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同一个战壕里的五角大楼和美国记者

作者:亦平 来源:《华盛顿观察》周刊2003年第十期

     相关链接1:巴格达:无形的较量
     相关链接2:战争中的新闻媒体

     一名美国士兵正躺在地上痛苦地翻滚,惨叫声回响在战场上空,他的右手被炸得鲜血淋漓,只剩下残肢。四个紧张的新闻记者冲向这个倒下的步兵,为他止血包扎并且安慰着他。在医护人员到来之前,全国公共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的约翰.伯内特(John Burnett)就是这个救助小组的成员之一。在炮火硝烟的背景声中,伯内特为电台作了现场报道。

     所幸的是,这个情景仅仅是一个演习。

     对伊拉克的战争迫在眉睫,五角大楼设计了这个前所未有的演习,旨在帮助那些准备报道现代战争的新闻记者,如何处理在战场上遇到的受伤的情况。1月14日,五角大楼举行了新闻发布会,50多家驻华盛顿的媒体机构的负责人参加了这个新闻发布会。会上宣布五角大楼决定让新闻记者和战斗部队肩并肩地一起生活在这场即将爆发的战争旋涡中心。

     这些准备报道战争的新闻记者和摄影师为此来到了五角大楼设在佐治亚州的训练营地,接受“艰苦严格和具有挑战性”的军事训练,爬绳子、匍匐前进、举重、野营拉练……

     大约500名美国和外国新闻记者被允许“植入”各个战斗部队,同正在准备对伊拉克开战的美国战斗部队生活在一起。从战争打响第一枪到最后的决战,他们将和这些战斗部队一起上战场,对战争进行全程报道。美国军方这一史无前例的对新闻记者开放的规则,对于美国军方和媒体来说,都存在着极大的挑战和危险。

美国军队和媒体:是亲密同志,还是扯不断的冤家?


     军方和媒体的关系向来就很微妙。军方的任务是以最少的伤亡尽快地赢得战争;而媒体的角色是告知公众,军队用我们的名义到底在干什么。

     二战中美国军方和媒体结下的亲密的“同志关系”在越战时第一次产生重大裂痕。报道越战的记者随时随地可以到他们想要去的地方,并且报道他们所发现的情况。大多数早期的报道都是赞成美国政府越战政策的。但是在1968年之后,美国媒体对军队的支持陡然下降。

     一些越战老兵后来责怪媒体使他们输了越战。那些军官后来成了1991年美国对伊拉克的“沙漠风暴”行动的指挥官。这些人决心要狠狠制一下媒体,他们命令严格控制消息的来源渠道,一句话,“你不能报道你没有看到的东西”。

     当然这一政策第一次实行实际上是在1982年的英国和阿根廷的“马岛战争”。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对报道捂得严严的,只有少数记者被允许登上英国的舰船,看到很少的一点战火硝烟。

格林纳达,美国记者的“滑铁卢”


     撒切尔的好友里根总统,在1983年派遣军队入侵格林纳达的时候在军队登陆的两天之后,还不允许一个美国记者登上格林纳达。 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在一场战争中完全由军方来报道战况。 当然,美国媒体对此大为不满,但是民意调查却显示,大多数美国人对此事无动于衷得无以复加——好像是“让军方做好他们的工作好了,别的以后再说。”

     这看上去是美国公众失去了对新闻自由的支持。 不过美国的记者和编辑们仍在坚持不懈地努力争取报道的自由。

     然而,这个新的规则在沙漠风暴行动中仍被援引和使用。沙漠风暴的报道完全由五角大楼来管制。美国电视观众看到的除了军方想让他们看到的,没有更多的东西。指挥官诺曼·施瓦茨科普夫将军 (Norman Schwarzkopf)展示给我们的是美国的聪明炸弹从来没有错失过目标,还有一场相对来说没有流血的冲突。

     仅仅是在事后,我们才知道我们的那些炸弹只有很少一部分是“聪明的”,许多炸弹炸错了目标。许多伊拉克人——大约15000平民加上数目不详的士兵——死于这场单边的冲突。记者进入军队受到严格的限制,采访中还受到军方公共关系官员的监视。 报道被严格地审查。

     这之后军方淹没在媒体的唾沫里。美国媒体排山倒海的严厉批评,至少从现在制定的新规则来看,说动了顽固不化的五角大楼。美国军方明显听到了这些批评并且做出了反应,对媒体更加友好和开放。因为好的新闻不仅仅是为了美国媒体,而且是为了美国人。

