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广的中国代价——五周年特别报道

来源:《卫视传媒》

     1997年,世广国际有限公司(WorldSpace)进入中国的时候,似乎已有如意打算。依世广分析,亚洲地区低下的地面广播覆盖率以及眼下的中国还有几亿人口“失聪”的基本现实可作为世广在中国发展卫星数字音频广播的合理理由。认定中国市场的世广虽也看好东南亚地区,但并不认为东南亚能有多大的“造化”。然而,令其不解的是,几年后的东南亚地区收益颇丰,而中国市场始终没能打开。

运筹帷幄


     自在北京的南银大厦挂牌后,世广就开始了针对中国大陆渗透式的业务推广工作,并为能早日坐上“中国上空之唯一”这把交椅尽了所能。

     世广系统的亚洲之星有3个波束,其东北亚波束主要覆盖我国,具有播出48套64kbps数字转发器,峰值EIRP值53.3dBW,采用直播入户的方式,具备一定的移动接收能力,用户使用接收机自带的很小天线就可接收到高质量的广播信号。

     几年间,世广从没敢“怠慢”中国的广电部门。世广把卫星数字广播的覆盖试验做到了北到漠河、南到三亚、西到喀什地区,试验地点包括了黑龙江、新疆、西藏、海南等12个省、区、市在内的22个城市,试验形式由固定接收波及到了列车上的移动接收,合作对象也从中央级的广播单位扩展到了边防哨所。尽管其广播音质的纯净、可以达到90%区域覆盖的试验效果以及世广独特的技术得到了中国方面鉴定单位的高度认可,但世广在中国的生意蓝图却一直没有得到中国政府在政策上的许可。

     世广虽有着对中国市场的执着以及与中国合作的诚意,但没能充分理解中国政府的意图,当然也就没能打动哪路“神仙”。世广“东跑西颠”近两年,最终还是彻底明白了,“交底”隶属中国信息产业部的中国通信广播卫星公司(中广卫),由中广卫做世广音频广播的中国生意,世广只能是“幕后英雄”。不过,这份迟来的理解并不误事。用于卫星数字音频广播的中国上行站于2001年6月在中广卫的东北旺地球站落成,对进行先期广播试验有兴趣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将四套广播节目经此上星,星上原有的水晶般纯净的太空音乐也随之一起在当年年底时分覆盖了中国的大部分疆土。只是这些广播只能被称作为“中星广播”,而非“世广广播”。

代理行事


     按照世广集团与中广卫签署的合作协议,中广卫作为世广在中国的唯一代理,享有世广卫星广播在中国的经营权,并负责世广业务在中国的整体运做与推广以及节目的筛选、播出和接收机的初期销售。协议中还规定,任何上行广播信号均须经过世广集团与中广卫双方的共同认同。照此看来,将卫星广播业务引入中国的世广集团在中国境内也就只有其技术和服务的产权,别无其它。

     应该说,世广与中广卫的携手是世广生意在中国的极好归宿。依现行政策,中国政府不允许外国卫星公司在中国直接经营,更不允许外国的广播业务直接进入中国市场。如果外国卫星公司一定要在中国做生意,就须承诺中国卫星公司对其业务的全权代理权,即把在中国的业务交由中国人来做。据了解,中国已有的三家国字头大型卫星公司情况不一,鑫诺虽由国家控股,着眼点也一直在广电,但业务一直以出租转发器为主。而中广卫当时正将与中国东方通信卫星公司合为一体以扩大规模,因而能够代表国家经营卫星音频直播的卫星运营商可能也只有抗着国家大牌子的官商——中国通信广播卫星公司了。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世广要想在中国实现属于基本电信业务的、且不可能由外国人来做的卫星广播,肯定需要在中国找个合适的“婆家”,由婆家来打通其业务在中国推广所牵扯到的相关关节。其实,中广卫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包括频率使用许可、开展业务许可、卫星租赁许可在内的诸多世广一直办不来的“门票”办塌实了。

互惠互利


     事实上,世广在为自己的生意付出必要代价的同时,也为中国的卫星广播事业“投入”了些多。

     按照多年遵从的游戏规则,中国国内享有音频播出权利的单位只有广电一家,几十年下来,从未改变过。此次世广与中广卫的合作,成就了这样一个事实:由一家电信部门管辖下的卫星公司操纵对全国的音频广播业务。这恐怕已经超越了以往划定的“权限”,也打破了长期以来广电一统广播天下的局面。中广卫成为除广电以外能够对客户经营广播业务的第一家,自然也是唯一一家。因为按照一个频点只能放一家的原理,除非另立门户,租用其它卫星,但这是政策不能够允许的。

     世广业务的开展可使中广卫享有同国家广电总局一样的音频广播的权利,只是走的路径不同,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中广卫有关负责人曾这样强调过,中广卫只是做通信手段,因为这种许可只意味着可以使用这种通信系统开展播出业务,至于节目来源,还是应该由节目源的控制单位来做。这应该是两部分。

耐住性子


     世广对中国几年的情感“支出”似乎还是不能画上句号。因为初期的上星广播试验已以半年为限而告停止,世广接收机在中国的销售,到目前为止,仍然受政策所辖,而中国制式的世广广播节目不比地面广播新鲜,播出节目的数量、内容也十分有限,消费者对这种星上广播的认可还是个未知数。如此,卫星广播迈向普及的步子注定缓慢而艰难。那么,立足和生存恐怕就应该是世广故事的下文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世广继续等待、期盼。

     在今年的首届卫星产业发展研讨会上,我们听到了中国官方的考虑,国家广电总局科技司巡视员郭炎生发布了广电总局要在今年内推动L频段卫星数字音频广播技术实用化的信息。如果我们理解正确的话,世广音频广播很快会响彻中国大地,尽管被纳入世广广播的节目只局限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国际广播电台的几套,但至少可以说,此信息带给我们的、带给世广集团的毕竟是一种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