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乡下英语

徐彬(原载《三联生活周刊》)

     我当年上大学,入了英语系可是误打误撞,没想到这玩艺儿很快成了时髦。现在回想起这事儿。我还颇有些得意。

     正儿八经学起英语来可使我开了眼。尤其是学着知道听多波段的收音机,知道VOA电台了。我如获至宝,毫不迟疑,义无返顾地跟着那“原汁原味”的美国音学了起来。赖父亲所赐,本人舌头根子不是太硬,因而很快就知道如何让舌头打着圈嘬美国腔了。美国腔练了两年,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得到一位外教的认可,在朋友拉我去找她老人家学语音的时候她说我已经是“Perfect”了。然而这时却是我要背叛美国腔的开始。

     因为此时美国腔开始髦起来。借用英语的说法,或者是蹩脚法译英文作品中的句式,就是“美国腔开始变得如此时髦,以至于我开始感到腻味了”。更使我腻味的是许多英语学习者不分就里,胡乱学美音,终导致了“泛美音”的泛滥。好在一般老百姓平常不会接触这类东西(其实到底是不是东西我也拿不准),所以泛美音还没有达到破坏生产力的程度。本人不幸,工作、娱乐都不免接触学英语的人士,所以常常受到泛美音的煎熬。这种东西,或称“不是东西的东西”,听上去的感受就是说话人的滑腻腻、潮乎乎的舌头没地儿搁,愣要往你这边蹭。

     更让我无可奈何的是泛美音,由于其多卷的特性,得到许多外行人的称许,认为这才是“洋味”十足的英文,所以,操一口泛美音的英语学习往往能处处逢源,广受好评。

     所以我决定不再学美音。改,改回英国腔吧。可怜大英帝国,板板正正的牛津腔竟一夜间不时兴了。我坚持听BBC英国广播电台,VOA从我的民听节目表中消失了。一段时间后,我的腔调又回来了。可是“业内”人士认为BBC腔太“势利”,是贵族自视太高、太贵的腔调。所以我学起BBC腔调来老不敢太放开,搞得我很别扭。

     上学期来了位访问学者是,是苏格兰人。说话甚是纯朴可喜,令我听后有闻陕西方言的亲切感。于是我大搞啤攻势,借机学他的苏格兰口音,一个夏天过去,竟也有不少收获。观在我跟学生念数字的时候,No.1就不念“拿磨温”,也不念“拿磨晚”了,而是念“拿磨旺”!

     正在此时,接到一个电话,是熟人来咨询英语学习的。说她的儿子上小学一年级了,家人认为英语要从娃娃抓起,所以想让孩子开始学英语,遂买了磁带让儿子学。可一日所然听人说,不能让孩子先学说英国音,不然不了改不回来了。此人大惑,想起给我拨电话,问我这“业内”人士的观点。我说英国音搞不坏孩子的发音的,我倒是怕美音弄不好会搞坏孩子的发音,尤其是不幸请了满口泛美音的毛头学生做家教。友人于这旁敲侧击,说我的话肯定权威,自然教孩子英语也权威……云云。我顿悟她意,忙说,咳,我的英文口语最糟糕,是乡下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