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刚细述电台风波 坦言三大后悔

作者:唐建光 吴佩霜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绝大多数人知道罗刚这个名字,是在网上论坛或是网友互传。而在传统媒体中,对这个湖南人和由他身上引发的一场轩然大波几乎只字未见。即便在记者前往长沙采访时,有关官员在私下对罗刚表示同情之余,仍然说:“过了这么久了,我看没必要报道了吧。”

     显然,对这起发生在三个月前的事端,一些人希望公众忘却。但公众在网上的讨论却愈演愈烈——以致于罗刚本人对自己骤得大名也颇感突兀——2月25日至5月22日,他一共收到了1573封邮件,其中113封来自国外。

     如果不是因为2月25日凌晨的那档节目和在节目最后3分钟的那个热线电话,罗刚仍旧是湖南人民广播员台知名栏目“心灵之约”的主持人。但,他的命运皆因一个“日本人”的突然出现而改变

     事情发生后,罗刚和当晚的导播郑义均被辞退,相关主管人员也受到处分。栏目在第二天被取消。

     5月20日晚,罗刚在长沙一家酒店的大堂内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

当时没想到事态严重,我只表达了一个普通国人的情怀


     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在长沙,我就是一个电台谈话主持人,这种节目在全国的每个城市都有,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我只是一个很坦率的北方人,有些事情我敢讲而已。

     那天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但那天很怪,我平时不穿西装,那天就穿西装打领带,莫名其妙。

     我的节目叫“心灵之约”,每周一三五。一直搞了四五年。节目是11点到12点半。

     12点10分左右,导播在外面的动静比较大,意思是这个电话比较好,是一个日本留学生想谈中日关系。

     我把电话接进来了。那个人先叫我罗刚阁下,我还是一惯地调侃说别叫我“阁下、陛下的”,调侃几句就开始了。实际上,我一听他开始读文章,就意识到措辞变了,说“支那人”怎么怎么的。

     那瞬间我联想到太多东西了。我搞了十年新闻,知道应该怎么做。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讲讲也无妨。现在很多人传言说,我中了别人的套,答应给他三分钟时间,就得兑现承诺,实际不是这样。我当时没有挂掉,是因为想等他讲完。

     那天晚上我有三大后悔,一是我觉得我回应得太轻;二是没有把节目时间延长;三是没有向听众告别。

     我最后只是说了一句“那就这样吧”。我没有想到我十年的广播生涯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说了再见。

当晚,这个城市“爆炸”了


     后来我回家了。当天晚上这个城市就“爆炸”了,但我并不知道。有些大学生开始唱歌,砸酒瓶子,睡不着觉,然后拨“110”。当天“110”接到200多个电话,然后去了四部警车去电台问怎么回事。

     但是我都不知道。我的习惯是跟朋友吃完宵夜,回家听听碟看看书,到五六点钟时把手机一关,电话挂起来,开始睡觉。

     第二天11点钟打开手机。不到一分钟,就有一个电话打进来,是湖南农大团委的一个干部,很急地对我说:“罗刚,你接的什么电话?我们的学生很愤怒1

     我还开玩笑说:“愤怒针对我本人还是日本人?”他说:“是针对日本人,现在农大海报贴满了,警察也来了,和老师及学生干部一起在平复学生的情绪。”

     第二个电话是我们台长打来的,让我下午去一趟。

     我到了台里,台长还冲我笑。我问:“明天节目还上不上?”他说“明天恐怕就不上了吧。”显然他也不知道事态会发展成么样。

     但下午到总台开会,我才感觉到事情不那么简单。台长们一个个表态,“出了那么大的事故,我们有责任。”最后台长对我说,“明天你要到公安局去一趟。”

     第二天,我就和我的主管副台长和导播郑义到了公安局,第一件事是要我写一个经过,我已经写好了。他们很吃惊,实际上我当天凌晨熬夜已经写了。下午他们告诉我,据可靠消息,这个人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国人。他可能还要打电话来,可能还会跟你谈。

     第二天,据说这个人被抓,我很意外。

     从2月26号开始,节目就取消了,原来的时段一直放爱国歌曲,持续了5期。现在这个节目搞成了读点文章,放放歌,比较浪漫的东西。

不要以为不说就可以忘却


     说实话,我是一个偏激的人。平和堂(长沙一家中日合资商场)我从来不去。去年小泉第二次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我当时就给一个开酒吧的朋友打电话,说你应该挂一个横幅,中国民间应该有声音。他马上挂了一个横幅,写着“强烈抗议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这种情怀不是假的。

     新闻周刊:作为节目主持人,你是否认为政治性谈话需要分寸?

     我的判断是该挂断这个电话,我搞了十年的新闻,知道这是应该挂断的,但是我没有。电台直播有六秒延时,如果当时他一说“支那”我一挂断就没事了。当时我们副台长打电话给导播,要我把电话挂断。好像导播没有告诉我,但即使告诉了我也不会挂断。

     这事我考虑到了,但我没考虑到影响有这么大。那个时刻我判断了很多事,第一我判断刚过春节,很多学生没回来。第二我判断这么晚了,电台节目还有那么多人听啊?

     但(没挂断)最主要的原因很简单,我要让大家明白,这就是日本人。

     不要忘记过去,不要把中国人所受的苦难忘了。不要以为不说就可以忘却。这就是我的目的。

     新闻周刊:你因为什么理由受到处分被辞退?

     说是因为接听了某日本人的电话,在社会上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新闻周刊:有意见说,那个人的话也指出了中国人的一些缺点,值得中国人反省?

     我不需要考虑他所说的缺点是真是假。如果一个人说我胖,我可以接受;但如果他说我胖得像头猪,问我是对还是错的时候,我就不想听了。

     新闻周刊:那么像你所理解的这种中日关系,何时才是尽头呢?

     尽头就是日本人道歉,把靖国神社里的战犯神像搬出去,每一个首相就职演说,都应该先说“对不起亚洲人民,对不起中国人民。”这就是我期待的中日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