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作者:原嘉(中国华艺广播公司)

     今天是星期天。难得没有工作,昨晚看电视到很晚,所以起床时一看时间——中午12点!!

     昨晚靠在一大堆衣服上看着电视剧,享受着黑黑的房间里那一闪一闪的屏幕。读书的时候,一到星期五晚上,同屋们都离开宿舍。我一个人在宿舍洗衣服、打扫、听音乐,有时借来电视也看看当时热门电影的影碟。那时的宿舍也是黑黑的,只有床头那一盏橘红的灯光或者电视屏幕的光线陪伴。黑暗中我常想以后要是能够有一个自己的空间,在周末的时候,让疲累了一周的身心如此放松,真乃美事!毕业后真的拥有了。

     6月初刚搬的家。5月中旬拿到钥匙那天,我迫不及待的奔向新居。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我和另一个男生一人一间宿舍。我请人把墙壁和天花板刷成浅蓝色,把窗户和门刷成果绿色。也许由于颜色的原因吧,在宿舍里我感觉不到福州的炎热。当然,还得谢谢家里那台空调。粉刷、油漆后等了一两个星期才搬进去。那天刚好是6月1号,有意思。

     今天下午在家闲来无事,翻阅着大学的记事本。每天干什么,几点到几点,清清楚楚。真的很佩服那时的自己。一页页翻过,一幕幕似乎又呈现眼前:一个背着黑色大书包,戴着帽子,提着大水杯的学生;在图书馆二楼查阅杂志、借阅老师制定的参考书;在图书馆三楼做作业、查资料、复习;在图书馆四楼看着一部又一部电影和日本偶像剧;用大食堂的馒头填着肚子,喝着免费菜汤;在二楼食堂打牙祭;毕业时和班主任在水煮鱼瞎聊神侃,相互祝福……

     毕业两年了。过得真快。此时北京又到了就业高峰时。这个电台、那个电视台、那个学校的同学也打来电话说着自己的回忆、感慨和打算。有时候看着华广的新人也想到自己当初也是如此。仅仅两年,自己也不知不觉变“老”了。有时候推开窗户,走在街上,突觉生活早已不同,常有此时非彼时的感慨。

     上周一老友从澳大利亚打来电话。一算时间,才知他已在澳洲四年。年底毕业、学电脑工程的他在APPLE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他正在工作和去英国读研中犹豫。给他分析相关情况的时候,电话那端突然抛来一个问题:“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国读书?”这端哑然良久…“你要来澳洲的话,我保证你能读最好的学校。”我说:“也许人对自己永远是最不了解的。你看,对于你们的事我总是很清醒,可以分析得非常到位,可到自己,就真是‘只缘身在此山中’了。”……最后给老友列了好几条他可以选择的方向,挂断电话时发现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直播前听着音乐,突然思绪万千。1小时后直播。写于2003年6月29日晚11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