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腕》HAM版

chinapizza

     一定要去最牛逼的商行

     选最好的装备

     要买就买最贵的器材

     一步到位

     HAM2000算是最次的家当了

     什么水平线呀,垂直线呀,定向线呀

     能接的全给接上

     屋里的装备要超过博物馆,屋顶天线要复杂得让过路的鸟也头晕迷路

     器材室里站着个助手

     戴深度眼镜,清华硕士毕业的那种

     咱们一进门(儿),甭管有事(儿)没事(儿)他都得请示

     今天选哪台机哪条线

     一口地道的发烧腔(儿)

     倍(儿)有面子

     别墅里再辟十几间器材室

     搞得跟CIA的监听中心似的

     一年光电费就得几万人民币

     再建一个备用发电机房

     二十四小时伺候

     就是一个字(儿) 牛

     听本地信号也要严阵以待

     周围的烧哥烧妹不是呼南极就是叫北极

     你要是只在国内转呀

     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

     你说这样的发烧,药费你得花多少钱

     我觉得怎么着也得十万美金吧

     十万美金 那是底线

     二十万美金起

     你别嫌贵 还不打折

     你得研究发烧友的心理

     愿意掏十万美金玩装备的主

     根本不在乎再多掏十万

     什么叫顶级火腿你知道吗?

     顶级火腿就是玩腻了地球台

     用射电望远镜呼外星火腿的那种

     所以,我们做HAM的口号(儿)就是

     冲出大气层,直奔银河系




     自从投入了BCL这个江湖,多多少少也看见了一点人情世故。玩BCL的多是男性吧?好象也只有男性在谈起“器材”、“技术”这样冷冰冰的词汇时会从心中烧出火来;只有男性才会偏执地掏光身上的所有去换一部“昂贵而过时”的“收信机”(MM:不就是一部大个头的收音机嘛%¥+&*!),在万籁俱寂的时候沉稳地调谐,品位难以名状的快感(呵呵,再说就像手淫了)。

     说实话,在这里没有(咬字细心一点是“很少”)体会出“冷静”、“理性”、“科学”、“从容”的感觉来(leowood驳耳机盲目发烧的帖子就是对得起“高手”身份的灼见)。我自以为,真正的高手不是堕入“发烧”的泥潭忘乎所以,而是懂得健康地娱乐。无线电爱好的迷人之处应该是体现在“沟通”的乐趣(像HAM与真正的BCL,“于无声处听有声”、“募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是最大的快乐)与“学习”的精神上(学习无线电知识,学习沟通的本领——不仅仅是指技术层面),体现在与同好切磋砥砺的快乐中。就像某HI-FI杂志讲的那样“不薄技术爱艺术”,如果都迷信(甚至狂信)于“指标”、“性能”,是否是走入了旁门左道呢?

     我也是常常沉溺于左道而不能自拔的,我暗想,就算有一天自己拥有了所有天下名器,自己真的就会比乡村里用杂牌机艰难收听中央台的教师快乐吗?

     就像我的《大腕》HAM版在某种层面上理解,其实是一种愚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