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

车沂


     这天,我在海边散步。天好极了,没了底。
     突然,一阵风贴着海面刮过来,夹着腥腥的海气,有几滴水雾喷到我脸上,怪清凉的。
     我感觉有东西钻进我的衣袖,有硬硬的东西抵住皮肤,我低头一看,衬衫衣袖处湿了一片,有小处的隆起。
     我甩了甩手,一个黑色的物体从空中落到沙滩上,是一只虾。
     我看是一只虾,就想离开。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它还会跳进我的衣领,并且不出来。
     真是怪事。
     我挺直脖子,松开衣领,它从我背上滑下,触过我的肌肤,我不禁打了哆嗦。
     我决定快点走开,其实我喜欢吃虾,我真想把它捉回去让妻煮了吃。但此时,我想快点走开,我不想伤害它。
     “求求你,先生,带我回家吧!”
     似乎有人在说话。我环顾四周,没有边际的大海连同沙滩只有我一人。对了,还有一只虾。
     “是谁在说话?”我的声音很大,飘得很远,透着一丝紧张。
     “是我。”
     我看见被我抖落在地的虾弓着身子,跪在沙子上。它的样子真怪。
     “怪了,”我心里想,“虾也会说话?”但我很镇定地盯着它。
     “求求你,先生,带我回家吧!”它继续求着我。好像非让我煮了它吃不可。
     “回家?你的家应该在这啊,”我用手指了指大海,“这才是你家。”
     “不,回你家。”它好像早就认识我,并且知道我家似的。
     我虽收容过一条小狗,一条小鱼,两只小猫,但从没收容过虾。但我也确实想知道它要去我家干吗。让我吃掉?
     我于是腾出衬衫口袋。它一缩腰,腾地一下就钻了进来,在“才子”商标底下稳坐着。
     妻未等我进门,就向我抱怨说:“你的那条鱼今天不知怎的,闹了大半天,几次跳出鱼罐,如果不是我早发现,可能已经干死了!”
     又有怪事了,我想。
     迈进客厅,我一眼就发现我那天从市场上收容过来的小鱼正在翻缸倒水。噗地一声,它又跳出来了。
     我正想去救它,不料下巴被一撞了一下。原来那虾猛地跳了出来,落到鱼的那边。我惊呆了。
     我平生从未见过鱼与虾这么新热再一起的情景。它们似乎在拥抱,在亲吻,在……
     妻也惊呆了。
     许久,那虾又说话了,它说,今天是情人节。
     它的声音很兴奋,满腔喜色。

感谢《南方》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