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广播秘密心情记事

作者:野莓子

     寂寞,都市,人群,疏离。

     夜阑人静,万籁俱寂的子夜时分,只剩窗外一轮银钩子,床头那只毛茸茸的泰迪熊,和收音机里传来他说话的声音,在枕边陪我……

     没有终端机的连接,不用邮差的传递,也不需把电话线烧坏,他与我的相遇,只要一个指令 ── 扭开收音机。缀满星斗的寒夜,一个温暖优雅,从容不迫的语调,融化凝结在房中的孤独,瓦解心底冷漠的霜;爽朗的笑声,带着善解人意的敏锐,轻而易举化开,十六岁爱强说愁的郁闷;他的阳光撒满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带着甜甜的微笑敲开我的心门。

     没有流於俗套,肤浅的靡靡之音来做他的背景,只有令人感动大自然的低语,风格迴异的民族传奇,给我听觉上前所未有的洗礼,异於整天吵吵闹闹,在耳边挥之不去嘈杂的人声,唱不休的舞曲。听着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彷彿自己在迷濛的乐器敲击声,及发自人类原始的嗓音──嘶吼中,真读出属於每一种声音,背后不同的故事……心像长出翅膀,随着他,摇摇摆摆飞过太平洋上空,停在中南美州的泥土上,嗅到荷兰的郁金花香,感受巴黎的人文气息,体验百老汇的风华绝代,及神秘的中东神话和炙阳终年高照,充满生机地雨林,和一种属於东南亚的热带风情……

     不只爱恋他的声音,着迷他的音乐,更深深爱上他的谈吐,幽默不失高雅,庄重不失俏皮,他的每一句话,往往让我思考了好久,好久。有天,不知那股原生冲动的驱使,振奋精神,一股脑儿把全部想跟他说的话,藏了很久的秘密,通通化成一个个飞舞的字迹,密密麻麻洒在信纸上,寄给他。

     一段日子后的夜晚,听见记忆中熟悉的内容,晓得他已接到我的信。他说:「电话铃声 , 总在不合时宜的时间响起,猝不及防地便把人拖入全未预期的谈话之中,而现在手机更普遍了,就算你到任何地方,别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你,没有自己一个人的自由,是都市人无形的项圈。信件却不一样了。收信是种期待的愉快,至少收到信后,会有充足的时间思索,考虑如何回答, 但是现代人都不愿再写信,推说自己太忙,事事急着办,只依赖科技的便利,早忘记收到一张亲笔写成的问候时,曾带来的亲切。」他喜欢收到听众的来信,不论批评,鼓励或加油打气,而我喜欢以写信来和他交流。

     「在热闹的气氛中,感到寂寞,比在孤独中感到的寂寞更难耐。我们已被都市特有的嘈吵催眠,习惯灯红酒绿,繁弦急管,纸醉金迷的生活,一旦真正的『静』下来,反而感到无所适从。」这个人挤人的寂寞都市里,一个人走好像是犯罪,在人群中单行只影,就被冠上「孤僻」、「怪人」,贴上「自命清高」、「人缘不好」的标签,有时候,只是想静静地与内心的自己相处,冷静的思考一番。我不喜欢一个人去吃的义大利面,因为讨厌服务生揣测的眼神,「我就是一个人来的啊!」想这麽大声宣告。我喜欢与人交际的热闹,却也享受一个人的孤独,谁一开始不是一个人来到这世界,最后又自己一个人寂寞的离开?害怕独处,缺乏安全感是现代人的写照,原来水泥森林的铜墙铁壁,早如此坚固的深植人心。

     「人类无法离群索居,只是盲目追随大家的脚步,庸庸碌碌过日子,多数人的选择,就是对的吗?」我的命运似乎便是如此,先上高中再上大学,找个好工作,嫁个好男人,为国家生几个栋梁,好好栽培,人生责任尽已。我得这麽做,才不辜负师长和国家的栽培,虽然,我只希望多获得一点作我自己的自由,和给自己走不一样的路,所需要的勇气及鼓励。我知道,我不愿走那般人的道路,天生下来便注定要走离经叛道的另外一条,这违背我父母师长的苦心,他们却没有办法阻止。

     「其实,我们都有一对翅膀,小时候,翅膀还没长硬,尚未羽翼丰满,就好奇外面五光十色的世界,急急忙忙想逃出自己的庇荫,一探究竟这神奇的世界。纵使,撞上大树,跌落山谷,也丝毫不畏缩,就是心中那一股属於年轻的冲劲,和青春的趋使罢了。一旦真正长大,该是展翅高飞,可以真正潇洒的俯冲而下,优雅的乘风向上时,却甘心安於现况,不向大树山谷挑战。渐渐的,失去飞的力量 ,最后 翅膀也跟着退化 。」是被现实环境的枷锁绊住了 ? 还是给人情包袱压得喘不过气 ? 为什麽人长大就要改变那麽多 ? 长大后 , 我还是原来的我吗 ? 在人的社会中打滚 , 慢慢得学懂所谓的「圆滑」, 但在无形中 , 也丧失了自己的率真与赤子之心。

     「把心中的秘密或心事说出来,只会令更多人得到窥探的满足,和显得自己软弱无助外,还要担心别人能否守口如瓶,原来说出秘密,并不会使内心舒坦,只是徒增另一个困扰,在他人的面前自已为亲切的说出自己的故事,其实别人只是躲在你不知道的暗处偷偷嘲笑着,表面上却仍堆满笑容…」然而把秘密或心事告诉一个全然陌生的人,他不知自己来历,自己没有他的过去,彼此都没有负担,就像网路的聊天室,我和他在空中交流,捕捉当时互放的光亮…我相信,他以诚意对听众说话的,对於处在情感低潮的听众,他是设身处地,耐心安慰了解的。真实生活里,我找不到让自己信任,可以放松地卸下心防,认真对他说话的人,尽管他是我口口声声「承诺」要走一辈子朋友。

     「朋友是一辈子的事,而爱情,只是生命中无法逃脱的一站 ……」面对爱情,我承认我不很明白。曾经,我很潇洒的表示 : 爱人与朋友,我会选择朋友,因为知己难寻,要再找人爱,还不简单 ! 事实上,真不是这麽一回事,当我发现好朋友和欣赏的男生「在一起」 心中那份涌起莫名其妙酸溜溜的感觉,真不好受!我潇洒的理性终究敌不过真实的感性……少男、少女的思春期,想尝尝爱情的滋味,我问过大人:一生中最忘不了的,便是初恋情人;青色的初恋,往往换到伤痕累累的记忆,却是人生中必须走过的一关。

     替生活寻找冒险的机会,一陈不变的步调,生命只有空白,唯有多采多姿的日子,才会活得精采。今晚,又是一个闪亮的故事!也许未来中的一个机缘里,我还会翻出今天的记事。真的是倦了,他在呢喃什麽 ? 早就听不进半个字,勉强关上收音机,「静谧」的声音在房间迴荡,空气残存着刚刚提到的支字片语,还有几个未褪去的音符在跳跃,模模糊糊中,跌进梦的陷阱,无法挣脱── 这就是我今晚的广播秘密心情记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