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zza和收音机的故事(3)

chinapizza

     这一回,讲讲饼子的BCL网缘。

     2002年的五一黄金周,饼子是在百无聊赖中度过的。5月4日的中午,我坐着51路大巴游荡到了台江。漫无目的地逛了一圈之后,就折进了路边的一家网吧避暑(福州的5月已经很热了)。这家不知名的网吧便成了现今《广播之友》网站的发祥地。我在这里泡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把最初的一批网页都上传到了雅虎地球村提供的免费服务器上。这些页面其实只是将原来几期邮件列表的内容做了简单的整理,改成HTML文件格式而已。这是我当时写的站长日记:“今年的五一长假实在过得失败。Pizza既没能如愿与各位BCL同游浪歧岛、做户外DXing,也没能和MM待在一起。回家的车票成了问题,想去公司加班(上网,呵呵)又发现整个系统已停机维护!只好顶着烈日,在福州的大街小巷做“孤魂野鬼”:P 剩下的时光,都泡在网吧里了。百无聊赖,便胡乱申请了这个空间,温习快要忘得精光的HTML语言。” ^_^  

     最初的《广播之友》网站是如此简陋,甚至连网站的结构、页面布局都和我的另一个老网站一模一样。折腾了一个下午之后,我就匆匆跑到《BCL论坛》发了一个帖,正式宣布了网站开张的消息。我想生活中的很多事都是如此——一个不经意的开头却带来了未曾预料的结局。若不是因为这个开头,很可能我早已放弃了这个“爱好”。BCL的爱好是张网,而《广播之友》就是那只吐网的蜘蛛,至于我,迄今仍被这张大网粘住,难以自拔。

     织网的热情就这样再次点燃。好似一个刚刚买了新房的年轻人,往往会整夜为房子的装修方案而辗转难眠,更何况他就是这房子的第一手建造者呢!饼子在一些人眼里大约属于喜新厌旧的新潮一族,而事实上我却是个因循守旧的古董。比如做网页,始终不肯用什么FRONTPAGE之类的编辑工具,而是坚持了在记事本上直接写源码的自耕农习惯。虽然有乐趣也有夜郎自大的成就感,但也给自己徒添了许多工作量。网页的每一点改动往往都要伤筋动骨,因此,这也成了我不爱改版的最好理由。接下来的百来天,我的闲暇便是与Google为伴,变着花样组合关键词,想方设法搜尽网路上可用的文章与素材。在此期间。地球村的服务器没能逃脱屏蔽的梦魇,我只好把刚满月的《广播之友》迁回了在虎翼网租用的虚拟主机。

     说到《广播之友》的网站定位,不管你信不信或以不以为然,我的初衷就是为Leowood的《广播爱好者》拾遗补缺,期望能填补一些空白而不落窠臼。饼子私下里以为国内的BCL氛围不够浓郁,因此有心把《广播碎锦》和后来新办的《国外玩家》当作重点对象来扶持。前者带领大家赶时髦怀旧,集体体验一把逝水流年的广播情结;后者有志于推介国外成熟的BCL文化与方法,让这个小站能成为内外交流的一扇窗口。其他的栏目设置也是反复调整的心血之作。但求知音欣赏,否则只能黯然“归卧故山秋”了。前些时日,日本爱好者Tooru Gouhara美言《广播之友》是“the best of Asian DXing site”,我虽知道是客套的评论,却也小尾巴翘翘,喜不自禁。 ^_^

     每天,饼子上班(上线)的第一件事就是察看《听友名录》,看有没有新军加盟——再到留言簿看有无高人赐教——然后就是打开流量统计,看看一天中又有多少客人光临过小站。感谢Leowood、Laofan和所有链接、推荐《广播之友》的朋友,小店现在每天能接待上百名国内外主顾,离不开列位大侠的厚爱与扶持。

     为了编《国外玩家》,我和国外的BCL进行了频繁联系。通过与他们的交流(更多的是学习),确实长了不少见识,也看到了国内的差距。如果你问饼子有没有野心——肯定有!那就是在不远的将来把《广播之友》发展为成熟的在线BCL俱乐部,更好地推广BCL文化。如果你问饼子有没有困难——当然有!但不是外来的,而是内在的,解决之道就是俺们保险公司常念叨的“调整心态”:少一点张扬与招摇、淡一点虚荣心、少一点好斗情绪、多干一点实事。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在俺眼里,《广播之友》是宝;在你眼里,《广播之友》可能是草。但无论如何,都希望您能多多支持中国的大饼。毕竟,草绿了,春天也就来了!^_^

第10000名访问者是福州的hyhanson。10000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