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母校的树】

(厦门大学)堂也

     记得有一年暑假,台风袭击厦门。台风过后,厦大校园一片狼藉道路上到处是枯枝败叶。 一种叫“银桦”的老树受损最大,那些既长着绿叶又有些枯死的枝桠被台风折断,参差杂乱地横在树下。在“三家村”,一棵银桦被连根拔起。
     厦大校园里,这种树要算最古老的了。主干挺拨笔直,长到了五六层楼高,树叶不再茂盛也不齐整,树皮粗糙有些脱落。每天夏天细碎的褐色小花会飘落一地,让人们知道它还在顽强的生长。从旧校门到凌云楼,这种树站了一路。在树下行走,那些稀疏的枝叶在海风的吹拂下哗哗作响的声音让人感到这座学校历史的悠长。而那次台风“摧枯拉朽”所遗下的情景,多少让人尝到了岁月无情的滋味。
     我想,一个学校能完整的留存下来并能勾起人们回忆的东西恐怕少不了这些不能言说的树木。在厦大,陈嘉庚建校时那些中西合璧的楼房,凌峰山下鲁迅曾合影过的坟墓固然会令人隐隐约约地听到这座学府在历史中行走的脚步声。但是,那些饱含沧桑的“银桦”树,那些每到临近学生毕业离校就盛开大片大片腥红花朵的凤凰树,还有满校园的枝繁叶茂的芒果树等 等,它们也同样凝聚了每一代学生对学校最形象的记忆。
     从鲁迅石像往凌峰去要经过一条“林荫大道”,也许那是所有厦大人都难以忘怀的地方。这条几百米长的柏油路,路两旁高耸的“银桦”、虬枝盘曲的凤凰树、还有一些类似灌木丛的树和竹子,整个就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天然绿色帐篷把路给罩住了。夏日的中午,或者是晚上,从图书馆回宿舍,我们常常绕到那条路上,去感受那一路的清新和荫凉。
     前不久,我去厦大送几位就要离校北去的学友。一进校门,就发现原职工俱乐部前面的一排硕大的芒果树不见了,代替的是一幢颇有气派然而让人感到陌生的楼房。我不由想起一则在学生间流传的故事:一次芒果成熟时,几个博士生路经树下,竟生摘而食之的念头。商量之后,师弟上树,师兄“放风”。不巧,年老的导师飘然而至,一看树下站着自己的学生,立即拿出刚想到的一个题目展开讨论,苦了树上的那位学生,夹在树枝间坚持到他们漫长的讨论完毕。这则因树而生的故事随着那些芒果树的消失不知道还会不会流传下去。
     接着就是听到“林荫大道”即将从厦大消失的消息。听说,一个主楼高达20层的楼群几年后将在芙蓉湖边建成。林荫大道的位置以后将修整成一个广场。我迫不及待地要去看看昔日那条让人留连忘返的去处,那是个也许我能酝酿出一些“人去路空”的感慨的地方。

感谢《南方》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