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我们去哪里(节选)

作者:OH2BH/Martti Laine(来源:CQ业余无线电杂志)

DX信徒


     假如你是一个虔诚信徒,你一定相信,凡是深信的,就必定会得到。

     每个信徒偶尔都会专心冥想,回想个人在这一辈子的成就、研究如何经营家庭的未来、或者探讨养育子女的得失等等。有时难免会叫人心生怀疑,在这混乱多变的诡谲世界,你是否已经让自己的儿女,有充分的机会去过好日子。当然,偶而也会想到自己,是否曾充分地利用这一生。

     分析到最后,你会发现,一个DXer(远征通讯爱好者),跟普通人没两样,只有在某些方面与众不同。他们常常会做严肃的思考;其实,常思考对远征爱好者和普通人而言,都有好处。现在的这个世界,已经变得非常狭小,有时候你不得不去分析过去、现在、和未来种种。况且,每个人都拥有丰富的基本常识,足以用来衡量自己的生活方式是否够好,以及自己是否刚好诞生在浩翰世界中的正确国度,得以享受最好的生活。

     越去想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就越令人怀疑,远征爱好者是否比那些称不上远征信徒的人,更有资格称得上是一位思想家或哲学家。对一个远征者来讲,难道因为他能利用电波,以光速将他的思想传到世界每一个角落,很便捷地超越所有藩篱,宽广的世界就因而变窄了吗?远征爱好者是否比别人更有明确的挑战机会?

     远征爱好者经常会向别人提及,他常能处身世界大事之重心,而所谓的世界大事,可能是某些国家正卷入战争,或饱受其他灾难,或呈现安和乐利的景象。这些,我们或可在电视上看到,或从收音机听到,或读报纸得知。

DX是什么


     首先,什么是远征呢?我们的确曾听说过不折不扣的远征前辈,使用大功率的发射机,但是他们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呢?他们的确那么与众不同吗?难道唯有远征者才能彼此了解吗?或是只有远征者才能真正了解远征活动?你可以看出远征爱好者和普通路人,甚至与一般业馀无线电爱好者,其间有何不同吗?

     当然还有其它一大堆问题。假如你真的很想成为一个远征者,有没有什么法子,使这梦想一举成真?如何知道自己的功力已够资格,加入顶尖远征者族群之中?是不是在完全不知不觉之中,就能一举成为信徒呢?这样子的远征,是不是也会跟其它任何嗜好或消遣一样?或者它应该被视为如生活方式或心态般,值得努力去追求,并引以为荣?

     做为一个远征者,常会在凌晨时刻,发现他心思紊乱。例如再过几个小时后,某些要与本远征电台通讯的许多电台,就要在约定的时间,从地球另一边的偏僻角落发射电波,不巧的是,还好端端的20公尺波段通讯,讯号却突然衰落得很厉害。更令人着急的是,每当远征活动进行时,太阳忽然出现突波,顿时使全世界的高频通讯因而中断。此时,远征爱好者最典型的动作,就是陷入深思冥想的境界;而孤守设在山顶上远征电台内的远征者,往往会紧张地找寻通讯对象,要不然就得对着已经高涨的太阳黑子K指数乾瞪眼。

     这些是远征者荒原里,犹待揭开的永恒之谜,虽然不容易寻找到答案,但假如你对远征有信仰,就不会容易迷惑,当你成为信徒之后就会了解。而你若有基本物理概念,明白太阳黑子的活动周期,以及杂讯程度在世界每个地方都不一样的,了解这些基本物理现象,对远征活动会很有帮助。但有时候,要彻底了解这些现象,就好像要了解远征者的生活、心情或外在行为一样,并不是那么容易。

     所有远征族都有一些典型的特徵,或许这些特徵可以用来告诉你,谁才是真正的远征信徒。或许这些外在环境的某些因素,可以令一个在远征荒原,思考生命意义的远征者获得答案。或许可以藉着远征者自己觉得非常欣慰的浮面特质,来辨识远征族。例如,据说脑筋清楚的远征族,喜欢穿裤裆到膝盖的裤子。正如凯斯教授早些年所说,裤裆越低的人,他的DXCC总积分越高。

     一个远征族也有可能特意装出那些特徵,或许他已具备了我们通常在远征族身上所发现的那种心情,而成为一个忠诚的远征者,自己却浑然不知。这历史性的一刻,通常被视为远征者成道时刻。

     当我坐叹千古奥妙时,我尝试去弄清楚远征信徒的真正特质是什么,以及是否可能把它们列在远征出版品上,让每个人阅读,甚至在远征手册的「如何操作一座无线电台」一节上头。

早年的火腿生涯


     在远征园地艰辛地度过前十年后,对这些难缠的问题,我已经找到一部份答案。由於我早在十五岁那年,就取得业馀无线电信人员执照,所以才有充分的精力去探索远征的法则。许多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为了寻找答案,你必须在各波段上,吃尽各种苦头。

