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故事】

郑振华

     这是一只灰黑相间的猫,瘦小的身子似乎只一阵轻风就可以把它吹倒,但一跑起来就会发现它快似闪电,一晃不见了。
     小猫一出生就目睹了它的母亲——一只黄白色母猫的痛苦和失意。自从主人搬了新家之后,原本是捕鼠高手的母猫失去了用武之地,整天郁郁寡欢。主人也开始对它不满起来,经常喝斥甚至责打它。母猫终于有一天出走了,不知所踪,留下了这只瘦弱的小猫。
     小猫本就胆小,自从母猫失踪后,它更是对周围的一切都心怀恐惧,常常四处躲避看主人。主人对失去用途的小猫的这种如游鼠般四处逃窜的行为更是厌恶,经常不给它饭吃,甚至把它的窝挪到屋外,不准它晚上睡在房子里。可怜的小猫总是饥肠辘辘的,但没有人会理会它由于饥饿而发出的悲鸣,主人总是不耐烦地驱赶它。
     现在,小猫又觉得饿了,它悄悄地走近主人,“喵喵”地缠着主人,诉说自己的饥饿——它没有注意到主人由于工作上受到挫折而显得抑郁的脸——作为一只猫,它也不可能知道主人为什么不高兴。它只一味地想引起主人的注意——给它喂食的时间到了。主人很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示意它走开。但可怜的猫仍旧叫个不停,主人恼了,用他的大黑皮鞋狠狠地踹了它一脚:“滚开,你这只死猫,烦死了,给我滚到一边去。”小猫觉得它的腹部一阵疼痛,忍不住呻吟起来,主人站了起来,大步走了过来,又给了它一脚。那漆黑的皮鞋似乎慢慢地变大了,象一座小山向它压了过来,它感到一种绝望和恐惧,求生的欲望使它挣扎地让了起来,踉跄地逃走了。
     它静静地在它的窝里躺了很久,身上似乎不疼了,但饥饿的感觉却越来越明显。它开始烦躁起来,决定四处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些吃的东西。
     一股若有若无的鱼的香味飘了过来,引起它的肚子的强烈共鸣,它使劲地嗅了嗅,顺着香源跑到了厨房门口,灶台上赫然放着一碗鱼,香味正是从那发出来的,它兴奋地瞪大了眼睛——它吃过这种鱼。那次晚饭前它跳上了主人的饭桌,一眼就瞥见了这种鱼的鱼头高高地翘起,还没等它再瞧个清楚,主人蒲扇般的大手就把它扫下了桌。它恋恋不舍地绕着桌脚兜圈子,嚼着主人丢下的鱼骨头。忽然一块鱼肉掉了下来——那是小主人不小心挟落的。小主人一声不响地用脚尖把鱼踢到它跟前,它兴奋地“呜呜”直叫,那块鱼肉的鲜美味道令它终身难忘。
     现在,那碗鱼就在它眼前,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它忍不住吞了口唾液,这诱惑实在太大了,加之不争气的肚子“咕咕”地叫着,它实在想吃那条鱼,但却没有勇气。它就一直盯着那碗鱼痴痴地看着,舍不得离去。
     “主人似乎把鱼忘了,怎么这么久还没来拿,”它对自己说,“或许我可以偷偷地吃一口”。它就这样迟疑着爬上了灶台,慢慢地靠近那碗鱼。它急速地向门口扫了一眼,发现没人才迅速地咬了一口,那鱼肉似乎特别滑嫩,一下子就被吞进了肚子,它觉得自己似乎没吃,忍不住又咬了一口,一边警惕地张望了一下——四处都是静悄悄的。它的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欲望,它飞快地叼起那尾鱼,敏捷地跳下灶台,慌慌张张地逃走了——它一点都没有注意到那光亮可鉴的磁砖铺设的灶台上早已留下了它的足迹,它兴奋得只顾着把鱼叼回窝里慢慢地品尝。
     小猫刚吞下最后一口鱼,满意地伸了伸懒腰,忽然听见厨房里传来了一声尖叫,接着主人的房子似乎整个都晃动起来了,嘈杂的人声让它觉得似乎世界末日来临了,它正怕得发抖时,发现主人怨气冲冲地拿着一把大扫帚过来了。那令它畏惧的皮鞋迅速地晃到了它的眼前。它吓得赶紧跳上了一个草垛,但主人手上的扫帚毫不留情地向它罩了过来,一下子将它扫落在地,它还没来得及翻身逃走,扫帚已如雨点般密集地打在它身上。它只觉主人的怒斥声似乎越来越遥远,身子却如散了架一般,它渐渐失去了知觉……
     冬日的冰冷刺骨的朔风把它凉醒了,身上的伤口被风得如同刀割般地疼痛,这痛楚使它想起了刚才发生的那可怕的一幕。它似乎又看到了主人那愤怒的脸,那高举的扫帚,它全身颤抖起来,挣扎着试图逃走,这才发现自己的脖子被绳子栓住了,绳子的另一端是系在一扇木板拼凑着钉成的栅栏门边,它恼怒地拔着它的脑袋,尝试着脱离绳子的束缚,但一点用处都没有,身上的伤口反而被震裂了,一阵剧烈的疼痛感袭上了它的心头。它开始顺着门板慢慢往上爬,用它的爪子紧紧地揪住门板;把身子弓起来,静静地蹲在上面看着夜色深沉的天幕,绿幽幽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天上没有月亮,黑沉沉的天际边镶嵌着几颗星星,如同跳耀着的鬼火,诡秘地眨着眼睛;寒风吹过树梢,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像一群鬼魅在发出窃窃的嬉笑声。它有一种想逃的感觉,这感觉紧紧地搜住了它,使它瑟瑟发抖。它忘了自己在门板的顶上,巨大的恐惧笼罩着它,它拼命地挣扎着,猫爪子在门板上刻下了道道痕迹。它害怕得想叫出声来,但微弱的声音立即被呼啸着的朔风所掩盖。它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它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挣扎着的腿开始逐渐软了下来……
     天明时,主人发现了这只吊死在门板上面的猫的硬梆梆的尸体,不禁叫出声来。主人全家都跑了出来,小猫死得那么凄惨、那么悲凉,令小主人不敢正视。农村中有一种说法是猫死后要吊在树上以免它变成猫精,但主人们一点也不理解这奇怪的猫为什么自己吊死了,他们开始怀念起它的好处,但它再也不能听见了。它的尸体被胆大的男主人扔掉了,剩下门板上的猎爪抓出的痕迹,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感谢《南方》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