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华监听情况简介

来源: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什么是英美协议


     对中国进行渗透与在一个开放国家中收集情报的差别很大,后者的环境里显存在着许多漏洞,便于派出活生生的间谍前往工作。但凭借着全球电子窃听运作系统的助力,美国情报机关发现要收集中国的情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实上,自1952年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成立之时起,对华谍报就一直是该局最优先的重点之一。

     对美国的窃听工作著述颇丰的情报历史学家杰弗瑞·里切尔森说:“美国可用于窃听中国通讯的手段很多,范围包括从潜艇之类的海底平台到地面上的各种天线系统,直到运行于太空中2.4万英里(3.86万公里)高的卫星。大体上说,这是个耗资数以十亿计的大项目,而中国就是其主要目标。”

     要了解美国对华谍报活动的能力,就必须知道50年前美国和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达成的一项“英美(UKUSA)协议”,其内容为合作、协调美英及另外三个英语国家的间谍活动。

中国是头号目标


     这五国利用其谍报技术及各自在地理上的分布,建立起一张间谍站点网络,在冷战时期形成了一部令人生畏的间谍机器,直到今天还在继续运转。

     事实上,美国及其间谍盟友已经建立起了一个完全用于谍报活动的全球“影子”电信网,近年来中国就是其多数成员国的头号目标。

     被它们用来截取中国通讯的窃听器简单的只是一枝玻璃纤维制的假树——一种被称为“棍子”的麦克风;复杂者如价值五亿美元的间谍卫星。假树枝以前曾被用在收集中国驻华盛顿使馆的重要情报上。

美驻华使馆为间谍站


     四年前,澳大利亚的一家报纸捅出了一条新闻:在堪培拉的中国驻澳新使馆在施工期间就被安装进窃听装置,整座使馆建筑本身就是一台大型而有效的窃听器。

     因为驻各大国的使馆都会收到有关宿主国之外问题的电传或其它通讯讯息,在华盛顿或堪培拉总会有一名间谍头子想尽可能多地截取这些情报。美国驻外使馆、包括驻北京使馆在内大多是小型间谍站,安装有可以在别国首都监听短程通讯的天线系统。

     分布更广也更有效的是UKUSA散布全球的地面站,它们日夜监听一系列通讯内容,包括通过国际长途电话线传送的或通过高频外交电波传送的讯息。

     国际间的电话交谈有相当一部分要通过高悬于世界各大洋上空约3.6万公里高处的国际通信卫星(Intelsat),它每天要传送难以胜数的电话、传真、电子邮件及电脑的原始数据。

三大情报下载站


     美国及其盟国在许多偏僻地点安放了许多具有战略性的下载点。每个点都有两组碟形卫星天线,一组用于截取通信,另一组则把这些情报通过五角大楼的通信系统发送给国家安全局在各地区的情报中心以进行分析研究。世界上至少有三个类似站点被用来窃取进出中国的国际通信卫星信息。它们分别位于:

     一、澳大利亚西部的杰拉尔德顿(Geraldton)镇附近;

     二、新西兰南岛的怀霍派(Waihopai)镇附近;

     三、美国华盛顿州中部陆军雅基马(Yakima)射击场内,这些是拦截太平洋上空卫星通信的主要站点。

     位于华盛顿州东部的雅基马是最可能截收到北京的中国外交部与在华盛顿市的中国使馆间的通讯。在82号州际公路北上车道旁的一个休息点就可以看到五个碟形天线,其中两个直径约为100英尺(30米左右),对着西南方向即东太平洋上空的国际通讯卫星。

     另一个较小的朝向也相同,作用或是攫取其它卫星通讯,或是把情报转发给其它太平洋周围的站点以进行分析研判。另两个也比较小,对着相反方向,与国防部卫星通讯系统相连,作用是把资料回馈给国家安全局位于巴尔的摩附近的总部。位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卫星间谍站的设计大体相同。

潜入中国安置窃听器


     在太平洋区域内的日本、夏威夷和加拿大也设有中国高频无线电通讯的侦听站。由于光导纤维正逐渐取代无线电,新的问题出现了。不过,美国及其盟国还是设法对大部分光纤通讯进行了监听。

     横跨太平洋的光缆大多会经过关岛或夏威夷美军基地附近的某个海底地点,而多数跨越太平洋通讯的收发方之一不是美国,就是加拿大或澳大利亚,一般都能截获。

     即使光缆没有取道美国或英美谍报协议五个成员国控制下的地域,要截取其通讯还是有办法的。据报在冷战期间美国曾派出装备有特殊装置的潜艇潜入中国港口,在海底光缆上放置入国家安全局的窃听器。发送、接收端都在中国内地的通讯同样容易获得。如果它们是经由中国政府自己的卫星传送的话,美国也可以用另一个太平洋边缘站点、位于日本北部的见泽(Misawa)空军基地监听。

喜欢中国用美国卫星


     “猎户座(Orion)”是美国一种最新的间谍卫星系列,用来截获世界许多本地及长途电话所采用的点到点无线信号与微波通讯。这些卫星运行于地球上方3.6万公里的轨道上,与通讯卫星相距不远。

     它们的定位很重要,因为微波信号不会沿地球曲面折射,而是呈直线状直射太空。这些“猎户座”的定位使它们可以截留散射的微波信号,从而使美国得以获取中国内陆深处的通讯。

     “猎户座”原先设计用途是侦听苏联内部重要的指挥控制系统的通讯。另一种冷战后改版的卫星是“号角(Trumpet)”,它们的轨道呈椭圆形,最低点离南半球的地球表面只有320公里,最高处离北半球3.86万公里。它们可以截获位于莫斯科郊外的苏联反弹道导弹的雷达信号。

     后来国家安全局得知无线电话也可发射出可被截收的信号。于是,凭借着远在北极以上高空的卫星,美国也能收听到中国和其它国家内的手机通话。

     情报史学者里切尔森说:“只要把信号发到空中,总有办法能弄到它。即使信号不在空中,我们也能接到它上面。美国也许无法做到什么都搞得到,但我们确实可以弄到很多东西。”

     美国宇航公司洛雷尔(Loral)和休斯电子两家公司为了使用中国的火箭发射卫星,曾帮助中国改进其导弹制导系统。消息传出后华盛顿有些人怒不可遏,其实这样做也有好的一面。

     美国科学家协会的情报专家约翰·派克说:让洛雷尔或休斯借助中国火箭发射通讯卫星、然后中国又用这些卫星来通讯这个做法有很大的好处。

     “你不会听到国家安全局抱怨中国政府或军方使用美国的通讯卫星,因为他们想让中国把通讯发射到太空或空气中,以便我们进行截收。而使用我们了如指掌的美国卫星更是再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