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观期待党政军退出媒体

来源:CBS eNEWS电子报

     声明:本站摘编此文仅供读者参考。为保持作品的完整性和阅读的通畅,仅对文中出现的台湾当局的一些组织名称和职务名称加了引号。这类文字并不代表本站的立场,敬请读者在阅读时加以注意。

     针对党政军退出媒体的问题,陈水扁“总统”6月10日以执政党主席的身份在民进党中央常会下达了限期贯彻的指示,所有党籍公职人员,要在9月5日“立法院”下一会期开议前,退出广电媒体的经营。另外,他也责成党秘书长张俊雄成立专案小组,在11月底之前完成广电三法修正案的三读程序。陈主席以坚定的语气表示,党纪不容挑战,党员不能心存侥幸,没有任何例外。

     陈水扁“总统”在竞选期间,提出的「传播政策蓝图」中,曾经把党政军退出媒体的经营,作为主要的政见。上任三年以来,虽也曾大声疾呼,要落实这一项政见,但却遭遇到来自党内、党外的重重阻力;陈“总统”因此有感而发的慨叹,改革二字看似容易,要贯彻却要面对无数的困难。

     长久以来,台湾的新闻传播教育典藉,经常引用美国重要的「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作为对大众传播事业的期许,这一「权利法案」开宗明义规范「大众传播事业不应以任何的方式加以限制,以致影响到言论与评述的自由」,因此,媒体责任与权利之间,务必要有一个精致而且准确的平衡关系。事实上,美国联邦法院也曾多次针对政府与媒体间的关系,作出判决;美国联邦法院大法官霍姆斯(Holmes)便说,「只有当对社会的福利产生明显而立即的危险时,政府才可以出面干预媒体」。

     因此,传播学者们都深切了解,除非我们的社会正面临一种明显而立即的危险,否则政府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插手、干预大众媒体的经营。而在正常的状况下,政府主要责任是在于保持新闻通道的畅通;如果媒体未能自制克尽责任,又无其他力量可以迫使其担负起应有的社会责任时,政府才可以站出来,但却绝对并不是指足其间,甚至涉入其中的经营。

     但令人遗憾的是过去数十年来,台湾的媒体,尤其是电子媒体,都被“政府”或政党以不同的形式加以干预,言论和评述偏向执政者,未能扮演媒体第四权及监督“政府”应有的责任;而这也正是陈水扁“总统”之所以在两千年“总统”大选时,把党政军退出媒体经营列为主要政见的原因。

     就任三年来此一政见未能加以落实,陈水扁“总统”语重心长地说,广电三法的修法未能顺利完成立法,执政党必须反求诸己,严肃检讨是否有违社会对民进党的期许。而台北舆论也乐观期待,民进党贯彻党政军退出广电媒体的改革信念,到时候无论是执政党和在野党,又或任何公职人员,再也没有任何理由插手媒体的经营,让台湾媒体在完全开放的环境下经营、监督“政府”,充分发挥其第四权的角色,为台湾的民主进步,再创新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