会密密地排上你的额。巷子外汽车喇叭肆无忌惮地嘶吼着,下班的人们死命地打着车铃,又夹杂着小贩高声叫卖的声音。在这一片声音的海洋里,你感觉仿佛挣扎在一锅鼎沸的热粥里,无由地想抓起眼前的什么东西狠摔在地上。
     淡黄的月牙儿不情愿地磨蹭到山顶上,一切终于安静了下来。屋外依然嘶叫的蝉声反给夏夜添了几分安谧。也终于有了几丝风,室内的温度骤然下降。淡淡的月光将窗外几棵竹子绰约的倩影投到屋内的地板上,细风过处,水藻交横般的竹影无声无息地快乐地舞。看着变幻的竹影,你身上有了几丝凉意。披件衬衫,静静地坐在竹椅上,一股遗世独立的况味慢慢地笼罩了下来。这时候,夜似乎更静了。

感谢《南方》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