新规则,新挑战


     在大西洋两岸,80多家媒体企业、新闻记者和倡导新闻自由的组织结成了联盟,“新闻安全协会”,(News Satefy Institute)旨在加强在战争和武装冲突地区媒体的地位和争取更多机会接近事发现场。BBC,ABC,CNN,路透社电视,和华尔街日报欧洲版都是这个全球网络的成员。

     但是,新的规则仍然存在着很多挑战。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卫星通讯的采用,现在可以用电话发送照片,发回最快最好的照片,媒体的竞争非常激烈。在“沙漠风暴”行动中,所有的新闻只有一个出口——CNN,现在CNN面临着福克斯新闻(Fox News )和全国广播公司( MSNBC)的强大压力。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战争报道意味着更多的观众,更多的广告,更多的收入。

     西华盛顿大学新闻学系教授佛洛伊德·麦克凯(Floyd J. McKay)在《西雅图时报》上撰文指出:当然,五角大楼照例还将要召开“聪明轰炸”的新闻发布会,宣扬自己的军事攻击只攻击敌人军方,而对平民损伤极小。但是那些“植入的”战地记者很可能发回一个同军方说法矛盾的形象。到底相信那一个呢?公众自有公断。

     对于美国媒体来说,最首要的一个怀疑是:这次五角大楼是否认真地提供不加限制的接触美国的战斗部队的机会?或者就像是阿富汗的重演,一个例子是,驻阿富汗海军陆战队的新闻记者被反锁在一间仓库里,不让他们报道美国军对被友军袭击。

     美联社驻华盛顿的主任桑迪.约翰森(Sandy Johnson)曾经负责的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的报道,她设想了最好的和最坏的情景:“可能你够运气,正好跟着那个部队,看到了真正的情景……你正好是与向巴格达进军的第一批美国军队在一起的第一个西方记者。最坏的情景是,你被‘植入’的那个部队,正好处于军事管制的情境中,直到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你才被允许报道。这取决于当地的指挥官,就像我们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所看到的那样。”

     而且,并不是所有的新闻业界工作者都疯狂地加入到这场新闻战中去,或者向战斗地区派遣他们的工作人员。底特律新闻(the Detroit News)的出版者和编辑马克.瑟沃曼就是其中之一。“如果故事和我能从美联社或者今日美国报,或者华盛顿邮报上得到的故事一样好,或者更好的话,我愿意派人去伊拉克拿到故事。 派人到战场上报道有两个原因:如果你有特别的技能让你做出好的报道,或者你在当地有很好的联系。” 他反对“为了个人出名的目的去作战地采访。大部分的电视台恐怕还是要转播CBS,CNN的前线报道。

战地新闻记者并非完全“放羊”


     五角大楼的另一个规则是:每一个新闻的出口必须经过一个作为“植入”报道中间人。根据五角大楼的解释,记者禁止报道的管制情景是基于“操作上的安全,军事行动的成功和相关人员的安全”因素的考虑。

     《今日美国报》的迈克尔(Michaels),一名前海军陆战队队员,从两方面看这个问题:我认为最重要的事,五角大楼想要控制信息的传播,他们不想造成人人自由散漫的混乱状态。但是他们得明白,媒体是一个自由的企业,它的运作是中央控制所不起作用的。”

     五角大楼的发言人布赖恩·惠特曼(Bryan Whitman)这样解释:“植入指的是你要和你所附属的部队在一起生活、吃喝和行动。如果你决定不想在这个部队报道了,或者已经报道够了,当然你可以说,我想回家了。但是一旦你这样做了,我们不能保证你能得到另一次机会,继续跟着那个部队或者其他的部队。”这就是他所说的“植入生活”的意思。

新闻记者,是“植入“军队,还是融入战争?


     许多人不相信植入报道能起作用。时代杂志报道国家安全问题的记者马克.汤普森(Mark Thompson)就对此持怀疑态度:“如果对植入报道有一个管制,两英里外的一些BBC的家伙,不在美国的军事庇护下,不管怎样都要去报道那个故事,如果发生那样的事情,美国新闻界不会坐视不理的。”

     新闻界的争论还围绕着植入采访的未知因素。他们关心新闻记者的安全,身着类似战斗部队的装备,可能看起来太像战斗人员,使他们极易称为敌方军队的攻击目标。

     另外一个担心是如果几个星期下来,和同样的一群士兵在一起同吃、同住、同行可能会慢慢地灌输一种“我是他们中的一员”的态度,消蚀了报道的公正性。

     实际上这种植入式报道,与二次大战中的做法非常相似,军方和记者之间都互相认识,一个结果就是同情军方的报道。六十年之后,这种情景还会再现吗?或者我们看到的是越南战争的春节攻势之后对媒体的严格审查?这对媒体、军方和公众来说都留下了很多悬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