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

FOX

     这个城市今天热的快要爆米花了外面的热浪好象真的要把全都汽化完蛋。热浪不住的揉捏着黑黑的柏油马路把它揉的软软的。从十四层楼上看下去,那些蚂蚁似的小不点工人正在用什么路氯化钙喷洒柏油马路……我想这些工人真是些笨蛋,自己没有汽车却甘愿为别人的车服务。我扭过头去不愿再看,房子里房子里乱的一团糟。我一脚踢开游戏机旁的一本名著,拿起了游戏机玩起了电子游戏这种弱智人玩的东西,我把游戏机的音量开到最大。这种游戏很是刺激,我操作着屏幕上的赛车,把油门开到最大,于是碰倒了路边的许多人,自然也就不能过关了。玩了几个回合还总是输。我便不耐烦了,暴躁了,抓起游戏机仍进了旁边的金鱼缸里。里面那只长期受我虐待的金鱼望了望我又游开了,以前我每次往里边仍东西它都是这样的。我随手拿了一只小包出门了。
     我住在14楼上。下楼不乘电梯是很费事的。可我又不愿乘那鬼东西,于是便决定走下楼去。加上我在楼梯的拐角乱涂乱画一些诸如:“某某在此撒尿一次”之类的时间,待我下到楼底时已是很晚了,天也很黑了。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两旁的商店似乎一到晚上全都疯了:摇滚乐,交响乐,港台情歌都争着往你耳朵里挤,各式各样的美女造型,商品标志不住的向你眨眼……我沿着大街走了几个小时忽然觉的有点饿,才记起我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我便躺到街旁的一只长椅上,想等一两出租出去吃点东西。可是接连几辆出租都呼啸而过,丝毫没有停的意思。妈的!我骂了一声索性开始进入睡眠。旁边走过来一对夫妇,手里挽着一个小女孩,看样子是在散步。小女孩突然挣脱父母的手向我跑了过来:“大哥哥,你是不是饿了,你要吃我的冰激凌吗?” 我看了看她递给我的冰激凌,接了过来:“谢谢你的冰激凌。” 不用谢,妈妈还会、给我买的---”小女孩还要说什么时,她妈妈过来把她抱了起来。他们只看了我一眼就走了。远处我看见他们正在训斥着小女孩,看起来他们很生气了。 我看了看手中的冰激凌随手使劲仍到旁边电话亭的玻璃窗上。我想这个城市真是个鬼地方,我必须离开这里,去广州,然后偷渡去香港,美国……哈哈……我发出了狂笑,狠狠的把来时带的包丢进了垃圾桶里。 第二天早上5点钟时,我被冷醒了。我仍然在那个长椅上。见鬼,我迷迷糊糊的在这里睡了一晚上。肚子饿的更厉害了。前面来了一辆出租,我急忙招手停住。“去哪里?”司机没好气的对我说。我猜想他一定是第5次离婚了,要不怎么会对我这么凶。“师傅,火车站。”我尽量和颜乐色的回答,现在还是不要惹他的好。
     这蠢猪把车开的快要飞起来了,吓的我一路上死死抓住把手不放。妈的!这家伙好象要跟我同归于尽,十五分钟后终于到了火车站。我的衣服已被吓出的汗给弄的湿漉漉的,下了车,我把车门使劲关住,头也不回的向前走了。蠢猪冲上来要车费,我说没有。“小子,玩到老子头上来了,找死你!”我脸上就立刻重重的挨了一下,倒在了地上,我忍住痛,爬起来,朝着他的眼狠很的打了出去,那家伙不防备,挨了这一下子,立刻捂着眼睛叫了起来。那边有警察过来了,这些寄生虫最喜欢这些事了。我掉头飞似的跑向了那辆已经开动的火车。爬车时我不慎伤了胳膊。我强忍住痛,翻身进了一个车厢,里面有一个小男孩机警的站在一个角落里,手里拿着一只小小的刀。我只用了消化一杯中国龙井茶的工夫便制服了他,把他的手和脚绑了起来,为了防止他叫,还特意给他嘴里塞了一块毛巾,他不住的扭动,可那根本无济于事的。我开始疯狂的吃起了他留在桌上的饭。直到我感到很饱了。我才转过头去看他,这时他已是泪流满面了……

感谢 《孤独时代的人》 提供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