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刊词】

《南方》编辑部

     我知道,当日子如流水般抚摸它颤抖的弦时,夏天会再一次与炽热的阳光在校园里旁若无人地拥吻,凤凰花会再一次燃烧在宁静而优雅的校道旁;在挂满花衣裳和彩裙子的窗外,如花似玉的笑声会再一次与秀气的乌鸦一同立在灰色的屋檐下。我知道,当四十岁的心灵透过三十岁的手去翻开二十岁的相册,我会为往日的月亮而流泪和沉思,但红色的太阳却被那个陌生的女孩藏在了郁郁青青的花篮里,在黑白分明的梦里,我忧郁地望着她在荒野里寂寞地奔跑,如蒲公英一般飞越山川和河流。我知道,在南方的山脚下,曾有一扇窗被访问者反复地打开,在他们或整齐或零乱的足迹中,有一些能够永恒的静心和梦想,即使在岁月之河的彼端,也可以闻到那股淡淡的书香。
     文学还远远不是我们的全部,但至少我知道,“在那一刻,我们曾踏进这条河流。”

感谢《南方》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