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室里的锐舞派对——记英国舞曲电台

作者:林剑 (来源:上海热线

     相关链接:海盗电台

Kiss FM 的美好时光


     要想知道英国的舞曲电台是如何运作的,那我们就不得不谈及已经成为历史的Kiss FM(亲吻调频)。这个节目创建于1985年,那时他们播放音乐从来不付版税,是个完全地下的电台节目,但它播放的音乐却含盖了几乎从Soul开始的所有舞曲。1989年,Kiss FM总算是领到了正式批文,并且很快就赢利了。当时,英国的舞曲音乐和俱乐部文化正处在上升阶段,广告商纷纷把Kiss FM当成他们最理想的广告投放点,因为Kiss FM的听众年轻、不分性别,崇尚享乐,以及乐于接受新观念。Virgin唱片公司、EMAP和Centurion出版社都把手持Kiss FM的股份当作是自己的一大幸事。

     但是,很快商业操作的老问题又出现了。股东和那些老DJ们的关系很紧张,股东们迫切希望它们的听众能继续增加,而DJ们则更倾向于播放新音乐。而另一方面,商业音乐和新音乐之间也不断地在对抗着。商业音乐赢得更多听众,而新音乐则可确保住Kiss FM的品牌形象。

     1997年,Kiss FM才真正在商业和个性的天平上,向商业方向倾斜了。但这只是广告策略。这年上台的总经理Mike Soutar将超过两年的唱片全部从日间播放名单中勾去,并大量增加更新、更主流的唱片,比如说Alice Deejay和Sash!之类人的音乐。利润是上去了,可Kiss FM当年独特的音乐品质却一去不复返了。有些学者认为,一个可靠的舞曲电台是不应该以商业目的为主的。

     Kiss FM的陨落,使舞曲电台的梦在过去的几年中渐渐模糊了。电台的老板和广告商对体育、女性节目和那些所谓吸引“有品位”人士的节目眉眼频抛。但好的节目仍然存在着,Jazz FM(爵士调频)就是一例,每周六晚上,它都会播放一些环境音乐和实验音乐。而东伦敦的舞曲厂牌Nuphonic现在在XFM也开办了一档节目。Galaxy FM(银河调频)则在商业与个性中作了些平衡,它的节目在全国各大城市都能听到。它聪明的地方就在于充分挖掘本地年轻的DJ,这使它听起来就像你身边的朋友在电波里主持节目一样亲切。他们中的一些,比如曼彻斯特的Adam Cole和约克郡的Anthony和Jo Jo都已经能和那些商业大台里的主持明星们相提并论了。

商业电台舞曲节目的 Dreem Teem 模式


     Radio One面对的挑战似乎要比Kiss FM和其他一些商业台更复杂些。为了能使那些版税支出获得最大的利益,BBC不得不将节目定位于大众市场,同时也推广一些新音乐。而且,它还必须赢得大量的女性听众。但调查显示,男性听众的收听人数要远远大于女性听众的人数。这些问题始终困扰着Radio One的主编Ian Parkinson。一天,他在车里听广播,“我同时在Radio One和Radio Two两台之间不断切换,他们都在播放Madonna的‘Beautiful Stranger’(漂亮的陌生人),我们和他们放同样的东西,但是Radio Two有Steve Wright(明星DJ),我们可不占上风。”

     Parkinson除了听Radio One和Radio Two,当然,他还听一些伦敦专门播放车库音乐(Garage)地下电台。在星期五和星期六,你总是能听到这样的小电台。这些小台的数量随着车库音乐的蓬勃发展也不断呈几何数字增长。于是Parkinson有了这么个念头:“现在英国的车库音乐已经成为了一种特殊的音乐形式,我们应该把它引入Radio One,但现在我们没有一档介绍车库音乐的节目。然后我们联络了Dreem Teem。他们肯定是首选,因为他们在麦克风前的感觉真是和他们放的唱片一样好。我们原来想把他们安排在深夜时段,但我们认为车库音乐的受众面应该可以更大些。”

