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之声”的50年历程

原载《国际广播杂志》

     当你打开收音机,听到熟悉的开始曲,然后是呼号:“莫斯科广播电台!俄罗斯之声广播电台!”的时候,你是否曾想到过,在你耳边回响的华语广播不都是发自遥远的莫斯科,而且还有发自哈巴罗夫斯克市的;也许,你更经常、清晰听到的恰恰是从这里传出的声音呢!因为这里覆盖在南亚和美国的西海岸,因为这里比莫斯科早七个小时播出。无论你是否知道,这里的对华广播已经存在整整半个世纪。

     1946年12月3日,俄罗斯之声诞生,1996年12月3日首次公开隆重庆祝自己“年过半百”的生日。

     五十余年前的1946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亚太地区,尤其是中国、印度、日本、朝鲜、越南等国家的人民把目光都聚焦到苏联,对这个国家战后如何重建,如何在国际舞台上发出和平声音,有着莫大的期待。

     亚太地区的人们如饥似渴地需要信息,而当时设在欧洲部分莫斯科的中央电台没有那么强大的发射功率,使广阔的亚太地区和美国的西海岸都能清晰地听到这里发出的声音。于是苏联部长会议责成无线电和广播委员会和远东军区司令部在哈巴罗夫斯克建立中央对外国广播电台的分台。最初,叫做“哈巴罗夫斯克广播组”、“哈巴罗夫斯克对外广播总编辑部”,后来又改为“创作生产联合体莫斯科国际广播电台哈巴罗夫斯克分台”,现在叫做“俄罗斯之声──俄罗斯国家广播公司”,使用呼号是“俄罗斯之声广播电台”。

     早在1918年苏联就已经对外广播,经过二、三十年代特别是第二次大战时期,广播无疑是一种特殊的战斗武器。1992年从俄罗斯全国广播公司中把对外国广播这个部分单独划分出来,也就是现在的“俄罗斯之声──俄罗斯国家广播公司”,并使用33国语言,广播77个小时。

     对于俄罗斯之声而言,无论经历什么或发生过什么变化,只有一点永远不变:这里发出的声音风雨无阻、昼夜不断。

     建台初期,房屋、设备、人员、业务等各方面都存在困难,其中最困难的是“人”。为了挑选人才,他们到过中亚、阿拉木图、远东各地;他们也到过战俘营、监狱……。最后终于成功地选到日本语和朝鲜语的翻译和播音员,这些人当中有的现在已经成为杰出的专家、功勋文化活动家,有的甚至担任国家级要职。

     那些初入选进电台的人们,有人翻译的稿件被修改得面目皆非,不得不由专人重写,才能交给播音员播出;由于当时是直播,播音员因紧张和不熟悉业务,在进入封闭的播音室后,却忘了打开开关,就对着话筒念起稿子,操作台前的工作人员隔着玻璃慌忙做手势,比划示意“打开开关!”怎奈,专心播音的人无暇顾及这些无声的手势,于是玻璃墙外面的人急得喊了起来:“打开麦克风!”这个声音随着播出的内容一起传到听众的耳边;那时候,没有现代化的设备,没有工具书,有时连必备的辞典都没有,但是,有的却是顽强的创业精神。

     逐渐地,设备完善了、人员配齐了、经验丰富了,工作宛如江水一样在河床内经久不息地流淌着!

     近十几年,俄罗斯之声──俄罗斯国家广播公司,包括哈巴罗夫斯克市总编辑部从国外聘请专家,挑选受过高等教育、有学术职称的高级语言专家,先后有十多名外国专家在这里工作过。办公地点也从窄小的地方搬进了符合广播电视条件的十层楼的广播大厦,巍峨屹立在江畔的光荣广场上。

     这是一个英雄群体,曾荣获过若干奖章和勋章。有74位工作人员受到政府级奖励。还有曾受到总统嘉奖,被誉为功勋文化活动家。奖励只是一种表志,获奖者只是代表。而构成群体的是众多的无名英雄,他们从事的是一种综合性、特殊性、技术性、时间性都很强调智力的劳动。劳动终端表现为:打开机器,向国外播放一个小时的新闻、评论报导、科技世界专题……等。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录音带的圆盘不停地顺时针方向旋转,带走严冬,转来新春。一条新闻,一篇评论,背后都有无数的有形劳动,它们从莫斯科电传到哈巴罗夫斯克,从撰稿人、编审、电传室、打字员、主持人、翻译、播音员、操作员、电器技师……多少个程序。有时,一篇稿子的译稿要反复修改;有时,播音之后发现有错,那怕是个别字,也需要重改、倒带、回放;有时候,新闻播放之后,莫斯科又来了最新消息,需要重新翻译、重新播音。谁都知道,新闻的特点就在于“新”字,新闻稿的翻译要求准确、迅速。每天,每个人在为 “播放”这个终端成果默默奉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