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心得】

晨静

(一)

     很久很久以前,在碧绿广阔的苏格兰草原上,生活着一个天使般美丽的牧羊女。一天,平静的草原上突然掀起一阵欢快的马蹄声,接着一位年轻英俊的骑士骑着一匹高大的骏马从草原的尽头奔驰而来……后来,英俊的骑士和美丽的牧羊女深深地相爱了。再后来,牧羊女才知道这位高大英俊的骑士竟是尊贵的苏格兰王子……
     雨睛看这个故事的时候,已是一个二十六岁即将硕士毕业的大姑娘了。尽管年轻的时候也曾怀着一颗公主的心在内心里激烈地预演着这样美丽的梦,但梦想毕竟只是一个五彩缤纷的梦。一旦褪色,所有缤纷的遐想都会面目全非,溃不成军。至少现在,雨睛是这么觉得。这几年的感情生活,使她对于这样美丽的爱情童话早已不再憧憬和渴望了。现在她懂得,美丽的爱情童话只是一段为满足他人精神向往而作的虚拟誉写的人生,而自己已经活过来的那一段,充其量只能算作一篇粗劣不堪的草稿而已。
     人就是这么奇怪,即使在我们的一般生活中,一切几乎没有发生多大改变,但在精神情绪上,我们却能感觉到巨大的差别。要是早几年,雨睛是决不会轻易放弃有关爱情的任何遐想的。那时的她,刚刚站在生活的起点上,怀着向往怀着忐忑,用自己青春的梦想勾勒着未来的生活,生活也因此被自己年轻的梦想渲染成缤纷的色彩。然而一步一步走下去,她才彻底地发现:生活路上的风景,其实并没有传说中的漪旋,也没有预料中的奇崛。有的只是日复一日的平静,日复一日的平淡。也就在这样一个又一个重重叠叠的平常里,自己对生活对未来曾经所拥有的那份勇气和梦想才会被一点一滴地消蚀殆尽,终而褪色,面目全非。
     一个人一旦失去勇气和梦想,不再去关注优秀,那么自己也就会真的平庸起来。对于雨睛来讲,钱伟明算不算优秀?雨睛自己也不太清楚。除了不高大也不英俊外,外表上倒还凑和着。雨睛现在是不打算以貌取人的,她相信“佛靠金装,人靠衣装”,男人只要稍微用“金利来”、“雅戈尔”点缀一下,也会马上让你另眼相待。所以,钱伟明看起来倒是挺顺眼的。至于那一开口就透露出来的俗气是无论如何用“金利来”也掩饰不了的。不过他还有一个不容置疑的优点是值得刮目相看的——那就是他倒是位地地道道的款爷,这一层人造的保护膜倒是给他的外在形象镀上一层光彩夺目的色彩,就像是一块简易粗陋的木桌只要镶上一圈铝合金后,也立即会让你感到熠熠生辉。
     对于钱伟明的俗气,雨睛倒还没有达到不可容忍的地步。别认为学古典文学专业的硕士博士经过陶渊明们的熏陶马上就会变得超然脱俗。雨睛倒是常常嘲笑自己实际上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假如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上分析,雨睛则宁愿相信自己的“本我”当是俗而又俗的;至于“超我”,大概是缘于精神的饥荒而对文学的一种寄托吧。她打小就在生意人的圈子里长大,对于商人身上的这点俗气是耳濡目染的。因此,无论是高雅还是俗气,雨睛都相信自己有能力兼收并蓄。
     至于徐云飞,他看起来倒是比钱伟明更充实一点,至少不会像钱伟明那样,经你一打量,立刻就有一种缩水的感觉。然而他……

(二)

