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时间的人

赵兴宝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当中,要确定当前是什么时间,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生活常识问题。可是,如果我们把问题反过来问一下,“时间是怎么确定的?”恐怕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茫然不解,那么现在就让我们来听一听来自国家授时中心的广播信号,一起走近守护时间的人。

     Morse code、BPM、标准时间标准频率发播台;BPM、标准时间标准频率发播台,嘀、嘀、嘀……这是一串摩尔斯电码和嘀嗒声,就是国家授时中心的授时广播信号,只要您有一台短波或者长波的收音机,您随时都能接收到授时广播信号,我们大家所熟知的北京时间,它的基准信号就是由这些一刻也不间断的嘀嗒声所确定的。

     过去,这里对外的名称是陕西天文台。早在70年代初期,陕西天文台就承担起了我国标准时间和标准频率的产生和发播任务;随着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不断发展,对时间的精确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1986年起,陕西天文台又增加了长波授时台的发播任务。2001年3月,经中央批准,陕西天文台正式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国家授时中心,成为我国唯一、全世界也为数不多的时频基准产生和发播中心。

     三十多年来,一大批科技工作者将他们的青春和汗水默默地奉献给了祖国的“北京时间”,他们是我国标准时间忠实的守护神,王正明研究员就是其中的一位。

     国家授时中心时频基准实验室首席专家王正明:我们是我们国家标准时间的守护神,所以这个守时的概念就是我要把这个时间守好,不能让它乱跑,不能出差错。

     王正明研究员现在工作的岗位叫做时频基准实验室,这里就是我国标准时间产生的心脏部位,她每天的工作就是研究如何保证最精确的时间信号从这里发出。

     国家授时中心时频基准实验室首席专家 王正明:要把这个时间送到全国各地,所以叫做授时中心,但是这个授时就包含了守时。你没有一个时间基准,你又怎么样把标准时间送到全国各地呢,所以有一个守时的问题。那么,我们这个实验室叫做时频基准实验室,它的任务就是守时。就是要把我们国家的标准时间守好。

     王正明,1944年出生于上海,1966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天文学系,大学毕业后,她和她的同学们告别了亲人,奔赴祖国的大西北,开始了为祖国守护时间这一神圣的事业,她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国家授时中心时频基准实验室首席专家王正明:我们这些同学当时是1968年来的,都是1966年毕业的大学生,这批同学当时一共来了24个,我是这批同学当中年龄最小的,有的已经退休了,有的像我这样子还有两年就退休了。

     在60年代,别说是学习计算机,就是见也没见过计算机,可是学天文学出身的王正明研究员,像大多数于她同时代的科技工作者一样,凭着对新知识的执著追求和坚强毅力,自学计算机知识,如今,她已经是计算机领域里的行家里手了。不仅对计算机运用自如,而且还结合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自己动手编制计算机应用程序。

     国家授时中心时频基准实验室首席专家王正明:因为这个划线计时仪本身精度就很高,很贵!我们过去就没有用过这种设备,我到这个实验室来才4年时间,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到过别的国家,看到人家用了划线计时仪,我觉得现在的计算机完全可以做到,就自己编了这个程序代替了划线计时仪。

     这些看起来有点像电脑主机的仪器就是目前世界上最精确的铯原子钟,铯原子钟将时间的精度提高到了千万分之一秒的精度,在这个实验室里,共有6台这样的原子钟。目前,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国家的时频基准实验室拥有铯原子钟,由铯原子钟所确定的时间基准就是目前被人们认为最精确的时间尺度。从这里产生的基准时间信号,通过微波传送到授时台进行发播,这个过程就是守时和授时。

     我们所熟知的北京时间,就是将标准时间信号换算成我国首都北京所处的经度120度的时间,并通过广播和电视台向全国发布。

     国家授时中心时频基准实验室首席专家王正明:我们国家大概要覆盖到4、5个小时这样的时间差异,但是一个国家这么大,你要把时间分成4、5个小时很不方便,因此把我们国家统一的时间统一到东经120度的时间上,我们把它称作北京时间,因此,北京时间的定义就是东经120度地方的时间。因为陕西位于我们国家的中部,从覆盖来说呢,用我们这儿蒲城的时间信号发布全国各地去,能够比较容易地覆盖到我们整个国家的领土和海域。

     在陕西天文台得最初17年里,王正明研究员一直从事了与确定时间有关的天体测量工作;在随后的的12年时间里,她一直从事天文仪器的研制工作。1985年,她所领导我国第一个天文光干涉测量实验系统的研制课题,最终的成果体现在由她主笔完成的《天文光干涉测量》这本专著,谈到这本书的出版,王正明说,科学研究,尤其是带有前瞻性的基础科学研究,在初期可能是枯燥的、有时候这些研究可能看不出有什么结果。

     国家授时中心时频基准实验室首席专家王正明:到了2000年,我们国家天文台,就是在北京的现在的国家天文台,他们有一些人,从国防的需要出发,从天文的需要出发,就又开始搞这方面的工作了,但是,因为国内没有这方面的资料,要么就是看外文,那么他们就发现有这么一本书,就到外面书店里到处去找这本书,因为当时出版量很少了,像这种太专业的书出版量很少,所以,他们到市面上去找到了十几本,好像把这本书作为一个宝一样在那学习,哎呀,我后来感到,我们当时出版的这本书还是一个成绩吧。这本书也获得了1998年陕西省科技进步二等奖,所以,我觉得,在工作的过程当中,一开始非常艰苦的条件下,如果能够坚持,能够做出一些成绩来,事后还是感到很大的欣慰的。

     目前,国家授时中心还是中国科学院的研究生培养基地,王正明研究员还担负者担任着培养研究生的工作,因为与她同时来到这里的大部分同学已经退休了,它自己也快到退休的年龄了,她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报考这里的研究生,让守护时间的工作后继有人。

     一大批科技工作者,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守护着我国的标准时间,时间是宝贵的,让我们想珍惜生命一样珍惜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