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话】

林强

     师大是个缺水的地方。这是我近来的新发现。
     那晚,夜深人静,漆黑的风从走廊上灌进宿舍,说不出的滋味。我独卧床头,望不到辽远,深邃的夜空,只好糊里糊涂呛几口阴风。偶尔还有几声完整的水声流进耳朵,顿觉新鲜,可怜。可怜之余,我还是联想到了地下汩汩长流的清泉声和青山村郭旁涓涓不息的小溪。这给我几许的安慰!至少我还有精神依托。我苦笑:人类的想象力果真神乎其神,就连肮脏的人类排泄物也能联想到自然造化,真是神了。
     夜无言,我苟笑,因为我感到惭愧。然而,此时,我也不必装出面红耳赤的惭愧状,只因为夜黑,没有观众。 从小习惯于在母亲身边戏水欢笑的我,始终忍受不了这阴曹地府般的湿气。说为什么。道是它的冰冷!
     于是,我打开宝贝机,听听满文军的《懂你》。这是我每晚的必修课。
     "你一点点离去,一步一步孤独的背影……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从此不知你心中的苦与乐……"
     每每听到这几句歌词时,我总会油然想起雪夜里老妈那孤独的背影。于是,周围似乎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和深深的自责里,不能自拔。然而,今晚,微胖的满文军歌声显得过于单薄,似乎是独自闯荡于冥冥宇宙中的太空---毫无生命,却又是孤独的旅行者在独奏着人类猥琐的豪情。
     "这可怜的旅行者呀,今晚与我作伴吧!"
     我突然大笑。因为"大二玩深沉"这句精言突然冒出来。我觉得这句精言挺适合我的。嘿!说这句话的人果真是臭皮匠中的诸葛亮!
     夜已深。
     此时,窗外的微风送来的阵阵的风铃声,灵动,透澈。人说风铃是天籁,它传递着天使圣洁的福音。于是,我说,如果有人送我风铃,我让它永不干涸。
     "叮叮…叮叮叮……"这风铃真好听,象水。其实说它是天籁,却是真真实实的物语,也许还是切切的心语。于是,我体会到为什么女孩子总爱送风铃给男孩了。是否就因为它的真呢?
     大个的呼噜响了,像煮沸的水声。现在再想想,师大其实不缺水,它其实有着充裕的水资源哩。只可惜呀……
     不该玩深沉了,因为我该睡觉了。于是,我宣布上面的话都是废话,再加一句,也许还是鬼话。至于什么是鬼,什么是人,什么是仙,我也搞不清楚,还是问问周公吧!

感谢《边缘》授权刊登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