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zza和收音机的故事(1)

chinapizza

     还在上大学时,有一次我到水木清华BBS申请用户名。发现好名字都被抢得差不多了。黔驴技穷之际,在潜意识的作用下匆匆填入了“Pizza”——心想外国食品名应该没人用过吧,谁知水木的DD、MM们早就把各国字典翻烂了!!!无可奈何只好在它的前面再加了个“China”。这便是我现在最常用的网名的由来。

     Pizza出生在闽北的一个小城,以后又在乡下待过很长一段时间。现在还幸存的少量黑白照片里,有一张就是年幼的Pizza抱着老爸从部队上带回来的半导体(老爸带回来的还有红塑皮的密语本——空的!以及手榴弹——真的,搬家时找不着了~~:( ),站在乡间的小路上。Pizza的BCL前传,估计可以从这时候写起吧:P

     上初一时,家里有一台国产收录机,体积很大,像巨型砖头的那种。Pizza有一天闲来无事时打开了SW调谐,没用拉杆天线居然就很清晰地收到了一个外台的信号。当时Pizza靠直觉就断定这是BBC(以前可从不知道什么是短波哦)!结果,从音质很好的喇叭里真的传出了:“这是伦敦……”的台呼。当时是1990年吧?好像正值BBC中文部50周年纪念。Pizza尝试着给北京的9082号信箱写了封信,后来就收到了从伦敦寄来的节目单、小画片、年历、甚至有一次还收到了印有台标的气球!!!那时从信件寄出到有回音大概要个把月的时间,可毕竟是头一回收到国外来信,当时的激动劲就别提了。以后又收到了RCI的节目单……好像那时越南之声的广播是在下午,有一次还收到了伊朗(?)鸟语般的华语广播。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收音环境真是一流,好像根本没有什么干扰台,早上VOA的乐曲声响起来真是振奋人心。Pizza曾经在学校早读时用播英语的收录机放VOA给大家听,后被学习积极性极高的英语课代表制止,呵呵:)

     后来……后来就上高中了,都说男性对“器材”有先天的喜好。Pizza就对商店里那些黝黑的小收音机非常有好感。后来终于用压岁钱买了一个(好像叫“永华”还是别的什么品牌)。这个多波段的小东西居然可以在调频段收到手机和家用电话的信号!冬日的夜里,Pizza就猫在温暖的被窝里听别人讲电话,真是其乐融融,嘿嘿:P这台收音机给了我很多乐趣,晚上收中波也可以听到很多外省电台(现在PL757A只能收到台湾的几个中波台)。

     那时德生已经在《读者》上大量投放广告了。刚开始时Pizza对“德生”仿冒“迪生”很不屑,后来终于也被狂轰滥炸的广告征服了。当时德生好像在广告里管一款新推出的数调机(可能是737吧)叫“民用广播接收机”,马上就勾起了Pizza的无限向往,这不是一般的“收音机”,这是“广播接收机”啊,可怜小孩子没见过世面,被广告闹得魂不守舍,呵呵:P

     好不容易上了大学,陆续买了R1010A(?)、R9700、R101等好几部机器,可除了家乡闹洪灾和“●○10周年”时听了一阵外,当年的感觉却再也找不到了,几部机器如今都扔在了家乡。

     毕业后,认识了现在的MM,又买了757A。呵呵,虽然不知道是谁的功劳大,可现在毕竟不怎么寂寞了。如今Pizza做的是营销企划,掘网三尺成了每天必须的工作,《Pizza搜网》、《广播之友》也应运而生,成了工作之余的副产品。这也算是我的BCL情缘的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