     有许多事情,直到我的第一组三波段定向天线架上屋顶时才晓得,虽然一度颇感挫折,因为我在调整功率放大器时,把天线的短缩线圈烧坏,那是我在操作台上第一次发生意外。等我鼓起勇气参加无线电俱乐部的聚会,去听听德高望重、且曾和许多国家通讯的远征者的经验,我才领悟到,原来实际的世界,还有许多我不懂的事物。我的感觉大概是这样,为了进一步了解,你必须经常作远征,而你必须花好几个月宝贵的时间,才会开始了解以及利用远征活动。有时似乎一幌就好几年,但却没有明显的进步。

     当然,你要逐步往DXCC慢慢钻,所累积通到的国家地区也会越来越多,花在琐事的时间就越少,你就会开始有比较显着的成就。我经常坐在寂寞的无线电收发室,因而胖了不少,偶尔才去参加无线电俱乐部聚会。随着DXCC越来越高的积分,体型也跟着越来越胖,衣服越买越宽松,裤裆也越来越低。

     同时,毫无疑问的,支撑三波段定向天线的铁塔也必须逐渐升高,而现在短缩线圈没有问题,可以送出更多的功率到天线。当我有机会把我的电台位置,移到附近一处四周空旷的山顶上时,我觉得好像获得重生。这给我一个可以完全放弃短缩线圈的机会,改用单波段天线,而且还装了一组全波长的低频波段斜状天线。

     许多年后,我整个人的外表和个性,有了显着的改变。有时似乎觉得那些年都浪费掉了,我心中的问题还是找不到答案。我继续追寻真理,到处去翻书,想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远征族。一个人可能在一夜之间,突然变成一个信徒吗?要是我有了业馀无线电技术爱好者的复杂心情,这种远征心情,对我现在多少比较平静的生活方式,会有明显的影响吗?

     在早期,远征通讯的舞台是由鼎鼎大名的丹尼·威尔和高斯·白朗宁等人执牛耳,而唐·米勒则是高效率的远征探险队员的代表,在操作无线电相关的活动上,带来一股非常讲求效率的新气象。高斯爵士曾经出人意料地,从包维特岛,以LH4C呼号出现,而米勒博士则设法到赫德岛(Heard Island)去,将VK2ADY/VK0的呼号,弄上了无线电波。赫德岛的远征行动,证明是一个真正的挫败,因为只有当地的远征一事还算成功,因为我和其他弟兄竟然把定向天线指错了方向。我错失了VK0,因为,那天早上的讯号只从正北方进来。

     当年唯一的一本远征者指南,是唐·米勒写的手册。我前后总共买了三本。

     当代的远征舞台上,有许多人是我的偶像,很多人都想从他们身上,找到可以解开喜好远征这如千古之谜般的线索。可是似乎没有多少书可以告诉你,怎样才算是一个忠诚的远征爱好者、以及如何成为远征族的一员。一般书店或业馀无线电专业书店,似乎也没有卖这类书。

     DJ2PJ写了一本会话指南,使你可以利用多国语言跟他人接触,可是那本书中也没有出现远征活动这永恒问题的答案。我一下子就把DJ2PJ写的这本书,从头到尾读完,而且背了下来,因而也获得了好几种语言的基本运用能力,从事业馀无线电通讯。

     那时候,ZL1ADI正在中国和阿尔巴尼亚,策划一个活动,而DL7FT非常需要美金2,000元的资助,和一部小收发报机,后来这部从W6KNH那里弄到手。各种奇奇怪怪的大小事都发生了。就拿衣服来讲,我这个走起路来抬头挺胸、人高马大的远征者,要超特大号才穿得下,在中国境内到那里去找合适的衣服?

     这只是个小问题,与真正问题的答案同样没有着落,也就是远征知识的要旨在哪里?何时才会得到叫人心满意足的答案,再也不必去问这相同的问题呢?谁能了解这一连串的问题?想来唯有远征圣人,才可能知道这千古之谜,带领远征爱好者,进入远征的启蒙时代吧!

首次参加远征


     渡过十五年(30岁)的业馀无线电生涯之后,我依然继续在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接着就是我第一次从北欧越过重洋,到落矶山脉的西边,参加一次重要的远征者大聚会。

     这次我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想要知道那里的世界有什么不一样,或许以前一直在寻寻觅觅的答案会自动献上门来,给我这个酷好追求真理的人也说不一定。由於我有几次小型的海外旅游经验,所以一向还能用各种观点来看这个世界。现在正是亲眼目睹美国本土情况的大好机会,看看过去多年来,我梦寐一睹的这个盛行远征活动,而且办过许多着名的远征活动的国家,长得什么样子。

