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主持人的克星

作者:吴淡如

     我进广播圈的资历,要比进电视圈少两年,比起出书,则至少少了十年。

     接棒主持「好时光」已经满一年了,在广播圈也有四年的历史,虽然这样的资历比起中广的资深主持人都是小巫见大巫,没什麽好夸嘴的,但是对我来说,我也算从一个菜鸟,开始变成一只有点成熟的鸟儿了。我也从刚开始认为「一个人能对着麦克风喃喃自语那麽久,一定是神经病」,变成一个自己可以边讲边笑的傢伙,慢慢领悟到广播人关在小小空间却可以遨游四海的乐趣。

     现在,只要「ON AIR」的灯一亮,我的心脏都不会多跳一下,这应该表示,我已是广播世界里悠游自在的一条鱼。「好时光」是一个访谈与音乐并重的节目,我更喜欢在每一天的节目中与老朋友聊天、认识新朋友,每天早上的播音间,也自然而然的成了我的会客室。我享受着和每一个人不一样的人生相遇的乐趣。

     有人曾问我:「做现场时,遇到陌生的行业或来头大的人,你难道不紧张吗?」其实,陌生是可以克服的,只要我在事前详细的做好功课;来头大的人也不怕,因为真正的大牌都很熟悉自己应该用何种姿态出现在大众媒体上,他们懂得为自己加分,也为媒体加分。会让我心跳加速、头皮发麻的来宾不是这两者,而是:

     一. 说好要来却放鸽子严重迟到的人──前一天我们必然会千叮咛万嘱咐,白纸黑字要来宾准时前来,但一百位来宾中,总是有两个人会放你鸽子。放鸽子也就算了,你打行动给他,他还说他堵在路上快到了,结果节目结束时他还没到,我在那个小时被杀死的脑细胞绝对不计其数。

     二. 不会说话的人──这包括:只会点头的人,只会在你问了一长串话之后说「是」,一点也不想加以延伸的人;还有以行动代替说话的人---有一次我请了一位旅行从业人员介绍旅游点,他讲到精采处,都是用比手画脚带过,口里的字句只剩啊啊啊几个虚词,我终於忍不住对他说:「这是广播节目,听众看不到妳精采的手势」还有一种人,总要想一下(三秒钟)才能回答问题,也会叫主持人急死不偿命。

     三. 死背讲稿的人──基於某些理由,你不得不访问的来宾,他已经准备好要说的话,一开始就强迫你「不可以问超出原先设定好的问题哦!」某些一板一眼的日系公司公关人员、政府活动的宣导人员通常有这样的习惯,他们是不可能见招拆招的。有些机构的宣传人员好像没进到二十一世纪,总讲一些老掉牙的话题,端午节谈屈原,中秋节谈嫦娥;我想,只要念过国小,这些故事应该都很清楚吧,何必听你来背稿子呢?每次遇到这种状况,我心里总是想着:「不如来个朗诵比赛算了!」,哪个听众在这种状况还听得下去?其实,任何一个机构的发言人,都是代表公司,上节目还是应该找个能言善道的人,才能为公司或节目带来加分的效果。

     四. 一问三不知──这种案例很少,但我就遇过一个,应说是没齿难忘。不管我问什麽,这位头衔不小的年轻女子都说:「嗯,我也不知道……」做完两段访谈,我已经把能替她讲的话都讲完,告诉她访谈已经结束了。她还说:「就这样?这麽短吗?」我想大概老板是她爸爸吧!

     五. CALL IN大队──我最近越来越害怕在广播节目中出题目送东西,因为手脚快的总是CALL IN大队。有这种大队,表示本台听众的忠诚度高,但若要让他们上线,那真是侵害大家的时间。提不出任何有建设性的答案。比如说:「你可以告诉我们有创意的过情人节的方式吗?」「就是和情人在一起啊。」这是什麽回答呀!即使执行制作想过滤电话,他们还会变声或使用假名,防不胜防。

     六. 太想强调自己学问的学者专家──大多数学者专家口才流利,但我也遇过一些「不管你懂不懂,我就是要告诉你我的学问很高」的博士,一开口就是洋文和各种主义;广告时间时,我勉为其难的告诉他:「可不可以把听众水准设在差不多是中学的程度……」他还会不屑的看着我:「妳的听众水准这麽低?」有些专家讲话的速度像机关枪,也有碍听众的耳朵接收。

     无论如何,做广播还是苦少乐多。不管来宾说话声音好不好听,懂得用言语创造效果的来宾,永远受主持人欢迎。重要的不是话题是否新颍,而是他能不能用语言化腐巧为神奇。为什麽广播节目主持人还是喜欢邀名人呢?可不是我们趋炎附势,而是习於上媒体的人,真的会让主持人轻松如意,听众也快乐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