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人手记

原嘉

原嘉在采访      “3月22日(星期六)早晨8点做完直播后,《华广快车》节目的监制郑永看着手机推门进入了直播间。他告诉我,忆南用短信发来半岛电视台北京记者站首席记者伊扎特先生的联系电话,但是他上午已经约好了另外一个采访,没有时间,问我能不能采访。我答应了。于是就开始做功课:到网上搜索所有关于伊扎特和半岛电视台的资料,通看一遍后找出要点并迅速记住;拟订采访提纲;到录播间调试设备。按照忆南给的第一个电话打过去,接通后电话那边传来一段让我愣住的声音,这是英语?不,汉语吧?难不成是阿拉伯语?不会这么倒霉吧,遇到一个不会说英语的阿拉伯人?”——《半岛只把原料给观众看》

     “大家都在想得到有自己角度的报道,即便是关于同一条新闻,也希望有自己独特的切入点。这一点从我跟伊拉克大使馆相关人员、新华社国际部领导、王波和张兰华的交谈当中可以看出来,他们都曾经告诉我现在有很多国内媒体跟他们联系,想采访他们的记者。这也让我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能够有更多的国内媒体外派自己的记者采访重大国际事件的话,以后国际上关于重大事件的报道中会出现更多来自中国的声音。作为一个参加工作没多久的媒体人,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个人很愿意到最接近战场的地方工作。”——《“你在他乡还好吗”采访手记》

     “毕业两年了。过得真快。此时北京又到了就业高峰时。这个电台、那个电视台、那个学校的同学也打来电话说着自己的回忆、感慨和打算。有时候看着华广的新人也想到自己当初也是如此。仅仅两年,自己也不知不觉变“老”了。有时候推开窗户,走在街上,突觉生活早已不同,常有此时非彼时的感慨。”——《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