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创时期的朝语广播

作者:朴世俣 (来源: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我离休已经10多年了。每当我想到新一代朝语广播部编播人员为把我国的朝语广播建设成世界上最先进、最现代化的国际广播,为继承和发扬老一代朝语广播工作者开拓的事业而辛勤工作时,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高兴和欣慰。我想念他们,羡慕他们。当我在房间踱步时,不由自主地又沉浸在难忘的回忆之中。我为曾经是朝语部的一员而自豪,但时常又为没能完美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感到遗憾和愧疚。要是能让时间倒流,我会以百倍的热情和精力弥补我的遗憾。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接着,美国出兵武装干涉,并把第七舰队派往中国台湾海峡。因此,朝语广播比原计划提前三个月,于1950年7月2日正式开播。正因为这样,自从创办初期起,朝语广播就担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在国际广播电台众多的语言广播中,朝语广播是继日语、英语、越语、缅甸语、泰语和印尼语之后的第七种外语广播。创办之时,全世界只有前苏联莫斯科电台、美国之音以及侵朝“联合国军”办有朝语广播。

     1951年冬天,在朝鲜战场上,第五次战役已经结束,交战双方正处于对峙状态。这时,我从吉林省延边人民广播电台调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翌年初,我被任命为日朝语广播组副组长,主管朝鲜语广播。当我担负起国家电台的一个语言广播时,深感使命光荣而且责任重大。

     现在朝语广播取得了很大的发展,它不仅每天从19点到23点向朝鲜半岛听众播送朝语广播,而且,自从去年开始播放地区扩大到首都北京和天津市。我刚到国际台时,播出时间只有一个小时:早晨5点半到6点和16点到16点半,各半小时。

     由于日本帝国主义在东北实行抹杀民族语言的反动政策,我自小学到中学二年级都学日语。自1945年解放至中学毕业的1947年,才有机会学到朝语。1951年调到国际广播电台时我只有22岁,想到自己担负着国家电台的一个语言广播时,觉得自己的使命光荣而艰巨。刚到电台时,朝语部的编播人员还不到10名。语言学者李浩源已经回到延边去,由金光秀替代了他的工作。编播人员有:从部队调来的金圣哲和任教师的宋珍明,从延边人民广播电台调来的林永春(翻译,定稿人)、李莲淑、李圣三等人。他们是朝语广播的开拓者。

     当时,我们的编播人员中没有念过大学的,只念过小学或中学,都没能系统地学朝语,汉语水平就更谈不上了,业务水平是可想而知的。

     当时,在业务上遇到的最大困难是缺乏工具书和参考资料。手中仅有的是一本日本统治时期朝鲜出版的《朝鲜语词典》和一份《劳动新闻》报。所以,我们不得不参考日本《百科辞典》和《中日辞典》等工具书。订阅韩国报纸《东亚日报》和《汉城新闻》、《朝鲜日报》以及韩国杂志《新东亚》等5~6种杂志。

     后来,建国后培养出来的大学生和从延边人民广播电台和延边日报社等新闻单位调来的编播人员,不断补充了我们的队伍。到1956年朝鲜语编播人员发展到15人,1960年初精简机构前夕,已经达到22人,其编制接近现在的人数。10多年来,从事过朝语广播的总人数累计约40人,调离本台的将近一半。

     在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长河中,对首都地区播出朝语广播还是第一次,这是值得大写特写的历史性事件。我们的朝语广播自从开播以来,一天也没停播过,这又从另一方面证明朝语广播的重要性。

     朝语广播自1953年起,从以新闻和评论为内容的带有浓厚的政治性节目结构,过渡到内容与形式多样化的阶段,并开始自编自采新闻和专题节目。1953年1月朝鲜铁路艺术团访华时,毛主席和周总理等党与国家领导人在中南海怀仁堂观看了他们的演出,我曾荣幸地到现场采访。当时,朝语组没有录音机,只好跟中央台时政组记者一起搞文字采访。这时我们已经摆脱了光靠翻译过日子的阶段。

     进入60年代,我们的播音水平已不亚于对象国的播音水平,不少编辑与翻译已经达到或接近国家级水平。60年代最能说明朝语广播水平的,是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60万人大会实况转播和寄送节目。

     1960年4月,在南朝鲜马山市等地掀起了推翻李承晚傀儡政权的声势浩大的群众斗争。4月28日国际台朝语组和中央台、中央电视台(原北京电视台)从14:50分开始,同时转播在首都天安门广场举行的60万各界人民支援南朝鲜人民反美爱国正义斗争大会的实况,并向平壤电台传送大会实况广播。直播那一天上午9点半,我突然接到中央广播事业局局长梅益同志打来的电话,他说:今天有实况转播任务,并详细告诉我关于大会实况转播事宜。

     当时,朝鲜语白天没有广播,是上级临时安排了白天播出时间。经过4个小时的准备,由朴世俣领队,播音员李莲淑、翻译朴昌植、中文编辑吉文涛、监听人梁润哲五人组成的现场直播组,参加了大会实况转播。除总工会主席刘宁一的讲话有现成的文字稿件外,其他代表的发言稿都没能拿到手,并且在天安门城楼上,除了中央台和电视台使用的线路之外,没有多余的线路,所以,只能从天安门城楼机房临时拉线到金水桥前面做为转播点。从这里只能看到参加大会的人群,看不到广场全景。所以,立即请示并经现场指挥、广播局副局长顾文华的同意,边看电视,边进行直播。朴昌植在现场看电视,进行笔译,然后朴世俣和吉文涛审稿,李莲淑接过来口播,由梁润哲监听。就这样,在极其紧张的情况下,终于完成了任务,受到顾文华副局长和听众的高度赞扬。朝鲜中央广播委员会也对此表示由衷的感谢。这是迄今为止,朝语广播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实况转播和国际台进行的第一次实况转播,也是我国对外广播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创举。这充分反映了朝语广播部编播人员的水平。

     1956年8月13日,中朝广播合作协定在平壤签订。从此,中朝两国广播机构之间的交流和来往开始多了起来。

     1958年5月,当时的亚洲部主任张纪明同志和我与朝鲜驻华使馆文化参赞开始就寄送节目一事交换意见。1959年6月中朝两国电台根据协定,国际台朝语广播组和朝鲜广播委员会中文广播部,除办日常节目外,开始定期每月两次互送节目,每次30分钟。我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朝鲜中央广播电台对内广播播出这些寄送节目。当时寄送的专题节目名称是:《这里是北京》,由韩昌熙和涂元济等人负责节目,李莲淑、李成浩负责播音。节目一般由2—3个专稿和几首歌曲构成,没有新闻和评论。在寄送节目里,朝鲜语组记者采访的录音报道也占有一定比例,比较充分地体现了节目的针对性。比如,录音报道《访南京无线电厂》播出后,受到听众好评。

     1960年我离开朝语组,调到亚洲部当秘书,1962年被任命为亚洲部副主任。1979年又调到日语部当主任,在任职期间有幸到日本东京任国际台驻日本记者站站长。每当回顾这段经历时,我就想起朝语部。我能够胜任这一重任,都离不开在朝语广播部期间打下的坚固的业务基础。所以,尽管我离开了朝语部,但一直关注着朝语部的成长和发展。说真的,我为日益发展的朝语广播感到欣慰和自豪。(本文作者原系国际台日语部主任)