     过了不久,王子的母亲发现了牧羊女的事情,然而她是一个非常专横的王后。她一直希望王子的妻子——未来的王妃理当是一个出身高贵,富有的公主。于是,她不顾王子的再三肯求,阴险地用魔咒困住了美丽的牧羊女,而且发誓这个恶毒的咒语,只有一千年后才可以解除……
     雨睛的父母倒不是那种非常势力的人。纵然在婚姻问题上,一向有“父母是恋爱的最大天敌”的传统说法,然而雨睛在从平时试探父母的口气中人倒没有发觉他们对对方有任何苛刻要求的地方。所以在“门当户对”的说法面前,雨睛的父母要比她所想象的开明得多。
     至于雨睛,她倒不是全盘否定这一说法的。拿她自己来说吧,她从小就生长在“温室”的家庭里,从来未为柴米油盐这类鸡毛蒜皮的琐事犯过愁;倘若有一天,让她也算计着这么些芝麻绿豆的小事情,她可是万万适应不了的。再者,她的兄弟姐妹、朋友、亲戚也都是些挺款的人,以后面子上的应酬是难免的了,而这些又是拿“皇粮”的人难以应付的。因此对于徐云飞,她总是有意无意地和他若即若离。
     徐云飞倒是一个颇有才气的人。他能彻头彻尾地和你高谈阔论一番,并且让你听得无懈可击,绝无漏洞可钻。而钱伟明,则至多只能干瘪瘪地挤出“好”或“不好”,“是”或“不是”。对于爱情,徐云飞是这么形容它的。他说:生命是一项随时可以中止的契约,爱情在最醇美的时候,却可以跨越生死。而钱伟明,哦,他倒是说过这么一句蛮有意思的话。他说:爱情就像一碗香喷喷的速食牛肉面,闻起来比吃起来还香。这是迄今为止,雨睛认为他说过的最精典最富有有生活哲理的一句话。用雨睛的话讲,钱伟明的话是“一言以蔽之”,多少中国的现状浓缩于其中。
     在雨睛看来,现实生活中倒是有一个问题颇值得研究的,那就是:中国人的婚姻到底是靠感情来维持还是靠爱情来维持?可惜,她不是一个社会学家,否则她倒是有几分兴趣对这个问题作进一步的探讨。试想一下,两个婚前只见过几次面甚而至于从未见过面的人都能够在一块老老实实地过一辈子,除了与日俱增的感情外,还有什么?所以,她倒是宁愿相信这样一个结论:中国人的婚姻生活,感情的成分要比爱情的成分多得多。所以人们常说: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这倒是讲得颇有道理。也许是前人经验的高度总结。

(三)

     时光飞速地转过了一千年,王后那个恶毒的魔咒终于被解除了,于是英俊的王子和美丽的牧羊女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有情人终成眷属”,中国大抵是喜欢这样大团圆式的喜剧结局的。这一点,学古典文学专业的雨睛是作过学术论文式的研究调查的。像白娘子与许仙,虽然“曾经沧海难为水”一番,但最后还是美美满满地在一起了。即使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生时纵然不能作比翼鸟儿,死时也到底能化作蝴蝶双双飞了。王子和牧羊女之间的那道魔咒历经千年时间的淘洗也最终灰飞烟灭。所有这些苦难式的爱情童话都最终化作一段段感人肺腑的千古佳话流传下来。所以,雨睛是有充分理由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一说法的。至于她和徐云飞之间或者她和钱伟明之间,她倒是作过“终成眷属式”的设想。但无论是哪一种设想,都会引起她内心深层隐隐的痛楚,仿佛历经一次精神的复活,让她久久也不能得到复原。看来,流传下来的佳话毕竟只是一个个过滤了的令人称心如意的结果。至于有情人之间怎样捍卫爱情的忠贞和为此所遭受的苦难,则早已在时间流水的涤荡中逐渐消磨褪色,只留下一些浅浅淡淡的痕迹。

附录

     爱情心理测验:一所房子,一棵树,一个炉子,一只猫,一只狗和你。(请将它们设置成一幅图画)。
     雨睛当时是这样布局的,她说:
     我有一所宽敞明亮的房子,房子里有一个温暖的大壁炉。房子外面种着一棵树。我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抱着一只狗,另一只手抱着一只猫。
     测验结果提示如下:房子代表财富,树代表靠山,炉子代表温暖,猫代表你的情人,狗是房子的忠实守护者,它代表你的丈夫。
     雨睛细细地想了一下,不禁淡然地笑了笑。

感谢《南方》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