     说实在的,当我眼看早期许许多多高不可攀的远征爱好者,并倾听他们讲述远征者的探险故事后,觉得他们的表现极为风光。几乎把每一个国家或地区列入DXCC成为新名单时,背后都有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至此,我在寻找的一些问题答案,开始有些眉目了。这一群远征爱好者,都好像已经得道似的,过着悠游自在的生活,无疑的,他们真是此中翘楚,他们只接受最好的远征者加入,当他们热烈地讨论前一次的远征探险,接触到了多少空中同好,以及架了多少天线才把它搞定时,所畅饮的一定是上好的美国酒,点的菜也必然是老饕的佳肴。

     说来奇怪,刚入门的远征爱好者与早期古董级的远征大师,看起都很相似,而且他们几乎部具有相同的兴趣,同样是因为对远征活动的千古之谜感兴趣,而紧紧地彼此结合在一起。

     他们都习惯穿着短裤,而且裤裆很低,别人很少这样穿。他们给人的印象是:都是喜欢大功率发射讯号、表现十足的远征信徒、和真正无国界的业馀无线电国际主义者。他们各个鹤立鸡群,当他们向人们提及远征,或同好彼此有事聚在一起,地球就好像被他们的手掌心握着,完全不理会遥远的距离。

     他们是优秀的一群,喜欢诗、欣赏文学、听爵士乐,而且每每经常喜欢各个业馀波段上的新电台。当他们展示自己家的电台时,很意外地,房屋几乎总是座落在山顶,而且照顾庭院对这些一流的远征者来讲,并不是主要的活动。庭院往往弄得乱七八糟,只见地面上铺着许多水泥桩,用来固定拉住天线铁塔的绳索。

     我经常在远征爱好者会议上,碰到喜欢与人接触的远征者信徒,他们跟我打招呼时,总是会问同样的话,他们从不会问我们有没有添新的小孩,或者我的儿子出生时体重是多少等等;他们都是用同样的话来问我:「下次远征你要去哪里?」。

     当别人向我介绍全世界唯一的一个远征者教授——凯斯博士(WA6AUD)——时,谜题终於揭晓了;在远征界流传着一种说法:远征爱好者都比较聪明、富有、机灵、英俊、勇敢、健壮、而且个子也比其他人高。但这些特色本身不足以解释其中的原因,只有当你即将成为远征爱好者的一份子时,你才会了解其中的道理。凯斯拿出一本他写的书给我看,多年来困惑着我的问题,在这蓝色封面的书里面,都可以找到答案,它解释了支配我们这个世界的远征定律,它同时也描绘了远征者园地里面,许多赫赫有名的人物。

     后来,我就结束这趟遥远的远征爱好者聚会,这是一趟价值非凡的旅行,行李中放着一部更大的Alpha厂牌的线性放大器,以及凯斯蓝色封面的书,回到自己的国家。我把凯斯的书放在家中的圣经旁边,一起放在书架上。所有的答案都在这书里,我没有理由再去问任何远征的问题了。每件事似乎部很合理:所有的远征爱好者最后都会晓得远征是怎么一回事,远征爱好者将会永远崇拜而且接受别人的聪明智慧,而且会永远尊重长者。当你知道答案时,你就不需要再提问题了……。虔诚的远征爱好者会看到,也会听见,及了解其他人所难於了解的事情。远征者最爱做梦了,他们总是梦想能有更巨大的天线和更高的天线铁塔。事情本来就是这样,而且永远都会是这样。

著书的动机


     过去三十年里,我环绕地球不只一次,我保存的许多纪念品可以为证。曾走遍世界各个大陆,为远征爱好者建立新据点,以及体验更高层次的远征经验。我几乎到过每座可以设台通讯的岩石和小岛,曾有一次用尽所有力精力,苦撑连续48小时的通讯比赛,最后终於在比赛结束时,昏倒在操作台上。虽曾看过真正远征爱好者,所表现的出来的风范,而我却发现,远征爱好者成为作家的很少,作品当然也很有限,於是我觉得有责任,将我的远征经验拿出来,与各位读者共享,和各位朋友们,分享我在远征活动中,所感受到的兴奋与挣扎。

     因此,我的第一本书就这么诞生了。"WHERE do we go NEXT?"「下次远征我们去哪里?」这句话,似乎把远征定律跟每个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让各位有机会在实际状况下,体验这些定律,就好像在现场参与冒险活动一样。这本书不仅想要带读者们,上船去看看你们耳熟能详的探险活动,更想告诉各位远征界的观众,也就是我们所谓的菁英份子,所历练的活动和挑战,藉着将你自己融入这些远征表演,来认识一些演员,你可能就会深入了解远征者的世界和支配这远征的定律。

"WHERE do we go NEXT?"


     「下次远征我们去哪里?」是一个虔诚的远征兄弟的肺俯之作;无论妳是否已经是一位远征信徒,或者才刚刚起步,探索早晚会了解的千古之谜,和踏上千古神秘之路,这本书都值得一读。

     有一天你或许会发现,自己和其他一些远征前辈,一起出现在远征会议上,听到别人用"WHERE do you go NEXT?"「下次远征你要去哪里?」这句熟悉的话问候你。在这个圈子里就是这调调,而且永远都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