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新闻自由能走多远

作者:陈雅莉 来源:《华盛顿观察》周刊2003年第廿二期

     相关链接1:巴格达:无形的较量
     相关链接2:战争中的新闻媒体

     当萨达姆的巨型雕像在巴格达被美军坦克帮助下的伊拉克人亲手拉倒,曾经饱受专制之苦的伊拉克媒体就进入自由滑行状态。但是伊拉克新闻工作者享受的这种自由状态能持续多久正在变成一个问题。美国为首的占领军正在构想制定伊拉克新闻媒体新“工作守则”,虽然这一设想招来刚刚被解放的伊拉克新闻工作者一片抗议之声。

美军认为让伊拉克新闻媒体“放羊”还为时过早


     联军官员宣称这一工作守则不是为了对伊拉克媒体进行新闻审查,而只是抑止那些煽动使用暴力,或是妨碍伊拉克建立市民社会的的不智之言。然而联军的最后的潜台词是伊拉克现在对开放所有新闻言论自由而言还太“嫩”了一点。

     美军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战后的伊拉克,作为传统上的部族社会,占伊拉克人口多数的什叶派(Shiite)和少数派逊尼教(Sunnis)教徒之间仍然有深刻的分歧。联军的高级参谋麦克.法隆(Mike Furlong )公开说“决不容忍”任何“可能摧毁伊拉克新生民主制度的”、“煽动种族和部族仇恨”、“引起不稳定”的言论。他对美联社记者说,“所有(伊拉克)媒体言论都必须负责任”。

     除了担心伊拉克矛盾重重的部族之间燃起战火,美国真正担心的还包括伊拉克人对美国占领的反对。战争正式停火之后的美军和伊拉克政治家和民众之间的“冷”、“热”摩擦已使得这一担心昭然可见。

     在萨达姆之下,所有伊拉克媒体都由政府控制,那些偏离官方说法的新闻工作者会被政府惩处。而在萨达姆倒台之后的几个星期里,伊拉克的媒体世界就象雨后春笋一样充满生机。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如饥似渴地享受言论自由的媒体中有一部分公开呼吁伊拉克人民对占领军进行消极抵制,甚至使用暴力抵抗。一份新的半周刊报纸“Al-Ahrar”在头条中写道,“在美国看守之下:强奸、烧、杀、抢”。而另一份报纸Al Haqiqa开始发表俄罗斯纳粹分子的仇恨犹太人言论的节选。

对伊拉克媒体,谁管、如何管,美国内部有分歧


     美国政府在是否对伊拉克媒体进行严格控制和如何控制的问题上,内部有明显分歧。光是在五角大楼和国务院在协调“谁来管”方面就不统一,干脆互不通报、互不知情。这大概是拉姆斯费尔德和鲍威尔长期和广泛分歧的一小部分。 当美国为首的占领军在巴格达准备制定伊拉克新闻工作守则和规章时,美国国务院上周在希腊雅典召集各路媒体和法律人士开会,研究制定一本伊拉克新闻工作者手册。

     美国驻伊占领军发言人则坦言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次雅典会议的内容。而雅典会议看来也不知道联军占领军正在巴格达做他们预备做的事情。

伊拉克报人:“那不是民主”


     不论美国出于何种担心对伊拉克新闻工作者的工作实行一定限制,也不管这种限制规定最后由谁来撰写,对伊拉克媒体施行限制措施是势在必行。 这引起伊拉克新闻工作者的普遍担心,虽然占领军所言的理由可以理解,但是他们害怕原则性限制最后演变成对伊拉克媒体的新闻审查制度。新出版的日报Al-Manar 的编辑说美国士兵最近来到他们的办公室,告诉他们将成立一个新的媒体监测委员会,并询问他们对此的意见。Al-Manar的总编莫罕默德.车巴尔对“编辑出版者”说,“他们计划成立一个委员会,有些坏蛋会进入这个机构。我会尽我所能反对审查制度。”

     新成立的伊拉克周刊“Habezbooz”的编辑艾石塔.雅塞利(Eshta Jassem Ali Yasseri )在“编辑出版者”杂志上说,“他们怎么能说我们有民主?那不是民主。这听起来像是过去的老一套。”

     然而伊拉克的新闻工作者和政治家争辩说对当权者的批评是民主制度的核心。针对这一声音,联军占领军说他们并不准备压抑对占领军的批评。他们举的例子包括巴格达电视台,现在在联军控制之中,但是仍然播出几则对美国占领批评的稿件。那里的新闻记者说他们被允许甚至被鼓励批评占领军,但是这种批评必须是“负责任的”批评。“我们做了几篇挺批评美国占领军的报道,”唐.诺斯说,诺斯是弗吉尼亚州的一位媒体顾问,曾经在巴尔干半岛和东欧帮助当地发展独立媒体机构,他目前是巴格达电视台的顾问。“伊拉克的新闻记者如果问他们是否可以在报道中批评美国。当然可以,但是你必须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持你的指控。”

     然而对于伊拉克新闻工作者来说,提到“制定工作守则”马上使他们联想到在萨达姆政权之下让人心悸的经验。萨达姆的一个儿子就曾专管伊拉克媒体报道,对媒体报道实行密不透风的控制。

     “美国或英国有这样一个媒体工作守则吗?为什么这里需要这样的东西?”一个同伊朗有关连的“伊斯兰革命最高委员会”的领导哈密德.阿尔-巴雅提问道。这一组织下的报纸常常对美国占领军进行批评。

     当然对美国想推行的媒体管制政策表示同意的伊拉克人也大有人在。 巴格达大学的新闻系的新系主任哈密达.斯麦瑟姆(Hamida Smessem)说让(伊拉克)媒体完全“放羊”是“太多、太快”了。“这些报纸需要有组织性,”斯麦瑟姆说,称“他们正在彼此作言词伤害。”

雅典共识


     无从得知联军版的伊拉克新闻工作守则包括什么内容,但是美国国务院的“雅典共识”也许可以帮助我们看到这一管制政策可能的长什么样子。

     美国国务院召集众多法律和媒体专家所开的雅典会议达成以下共识:

     * 以制定媒体法律形式对诽谤、鼓动仇恨和暴力的言论进行惩罚,惩罚程度可以从公开道歉到关闭发表这种言论的新闻机构;
     * 设立委员会来帮助管理媒体,其权利包括分配广播和电视频率,监督报道内容,聆听怨言。一些分委员会可以接受审理上诉;
     * 对报纸、杂志和个人新闻工作者不要求有执照就可以行业;
     * 允许公众和媒体查询美国领导的中期政府的所有文件和决定;
     * 允许私有国际因特网服务提供者进行操作;
     * 将国有广播电台和电视台转换为有独立编辑权的公共广播系统;
     * 将政府拥有的报纸转给独立的、私人拥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