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足球情结】

吴晓雯

     在1990年那个意大利之夏,因为巴乔那个狰狞的狂喜表情,恍惚间我的情感被足球封锁,被意大利封锁,从此痴迷于那片近乎完美的典雅与忧郁的蓝色!
     有人说它性格另类,阴阳怪气,我却觉得它灵秀而顽强。亚平宁灿烂的阳光与蔚蓝的地中海赋予了他们无与伦比的灵感;细腻的脚法,精妙的配合,源自达芬奇与米开朗基罗的艺术气息,而无畏的拼抢,凌厉的进攻,秉承了凯撒大帝的沸腾热血,在风中飞扬的卷发,扬溢着意大利人特有的魅力,洒脱而充满激情。这就是意大利,近乎完美的意大利!
     是的,仅仅是近乎完美!他那份近乎完美却无法完美的遗憾,根源于对冠军的缺失,一种求之不得的无奈,一种盛名之下,其实难符的失落。当不计其数的足坛巨星从号称小世界杯的意甲联赛横空出世的时候,当AC米兰、尤文图斯等绿茵豪门一次次横扫欧罗巴的时候,意大利国家队却一次次因为点球饮恨沙场。巴乔的忧郁终归化作亚平宁永久的悲情,马尔蒂尼的壮志难酬诠释了绿茵场另类的经典,却仍然无法终结意大利与冠军失之交臂的宿命!
     当这届欧洲杯意大利没有了巴乔的创造力,维埃里的万夫难匹之勇,没有了布冯的活跃,意大利仍然众志成城,依靠神奇的托尔多、卡那瓦罗、马尔蒂尼等人几乎完美的防守,用地中海美丽的浪花扑灭了荷兰那熊熊烈火燃烧的橙色火焰,终于站到了决赛的绿茵场上。本以为德尔维奇奥那一记曼妙轻灵直指法国人咽喉的绝杀快剑,会是意大利袖中剑式防守反击的最好诠释,将终结意大利的遗憾。未曾想,幸运女神还是垂青于法国人,与意大利开了个太大的玩笑,失败来的那么快,令人猝不及防,即将到来的胜利被砸成了片片破碎的水晶。意大利还是悲壮地倒在了离德劳内杯仅14秒的地方,那一剑的风情也只能让人们永远怀念!
     在那个清晨,微微泛白的黑暗中,我傻傻地坐着,眼睁睁地看着那群高卢人趟过意大利人的血泪走上领奖台,捧走了金杯,欢呼是他们的,笑容是他们的,鲜花是他们的,关注是他们的,唯有默默忍住的泪水和落莫的伤感是我们的--我和我所钟爱的意大利勇士的。
     即便如此,我仍坚守着这份执著,因为我毕竟领略了足球,我的心曾经交给过那球场上的风云。那遥远、神秘的绿茵场上每一个出其不意的必然和必然的出其不意,都令我感受着人类正创造着一切可能又失掉这一切可能,正如意大利每每拼尽了全力却总是在人们都以为他要输了的时候赢了,而在人们都以为它要赢了的时候输了,因此他们成得可喜、败得可傲!
     很长一段时间在全世界为意大利喧嚣的悲叹里,我对意大利的爱沉默着,因为我舍不得,舍不得像世人纷织的那样将它定义在悲剧里。正如你真正爱一个人,你怎么会舍得向全世界宣讲他不可变更的悲哀,你怎么会不用尽心力为他从绝望的海洋里打捞出明日希望!--"每次感动都会有我与你同在,沉默中有过多少无言的感慨,岁月不改,真情不改,让我们从头再来……"

感谢《边缘》授权刊登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