     Deem Teem的节目开播后,在少女群中也很受欢迎(车库音乐原来在一些专门放Jungle的俱乐部里发展起来的,但Jungle太黑暗了,女士们喜欢一些带旋律的),这正中这位主编的下怀。

     Dreem Teem现在在Radio One的节目使人们感觉当他们思绪乱作一团的时候,有Dreem Teem的节目可以陪伴他们。但这并不意味着Dreem Teem把这份工作看得那么具有使命感。他们只是在直播间里拨弄些按纽,播放些跳舞音乐,让每一个收音机前的人就算在播报曲目的时候都能从坐椅上跳起来。两个录音师好象比DJ们还要忙,不停地在他们身边跑来跑去,拨弄更多的按纽,仔细地算着节目剩下的时间还有多少,还有多少曲子没有播放,还有许多诸如此类的烦人事。在由隔音玻璃墙分隔的外间,两个助手正在把电话和电邮用电脑传送到播音室的DJ终端上。到目前为止,公众对这档节目的反应还是令电台管理层高兴的。原先,这只是一个赌,结果却要比原来想象得要好。

     他们的惊喜是可以理解的,现在Dreem Teem所占领的星期天早上的时段,原来是Mark Goodier的节目,他当时把Bryan Adams这样的音乐称作另类音乐。可想而知,要重新获得新的听众群有多难。起码,要让原先Mark Goodier的听众全部换成Dreem Teem的听众,是要花一段时间的。但这个过程显然要比预计的快许多。Dreem Teem真正触及到了舞曲节目的关键:合作,以及使你感觉自己的卧房有点像俱乐部。

     现在的舞曲节目,不管是好是坏,都占领了Radio One周末的节目安排表。Dreem Teem如此良好的发展,并不只是Radio One的一个个案,它更典型地反映了舞曲电台的发展,以及英国车库音乐的发展。英国目前的正规电台大多有问题亟待解决,也许Dreem Teem模式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出路。

舞曲电台的中间力量在民间


     除了比较大的官方电台和商业电台经营舞曲节目,其实舞曲电台的最中坚的力量是在民间。众多不付版税的地下电台的听众,是那些广告商们梦寐以求的消费群体。Ice FM的Ricky与他的搭档T在6年前开办了这家电台,当时他才17岁。现在通过这家电台,他的生活已十分舒适了。和其他许多电台一样,Ricky的Ice FM是为了推广自己所经营的俱乐部的,同时也向其他要求作推广的俱乐部收取广告费。他并不认为,正规电台大放车库音乐会抢走他的听众,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MC。而且他们的听众需要更特别的库房音乐。

     现在伦敦大约有30到35家地下电台,这些电台成功的地方就在于那些沙沙的噪音,让人回想起10年前Kiss FM时期。这听起来很难想象,当今的电台为什么会舍Radio One的成功模式不用,而转而模仿90年代初期的地下电台。但车库音乐就需要这样的听众。在这点上,这些地下电台确实影响了正规电台,将来也会这样。

     如今互联网的蓬勃发展,更为那些地下的小台提供了非常的发展机会。Ice FM还在用文本的形式接受听众的反馈,而Mac FM则开始使用Email来更快速地连接听众与节目之间的联系。走得更远的则是InterFace,它是一家专门播放House和Techno的网上舞曲电台。而且它是全英国最早一家网台。在获得一些美国公司的投资后,现在它已经至少拥有了全世界范围内75万听众了。InterFace的老板Ash正在和一些投资商谈判,准备进一步发展他的网台。“我无法想象一年后,我们将会是个什么样子。”

     现在网络投资商正在调查英国的地下电台,准备随时斥资。然而那些地下电台的经营者们当突然面对来到他们面前要给他们几百万美金让他们上网的生意人时,几乎都傻了。他们只是些街头的小混混,他们总在想这下以后他们每天都要穿西装了。一般地下电台的收听范围只有5英里半径。而在网上,他们面对的是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