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并成长着】

(福州师专)郑燕鸿

     生理学告诉我们,人在长大过程中会感觉到骨骼拔节的疼痛。很多时候我都在想,人走向成熟是否也必然要经历心理上的“成长痛”呢?
     记得初三那年,以叛逆为出发点将自己置于“催化”的成长轨道,生命由此断层。罢课游行、谈判,作鸟兽散。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同窗好友一个个义无反顾悲壮地跳入社会这个叵测的大海里。“残酒亿荆高,燕赵悲歌事未消”,就在那个风萧萧的季节我像个懦弱而上了贼船的逃兵,在父母老师的押送下向着前方不可知的风景颠簸而去。我的行李装着迷惘,我的船桨涂着迷离。那罢课的余波仍不时地作用于我。不安份的灵魂早已囚禁不住,出窍、游荡,在一个我还捉摸不透的世界。
     世界实在是很热闹很精彩,热闹精彩得离我那么远——海市蜃楼多美!可我依然在沙漠中跋涉。
     踉踉跄跄地进入高中,一个人立脚不稳就跌倒了。索性就此躺着吧。人来人往,人悲人喜,很让我过足了旁观者的瘾,同时也饱尝了被遗忘的落寞。当然,那可敬的年段长还会在我迟到早退或旷课旷考时记起我,请至办公室一番声色俱厉或一番苦口婆心,直至我俯首称臣,奋笔疾书(写检讨)才作罢。回想起来,我保证了什么呢?保证循规蹈矩哪怕只是行尸走肉?保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哪怕感觉变得迟钝甚至失去?成长啊成长,那丝丝拔节的疼痛只能自斟自饮,无有代者。
     “孤独是知识达到崇高境界的一种状态。”
     “孤独是种超出了平庸与俗气的美学境界。”
     我想我们都犯了逻辑上的错误:鹤立鸡群是孤独,但孤独的并非都是鹤。那些极力推崇孤独的人大概是热闹烦了吧,饱食山珍海味之后一碟家常淡菜也被推为最佳滋味。和声的多寡不应成为衡量曲子高低的标准。同样,孤独也只是人的一种精神状态或一段情感历程罢了。至于为何孤独,又从中得到了什么只有自己清楚。
     本以为从高考考场上走出的“衣上征尘杂血痕”的我会痛哭一场,借以告别浑噩挣扎的三年结束风筝一般的感情。谁知许久许久我都平静得异样,仿若毫无生气的落叶模糊了脉络失去了神经麻木了感觉——我该用怎样的阳光怎样的空气去拯救枯黄的生命?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情。
     沉默,孤独。
     罗素说,唯寂寞才会产生果实。也许,成熟果实的结出也需孤寂的浇灌吧。在孤独中从悄然逝去的日子要一些前进的力量和成长所需的养伤。“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回忆或许有伤,但破茧成蝶之前的蜕变哪有不痛的?
     把自己种在土里后,便开始品尝生长的味道。
     破土时的喘息,绽芽时的痛苦,开花时的欢快,满足生长的欲望。
     再累的季节,欲望不累。不知疲惫的生长会失去知觉。
     等到落果的时候,才想起品尝的韵味。
     后记:生活是什么?我一直思索着,也一直生活着。“逝者如斯夫!”孔子殷殷劝诫。可我只有翻阅往事才能感觉到自己活过,那么真实那么自然。于是,每每在闲暇孤独时无助时一杯接一杯地啜饮着发酵的往事,直到烂醉如泥。醒来,我,还是我。

感谢《南方》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