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玩家


+ 在北极星光下∷浏览∷

     Esa Ronkainen为本站发来的文章,介绍了他的祖国芬兰以及那里的广播情况。

+ Jason Hill(美国)∷浏览∷

     我第一次对短波收音机萌生兴趣是在查尔斯顿度假期间。当时我租下的房子里正好有一台收音机,我每天晚上都听它。

+ Daniel Moeller(德国)∷浏览∷

     Daniel Moeller居住在德国柏林。1979年,Daniel的奶奶送了一台收音机给他的父母。几天后,Daniel就把它据为己有了。

+ 冬季短波爱好者节(Winter SWL Festival)∷浏览∷

     2003年3月7日、8日,200位来自世界各地的DXer、广播电台代表、无线电俱乐部代表与器材商将再次莅临Kulpsville,参加第16届“冬季短波爱好者节”。

+ Esa Ronkainen(芬兰) ∷浏览∷

     Esa Ronkainen先生来自芬兰,目前在广西南宁学习中文。Esa今年47岁,当他还是一个15岁的少年时就喜欢上了DXing,并加入了芬兰的DX俱乐部SDXL。

+ HCJB电台的著名节目“DX Partyline” ∷浏览∷

     “DX Partyline”是在全世界DXer中享有盛誉的一档英语广播节目,1961年首播,由老牌的HCJB(HCJB Australia与Voice of the Andes)电台主办。

+ 海盗电台 ∷浏览∷

     海盗电台的发射功率通常比较低,信号只能覆盖当地或周边的一小块区域。但在美国、加拿大与欧洲,也有一些在短波频率上活动的高功率海盗电台,它们的信号可以跨越万水千山,传播到遥远的国度。

+ “Passport to World Band Radio”访谈 ∷浏览∷

     Jane Brinker女士:“在中国普及严肃的短波收听活动的最主要途径取决于德生和其他主要的收音机制造商是否能从Grundig成功的营销战略中汲取经验。”

+ 比利时安特卫普远程接收俱乐部 ∷浏览∷

     由于成员间缺乏合作精神,1979年法语电报俱乐部(French speaking Telex club)解散了。从此比利时的远程接收组织全军覆没,直到1982年DXA成立后,才再次填补了这一空白。

+ 明尼苏达远程接收俱乐部的来历 ∷浏览∷

     大约在1971年或1972年,各地的短波爱好者通过澳大利亚广播电台的“基思格洛弗邮袋(Keith Glover's Mailbag)”以及“俱乐部论坛(Club Forum)”这两个节目彼此相识并交流。过了不久,他们觉得老是通过电话联系不太过瘾。Jim Peterson便提议说:“与其总在电话里聊,不如大家见面聚一聚。为什么不和我们熟识的人一起成立一个俱乐部呢?”

+ 三里岛远程接收协会的往事 ∷浏览∷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美国宾州的一批远程接收爱好者(他们自己成立了一个叫“三里岛远程接收协会”的组织)常常在一起聚会,交流接收中的各种心得体会。当年的聚会可称是圈子里的一大盛事。

+ 欧洲远程接收理事会(EDXC)2002年会 ∷浏览∷

     来自11个国家的DXer与来自8个国家的电台代表于2002年8月16-18日在芬兰参加了欧洲远程接收理事会(EDXC)的年会。作为本届活动的举办者,芬兰远程接收协会(FDXA)同期召开了夏季会议。借EDXC年会的东风,本次FDXA夏季会议的与会人数高达130人,创下了近年的新高。

+ 与日本DXer会晤——Jim Solatie在东京 ∷浏览∷

     Jim Solatie是芬兰的资深DXer。2001年夏天,Jim访问了日本。这篇报道讲述了他在东京的见闻。

+ 昙花一现的WPE呼号 ∷浏览∷

     在上世纪50-60年代,SWL可以获得由美国《大众电子》杂志颁发的WPE呼号。

+ Per-Ole Stenman(芬兰) ∷浏览∷

     Per-Ole Stenman先生住在芬兰风光秀丽的港口城市Jakobstad。他使用的设备是老款的JRC NRD525接收机和1000米的“Beverage”天线。2002年5月,Per-Ole访问了中国,从北到南游历了北京、山东、江苏、上海、广东等地。

+ Tooru Gouhara(日本) ∷浏览∷

     Tooru Gouhara先生出生于1960年9月。现在与他的妻子和子女住在日本本洲岛中南部城市滨松。早在1979年,Tooru Gouhara就曾收到过两张来自澳洲的QSL卡。大洋彼岸的这两个澳洲电台都是中波台,而Tooru Gouhara是第一个获得他们QSL确认的日本DX爱好者。

+ Tony Magon(澳大利亚) ∷浏览∷

     Tony Magon先生来自新西兰,现在居住在澳大利亚的悉尼。Tony Magon曾经3次访问中国,Magon夫人是地道的广州人。Tony Magon从1963年开始收听中波与短波广播,3年以后又对业余无线电运动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现在的呼号是VK2IC。ZL4DE与ZL7DE是Tony Magon多年以前在新西兰东部查塔姆群岛工作时的呼号。

+ Mika Mäkeläinen(芬兰) ∷浏览∷

     Mika Mäkeläinen来自芬兰,是芬兰广播公司YLE电视台的国际新闻记者,同时也为CNN World Report供稿。Mika从1980年开始DXing活动,现在是DXing.info的站长。

+ Andreas Iwainsky(德国) ∷浏览∷

     Andreas Iwainsky是个年轻的德国小伙子,懂6门外语(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俄语和汉语)。1999年的暑假,Andreas曾到北京语言文化大学进修中文。目前,他大约能识别1000个汉字。10年里,Andreas Iwainsky获得了欧洲、美洲、亚洲、澳洲与非洲50多个电台的QSL卡。这些电台主要是远程的短波台。

+ Nobuo TAKENO(日本) ∷浏览∷

     Nobuo TAKENO从13岁开始收听短波广播(1977年)。15岁成为业余无线电家(呼号:JH80MK)。目前,Nobuo TAKENO是Kanto DXers Cicle(KDXC)、North American Shortwave Association(NASWA)和Australian Radio DX Club(ARDXC)的成员。在60米与90米短波波段上收听非洲与北美的广播信号(Listening to the African and South American broadcasting station on 60 and 90 meters shortwave band)。

+ Frank Parisot(法国) ∷浏览∷

     Frank先生从1982年开始成为短波爱好者。他对业余无线电(Ham)和市民频段(CB)的接收也很感兴趣。到目前为止,Frank先生已经取得了92个国家、231个中、短波电台的QSL确认。

+ DX利器——K9AY天线 ∷浏览∷

     Hideki:我喜欢享受捕捉到远程电台和测试自制天线性能的快感。我试验过环状、长线、菱形等天线。最近,我喜欢上了K9AY天线。在我看来,这种天线的定向性能简直棒极了!——《与日本DXer会晤——Jim Solatie在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