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舞者】

FOX

     昨天晚上我和朋友出去吃了那个米线,结果搞的半夜肚子痛,只好去那个离我们寝室很远的bathroom,中间一段很长的走廊,却坏了路灯,地上到处都是积水,散发着刺鼻的霉味,硕大的老鼠在黑暗亮着眼睛。它算是我们楼上唯一还醒着的住客了。我拿一小截蜡烛,微弱的火苗奋力拨开一方黑暗,所到之处,绿眼睛们飞奔而去,踏水之声,惊心动魄。我便进了着一幕恐怖的戏中。
     继续走着,已是深夜3、4点钟了吧---我想。可是我的思想却异常的活跃,先想到一篇小说《桂花香》。好象是郁达夫的吧?或许是徐志摩的,记不大清楚了,然后又有几个无聊的诗人进入我的脑海,这让我感觉很不舒服。肚子愈发疼的厉害了。走的更快一点,那本已很微弱的烛光即刻变的就象中午时猫眯了的眼睛,成为一条绿色的细线了。用手去挡着风,终于救活了一片光,火苗又慢慢地撑出了一点微红色的空间,我停住了……
     我看到火苗的中央有人在跳舞
     我看到爱因斯坦的头发被烧着了
     可是他还在继续跳舞
     不一会儿,人就多起来了。有佛洛伊德在抽一只很白的雪茄;苏格拉底和他的泼妇妻子在打架;约翰.列侬拿着一刻子弹在玩;猫王用一只老式的麦克风在唱好象是“That's all right,mama.”似乎只有哥白尼显得比较安静,或许是应为他脖子上还套着那条绞绳的缘故吧。不过似乎有话要说。于是我把绳子给松了,一句埋葬了几百年的话就从他的口中飘了出来,这声音疯了似的扩散开来了:
     我看到人类在变老
     从牙牙学语到白发苍苍
     无知小孩到无知老人
     人类在变老
     他说:“WATCH THE LAMB……”
     WATCH THE LAMB……
     WATCH THE LAMB……
     WATCH THE LAMB……

感谢 《孤独时代的人》 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